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流氓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女子监狱现在有四区和八区为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区,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四区现任监区长张海娜十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骨干,原一直在八区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因表现积极,邪性突出,近期调入四区当监区长,继续搞邪恶攻坚迫害;八区新任区长叫刘静,原是负责主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长,几年来也一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区和八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各有邪恶特点,四区搞佛教,凑一堆人造的佛教套路,装神弄鬼的故作高深状,胡编乱造灌输给学员,现由八区转过去的邪悟者门杏花带队,想使用八区邪悟者的迫害套路;八区搞伪善,由邪悟者褚彤、任文曼、崔新红带队搞迫害,表面上也讲什么在正法中修炼,乱解释法正人间的意义,欺骗迷惑学法不深的学员。两监区迫害套路各有侧重,但有共通的邪恶招数,那就是隔离、连坐、造事,当然具体的邪恶表现可不是几个字能概括的。恶徒们平时也是要经常开会总结经验,与警察沟通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两个区互取邪经的。

新被劫持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一下车就会被录相,由所分监区事先安排的队长、包夹、邪悟者接人,这些人会问寒问暖,表现出一种并不紧张的轻松表象,试图建立一种能交流、能信任的迫害基础。一走入监区,法轮功学员就开始了被包夹、被隔离的生活,在筒道里行走,不让其它班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看见,因为怕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作手势、递眼神。新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一般早六点多一起床就离开班,到专门的小房间开始所谓“学习”洗脑,吃饭送进去,如果普犯出工,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会被分别安排在各迫害小组,分班搞“学习”强制洗脑,各班的电动铁门一关,普犯何时收工回班,何时开铁门。有的法轮功学员在监区被迫害几年,可能很多监区普犯、或其她法轮功学员都不认识她,也没说过一句话。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只有机会跟所在班的普犯、包夹及邪悟者说话。

刚迫害入监的法轮功学员往往缺少衣物及日用品,邪悟者及普犯包夹会帮着找所需物品,用人情迷惑学员,应该说一些邪悟者毕竟学了法轮功多年,也是有为善之心的,但其目的往往是为了能让被包夹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因为其邪悟状态必使其所言所行成为伪善。最初的示好之后,那就是密集的“学习”洗脑了,跟你聊外面的家庭、生活、工作,聊得法修炼的过程、及正法修炼之路,目的是想了解你的性格、对正法修炼的理解、有无什么明显的执著,找你修炼中的漏洞,其实是在充当干扰正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旧因素的人间代言人。你不所谓“转化”,那就会说你跟不上正法进程,不明白进监狱的意义,说你外面没修明白才会进来、进来还不明白那就会让你吃苦明白。这些邪悟者多为在外面时就个人修炼不扎实的,学法少,感性认识多,追求新奇,显示心重,其中还有一种旧势力对法轮功学员的嫉妒心的体现,你对正法修炼理解的正,她们嫉妒你更想毁你,你对正法修炼的认识糊涂,她们正好摆出一副为你解惑的姿态,她们就象具体化的旧势力在表演。你不“转化”,她们会给警察、包夹出主意如何对付你,会给你的环境搞的更紧张一些,美其名为“帮你修”。

每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三个“责任”警察,要经常参加迫害组“学习”,询问迫害进度,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谈话,跟包夹商量如何在班里让普犯给法轮功学员制造紧张空气,跟邪悟者商量迫害的切入点,她们迫害的方法是很系统的,因为八区、四区的功能就是干这个,她们这方面的迫害经验很多。谈话多选在监区晚间就寝后,一谈就到午夜后2点多是常事,你不妥协,不只是责任警察,监区十几个队长,谁晚上上班谁都可以找你聊,天天来,也不明着不让你睡觉,但就是选在就寝时间跟你说个没完。

以前不转化会挨打,四区尤甚,八区也暗里干过,现在讲“文明”了,搞什么人性化,改用刀叉吃人了,就是党文化那一套精神上折磨你的手段,把你搞的疲惫、厌倦,就是要让你生出人心。老不妥协,所在班取消娱乐时间,铁门一关,一班人陪你所谓“学习”,而普犯就巴望着晚上那两小时的自由时间,可想而知其怨气。过年过节其它班放假,可以看电视唱歌;这个班继续所谓“学习”,不让看电视,这么干目的就是挑起人斗人。再狠点,就寝时间到了,让班里人陪着再熬到十一点,普犯第二天还要出工,那自是很不乐意。这是让一个班搞连坐折磨。还有让一个监区十多个班陪着搞连坐迫害的时候,小一百人班班坐那儿所谓“学习”,事先找各班长开会,把“学习”严管的原因放出风去,当然都是法轮功学员谁谁如何不听话了等等。这个法轮功学员的日子就会不好过。

对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恶徒人为的给她制造事端,选班里泼一点的普犯,多是道德败坏的,授意她故意在生活上找学员的碴,甩脸子、言语羞辱刺激学员,包夹可随意选择红、白脸的角色。队长心知肚里,因为她们都是一伙的,但不闻不问,不给法轮功学员换班,也不制止这种下流丑行,法轮功学员揭露出来,她们就让学员找自己的问题,要能宽容邪恶行径。

还有就是搞“批斗”式的“交流会”,每个班找一、二个普犯骨干,再找些邪悟的,弄二、三十人坐一圈轮番对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发言,弄两、三队长坐阵,专人摄像机一端,开始给你搞文革上纲上线那一套。

不妥协,就永远不可能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天天一张小凳搬来搬去,全体出工时,就在劳动现场摆阵,几人围一圈“学习”,有来检查的,赶快安排点活假装干。不转化的“法轮功重点”号称“重控”,就寝都睡下铺中间床位,不是照顾,是因为那个位置监控器里看的清楚,而且警察找着谈话方便。上厕所让你拍大铃上,晚上要是铃响,会震动一筒道,招人恨,所以法轮功学员就尽量忍着。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计分资格,而接见、与家人电话都需要有计分,没计分只能写信,这个规则就是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来制定的。

现在北京女子监狱四区、八区仍有大约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迫害,年纪从二十多到七十多都有,迫害的非法刑期从三年到十几年,一些人的身体健康状况在长期的被迫害中也令人堪忧。一些法轮功学员非常了不起,在与世隔绝的迫害环境中,长期面对高压却始终保持正信、正念,不向邪恶妥协,真正的表现出了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