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着弟子在风风雨雨中走到了今天。

“我们走过了一个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感觉却非常漫长的一段岁月,大家在这段时间里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我曾被非法关押迫害七年,当时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两个或四个刑事犯人(包夹)来监视,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离左右,甚至一言一行都记录在册。不让大法弟子之间互相见面,更不允许说话,不让大法弟子盘腿坐着,对于每一个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恶警下令周围所有的人都不能与我们说话聊天。

由于我一直不配合邪恶,多次被更换监号,经常与一些精神病人、吸毒自残的犯人、监狱里最爱打架、最挠头的犯人关在一起。

师父讲“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精進要旨》〈环境〉)

一、因为那是佛坐着的姿势,是最神圣的

在监狱里,恶警不让大法弟子盘腿坐着,双盘更是不可能,在床上坐着必须伸着腿。为了否定邪恶的安排,只要在床上,我就双盘而坐,到了正点我就闭上眼睛双盘发正念,每天早晨四~五点多准时起床盘腿发正念。监视我的犯人让我把腿伸开,我告诉她们怎么坐着是我自己的权利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的干涉就是在犯法。犯人见我不把腿拿下来就上来搬腿,只要她们一松手我就盘上腿。

恶警开始找我谈话:“某某,你的思想怎么想的我们不管,但你必须遵守监狱的规定,监狱里不许盘腿。”我说:“我不是犯人,监狱里的任何规定跟我没关系,怎么坐着是我自己的权利。”恶警见我态度坚定,就给监视我的两个犯人施加压力,我一盘腿那两个犯人就小声央求我:“某某,你别这样坐着了,我们会挨训和扣分,减不了刑的。”看着她们可怜的表情,我心里很难受,这是监狱里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惯用的株连手段,他们把大法弟子能否配合邪恶、能否转化与监视犯人的是否减刑早回家联在一起;监狱里的奖励制度跟大法弟子转化多少联在一起;恶警的晋升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残酷联在一起。在这个邪恶的黑窝里谁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越疯狂。谁得到的邪恶好处就越多。可怜的行恶人不知道地狱之门也同时为它们打开。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有些就是因为不想株连其他犯人而被迫转化。

我看破了邪恶的伎俩,决不会被它们所动。我静静的对两个央求我的犯人说:“我非常同情你们,但如果我配合了你们,你们造的罪业就大了!过去讲十恶五逆,十恶指杀人、放火、偷窃、邪淫、恶口等十种罪行,五逆指弑父、杀母、杀罗汉、见佛身血、破和合僧。破和合僧就是指干扰修到中途或将要修成的僧人或其他修炼人修不成的恶行,破和合僧是十恶五逆中最大的罪行,你们现在配合恶警迫害我们大法弟子,不就是在做破和合僧之罪吗?你们能否早回家取决于你们对大法弟子的态度! ”两个犯人显出很为难样子,再也没有搬过我的腿。

过了不长时间,我被调到了最邪恶的监区,关在一个小号里,和一个精神不正常的犯人关在一起。我听其他犯人说“这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转化’了”。从犯人说话的口气中感到,在这个监区提起法轮功人人喊打,我明显感受到了这个监区异常邪恶,空气里都充满了邪恶。看守我的犯人是监区里出了名的坏人,外号叫“黑鬼”。他以为我会像有些大法弟子那样软弱可欺,一见面就给我来个下马威“法轮功有什么好的,把你炼到监狱来了?”我眼睛正视着它,“你住口!你没有炼过法轮功,你只听一面之词,有什么资格来评价大法?”他愣愣的看着我,就不再自找没趣了。早晨,我照样四点多起来盘腿发正念。过了两天,我被调到了一个特殊的监号,这里都是恶警的打手,开始了他们蓄谋已久的阴谋——对我大打出手。

一天晚上,犯人故意找茬,让我坐在小板凳上学习。我不坐,他们就把门关上了,所有人开始对我進行暴打。他们将我的头用床单蒙住,一个高个子的犯人在我身后揪住我的头发,我的头不由自主的向后仰着。其中的一个小个子犯人左右开弓,使劲抽我的嘴巴。此时,如果我想还手,这个小个子犯人就是我出手的对象,但是我没有,师父教导我们:“我经常说一个正法修炼的人,首先你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出于自卫,我大声喊“救命”,他们才肯罢手。

第二天早晨我照样起来盘腿发正念,他们就搬我的腿。上午我又被几个犯人暴打一顿。“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在什么地方让邪恶钻了空子,找到了色欲心、安逸心、争斗心很强,马上归正自己的言行,同时悟到:“晚上应起来发正念了!”就这样,我不仅早起一小时发正念,晚上睡觉前也盘腿一小时发正念,夜里十二点之前起来盘腿一小时发正念。恶警看暴打对我并没有起作用,而且起来次数更多了,过一段时间,又给我换了监号,关在一个小号里。他们找茬把我双手铐在床上,夜里十二点时,我全身酸痛难忍,师父点悟我,要我坚持盘腿发正念,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因为双手被铐着,不能双盘,就在我坐起来的瞬间,全身疼痛立即消失!我的泪水哗的流了下来,我真实的感到:师父就在身边!被铐在床上整整五天,我没停止过一次发正念。五天后我下床洗脸时,我的脸上一层皮脱落下来了,当时我不知怎么回事,再用手摸脸时,感觉整个脸都是光光的,滑滑的,再也没有了以前粗糙的感觉。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其他犯人看到我都说:“你的皮肤怎么这么好?”连恶警们都说我皮肤太好了。恶警们真实的看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他们没再说什么。“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几年来,我一直这样坚持着发正念,从没有间断过一天。直到我回家那天早晨,我都没有间断。不管调到哪个监号,我都这样坚持着。开始时,监号里的犯人都是由开始不理解到后来支持我,有时我忘了正点,她们会提醒我说“你该去闭眼坐着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借用她们的嘴来提醒我,不要放松自己。从那以后,恶警们再也没有对我用过任何暴力!

一次,主管恶警找我谈话,很无奈的说“你为什么非要那么坐着?为了一个姿势吃了那么多的苦,值吗?”我微笑着告诉她:“因为那是佛坐着的姿势,是最神圣的!”

二、犯人再也不敢当我面讲对大法不敬的话了

刚到监狱初期,一些不明真相的犯人,为了讨好恶警、早点减刑回家,在给我做转化工作时说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每次我都立刻制止,我严肃的告诉她们:“提我师父的名字都是在犯罪!”

有一次监视我的犯人填写表格,偷偷在我的名字前面写上“×教”两个字,我立即把那个表格抢了过来,把 “×教”划去,写上了法轮功三个字。我正告她“我们不是×教,以后再瞎写会遭报的!”一些犯人说我“一点不像其他那些大法弟子能忍”,因为我知道:“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恶警与犯人看到我的态度后,他们再也不敢当我面讲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再没有任何人敢在我面前信口开河,胡言乱语!恶警在和我谈话时都要加上一句“你们师父”。

有一次,监区的大队长(恶警头头)找到我谈话时说:“××,我们警察找你谈话很犯怵,我们要放下自己的自尊来维护你的尊严”,我知道那是大法的威严所在,而我只是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一次刚过完年,恶警值班晚上点名。其他犯人一起向恶警拜年“孙队长过年好”,我是从来不参与这些的。只见那个恶警立正站好,对着我说:“×××,过年好!”出于礼貌我也说了一句。晚上睡觉时,其他犯人都说“你派头儿太大了,队长主动给你拜年!”我只是笑笑,没说什么,心里只是默默感谢师父“你们在常人社会善良与慈悲和大法弟子正的表现,得到了世人的证实,得到了神的证实所以才有今天的环境。”(《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三、只要坚定,没有路师父也会给我们开辟出路来

对于狱中的大法弟子来说,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看不到法。坚定的正念来自于法,同修们都悟到了这一点,我们都把自己能背下来的法默写了下来。

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监视,形影不离,即使这样,在伟大师尊的加持下,利用各种时机传阅了我们背下来的所有的法,而且看到了一个刑事犯人保存下来的厚厚的笔记本,上面记载的全是大法弟子背下来的法,其中《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全部完整的默记在上面。短短的时间我背下来了几十篇经文,为我正念正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师父讲:“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对于师父讲的法我又有了更深的理解,只要我们能正念对待身边的事,没有路,师父也会给我们开辟出路来!大法赋予我们的正念,力可劈山,力可倒海。

四、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在监狱里,他们不让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之间互相见面说话,可邪恶从来没有说了算过。在楼道里或是上厕所,我经常遇见同修,我就主动和她们打招呼说话,有的同修不敢和我说话,我就每次都主动跟她们说,而且我告诉她们,“说话是我们的正当权利,谁也没有资格阻止我们!”上厕所时,如果有一个同修在里面,犯人是绝对不会再让另一个同修進去的。为了破除邪恶,有时看到有同修上厕所了我才去,看守厕所的犯人拦也拦不住。她握着厕所门把手,我用力将她的手掰开,我就進去。

有一次,看到一个同修去了厕所,我也随后跟了去。里面的那个同修本来正在蹲着方便的,见我進去,看守她的犯人立即让她起来出去,我就大声制止,告诉同修:“方便这是你最基本的权利,不要什么都听他们的!”后来每次上厕所,不管是看守我的犯人还是看守厕所的犯人,他们都不敢再阻拦我!

有一次,在厕所里遇到一个身体残疾的同修,看守她的犯人正在对她大声叫嚷,嫌她方便的慢。我就冲着那个犯人大声说道,“不许你对她这样说话,你没有这样的资格,你这样是犯法的!我告诉你,你这样对她,我不会袖手旁观的!”那个犯人不敢再说话了。

恶警为了让大法弟子放弃信仰,让那些邪悟的人,每天不厌其烦的威逼正念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也曾用几个人来威逼我,我从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给她们背师父的法,讲她们这样做是助纣为虐,后果是可怕的!有一个人听了我背的师父的法,听了我的劝解,又从新产生了正念走了回来,还有两个人尽管没有反弹,但是也明白了自己与法相背离的,不像以前那样做“转化”工作了。“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呢?我建议所有正在被强迫转化的学员(没有被抓去转化的除外)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精進要旨二》〈建议〉)恶警开始害怕了,不再让任何人来找我。有时我看到邪悟的人拿着小板凳去做“转化”工作时,我也進到那个屋去,对着被“转化”的同修说,“听师父的,不要听它们的,一定不要‘转化’”,那几个做转化的邪悟的人,非常害怕我,一看到我就立即躲开。

一次去厕所,看到有几个同修被罚站,我告诉她们,“不要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你就坐着,别听它们的!”同修们默默的看着我没有吱声。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看到同修们的这样,我心里难受极了。每当我看到同修遭受迫害、不能正念对待时,我心里都痛苦万分,为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帮助她们而难过,可我不能这样视而不见啊!

在一次放风时,我找到了被罚站同修的主管恶警,我警告他说:“你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是犯法的!如果你再这样做下去会遭报的!你要永远记住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他很生气的对我说:“我又没叫你罚站,这是我的工作,关你什么事?”我厉声的正告说:“她们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再这样对待她们,我不会袖手旁观的!”说完我转身就走了。过了一段时间,加上同修们正念加持,她们的罚站被解除了!

那个残疾同修因为每天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在小号里。有一次提工,我从门口路过,听到里面很嘈杂,我当时没停下来,随着队伍过去了。等到半路上,我越想越不对劲:是不是同修在遭受酷刑折磨?不行,我得回去!念头一出,我立即从队伍中走出来往回走。带队的恶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立刻跑过来,拉着我问“××怎么了?”我说“刚才我听到××关的小号里声音很嘈杂,是不是你们又在打她呢?我必须回去看看她,我不能袖手旁观!”恶警马上赔笑说“不会不会的!你先回车间,我一定给你问问是怎么回事!”我在心里默默的为同修发正念,不准邪恶迫害她!

可没过多久,这位同修被转化了,并且经常写一些歌颂邪党的诗在监狱报上发表。有一天,无意间听犯人说这个残疾同修要去参加监狱每年一度的大会,要在会上发言。我知道转化后的人发言时大多数会诬蔑大法。我心里想:必须制止她,不能让她在大会上胡说!不明真相的人如果相信了她,那不是毁人吗?于是我借上厕所之机,一路小跑来到残疾同修住的监号,大声对她喊:“××,你不要去大会上瞎说,不明真相的人如果相信,你不是害人吗?你自己转化了已经是大错了,你还去害人。别再造业了!”这时恶警跑来,把我拉过来说“××,你自己不转化,你思想怎么想的我们不管你,你也不要去影响别人。”为了让周围监号人都能听见,我立即故意大声说:“我必须要管,因为谁对大法抱不好的念头,谁将来都会被淘汰掉!如果有谁相信她的话,那不就倒霉了吗?不能让她随便瞎说的!”后来听其他犯人说,那个残疾同修在会上除了歌颂邪警外,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我旁边不远处的一个监号里,有一位新来的同修,每次上厕所我都看到她坐在小板凳上,别人都上床休息,就她一个人被强迫坐在那里,我知道此同修很坚定,但也不能让邪恶这样任意迫害。有几次上完厕所后,我就到她监号门口对她说,“××,他们是不是不让你上床休息,在迫害你啊?不要让他们任意迫害!”我并严厉的告诉看守她的犯人说,“跟你们队长去说,如果再对她这样,不让她上床休息,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的!”随后又找到主管我的恶警,让她转告那个恶警,如果同修还被罚坐在小凳子上,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的。没过几天,这位同修可以在床上休息了。我知道,这一切真正在做的是师父!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是一个整体,当同修不能正念面对邪恶的迫害时,我们怎能袖手旁观?正因为海外同修没有袖手旁观,我们这些国内的大法弟子们才能走过邪恶的疯狂迫害!面对迷失的世人被邪党的谎言欺骗,我们怎能袖手旁观?为了千万年的等待、来世的大愿,我们怎能袖手旁观?面对邪恶集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流氓、最下流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与世人,我们怎能袖手旁观?面对邪恶对大法弟子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动用各种酷刑,宇宙众神都为之震怒的恶行,我们怎能袖手旁观?伟大的师尊选择了我们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为了师尊的选择、为了我们光耀环宇的幸运,我们怎能袖手旁观?

在狱中,经历的事情很多很多,无法一一表述,“其实我们走过了这段历史之后回过头来看一看哪,还真是别有一番感受。”(《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师父告诉我们:“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面对支使着人的表面行恶的邪恶因素,我正念解体破除,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但是对表面的人,我用慈善和宽容来包容,因为我知道人的表面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利用的,无知的在犯着罪,她们才是最可怜的生命。不管那些犯人怎么打我,事后我对她们无怨无恨,不计不报,和善包容,从不在个人问题上与他们产生矛盾,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要求自己,慈悲的对待周围的所有人。

在我临近出狱的时候,很多的犯人对我表示出恋恋不舍,其中有一个犯人对我悄悄地说:“××,再也不会遇到像你这么好的人了!”就在我出狱的当天,一个别的监区的恶警杜××(以前在我所在的这个监区),对我非常恶毒。我往监狱大门口走的时候,她看到了我换上了社会服装,赶紧跑过来,拉着我的胳膊,对我说:“哎呀××,今天开放了?别恨我好吗?以前我也是为你好!”我笑着对她说:“怎么会恨你?不会的!以后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到了我们那就是到家了!”她听了我的这番话,眼里噙满了泪水。

我又溶入了大法弟子的整体,在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发挥着法粒子的威力!

以上仅是个人一点经历认识和体会,不在法上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