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

致写“站在整体之外谈整体”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你写这样一个问题是需要勇气的,而且把自己“理还乱”的问题表达清楚也是有难度的。对于你的茫然和想要突破的努力,我也经历过、思考过,所以对你自称“昔日同修”的苦涩能理解,觉得有责任写点什么。

我是1995年得法的,按照你的“内外说”,迄今我的修炼过程刚好可分为这样两段,2005年以前是寻求帮助,以后是尽力而为。例子很多,自以为生动,能说明问题,可是第二天写了一天还没進入正题。当晚在明慧网上看到了题为“容”的修炼体会,好象编辑有意让你们的文章一前一后,一问一答似的。她看到了吗?应该看到了,我就不赘述了。

今晨,反复背《转法轮》“心一定要正”这一节的第一段,“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炼功人在修炼当中会遇到难,这个难来的时候可能表现在人与人之间的摩擦当中,会出现勾心斗角等等这些事情,直接影响到你心性上的东西,这方面比较多。还会遇到什么呢?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反复背,对这段法又有新的领悟,体味中想到了你。

2005年我在明慧网上看到这样一则故事:“在派出所,一警察指着一盆水问同修,你就那么信你师父吗?他说这是土你也信?”同修平静的说:“如果我师父说是土,那就是土。”一句简单的话解开了我从得法以来不知惜缘的症结,原来我需要解决的是不折不扣的“敬师信师”问题。信原来是可以如此的简单,用不着左求右证,也不必学富五车,一棵赤子之心足矣。师父怎么说就怎么去想、去做就在修炼了,这是我学会修炼的起点。诚然,那句并非针对我的话是开启我心扉的钥匙,试想,如果说一个人吃到第十个馒头才饱了,能说是这第十个馒头才使其饱的吗?显然每一个馒头都算数的。你再想想师父给我们讲的渐悟与顿悟的理,既然怎么悟都是悟,还会说自己是在整体之外吗?慢慢背一背“心一定要正”这段法,试想,当你遇到“必须坚定不移”的考验时,来得及找同修吗?

在我周边也出现过各种邪悟,我曾指着一人的鼻子说,你压根就不懂什么叫修炼。后来我发现一些老学员竟然也不会修炼,可是我不敢硬碰他们,只是时不时的换着口味与之交流自己的修炼心得。说是交流,只有赠没有馈;久而久之,禁不住要调侃一句,怎么老是我在汇报呀。也接触过不少停在“7.20”那个时间点上的昔日同修,我也努力了,不幸被你言中,有的找回多年也还是在“起点”。对他们而言,显然我不是那第十个馒头。也许对于你的心结,我也没说到点子上,但是你的问题却使我能够从新认识自己。

此前,对自己彷徨十年不得修炼要领,全部归罪于环境。当我试图与你笔谈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得法后仍然向外求本身就是错的,是将“大法”与“小我”本末倒置所致——自以为是我在求索、我想要,殊不知配不配得法不是今生的我们能说了算的。至于会不会向内找,有态度问题也有方法问题,只要能放下那个小我,从根本上转变观念,就能冲破障碍。当然转变观念也是要学的,可“你不是有书吗”?

大约半个月前,我遇到一位悟偏了的老学员,他说他在修,每日读的却是什么心经、金刚经、道德经之类的。交流了两次,最终他同意放下这经那经,只读《转法轮》。就是在我对他抱怨身边怎么尽是些糊涂人时,他说了一句话让人喜悦:“我有师有法还求谁?”

而我想要告诉你的是,“你不是有书吗?”不知你开始背法了没有?每天一字一句入心的背,坚持下去,但见柳暗花明。我知道自己离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还差的很远,但是我在大法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