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告诉我的同胞: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我曾从悲哀、绝望中走向新生,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又一次生命,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无法用任何人类的语言表述。我只想告诉我的同胞:法轮大法好!

在女儿不到两岁时,我遭遇到婚变、单位亏损、失业等一连串的恶运。由于身体的原因,离婚后一度无力抚养孩子,而对孩子的那种牵挂,就成为一种对我身心的巨大煎熬,从而身体状况更是每况愈下。

我因产后受风,落下浑身疼痛的病根,手臂因疼痛无力,洗一条毛巾都拧不净水。离婚后,我更是整日颤颤巍巍,脸色灰暗,两眼无光,头转向一边都得慢慢的。

更有甚者,离婚不到两个月,前夫就和那个女人过到一起去了。当我知道那个女人曾经和他处过朋友、当我看到孩子发烧发到头都挺不起来还没被送去医院时,我的心情可想而知,那种被嘲弄、被不公对待的感觉以及无尽的担忧,痛彻心肺。我常常跪在沙发上望着屋顶,靠数数来麻木自己,打发时光。

年复一年,我还时不时的被送到医院抢救。身体痛,心难熬,治疗效果很渺茫,时间长了,睡觉也开始出问题,每天都是靠吃七、八片安定才能睡一会觉,也睡不实,手伸出来都发抖,那种孤独、无助,就象在风雨中飘零的枯叶。

每当过年,别人家都在买新衣服,买好吃的过年,而我却要买一大包药,否则就怕过不去年。那时我洗脸时,手指肚碰到脸都疼痛难忍。记得一次女儿放学,是穿着内衣回家的,手里拿着外衣。我问她:“你的外衣怎么不穿上,其他同学都这样吗?”她说:“穿脏了没人给洗,别人衣服穿脏了有人给洗。”我听后无语,这种苦难的岁月何时能到头?

一九九六年八月,我有幸遇到了法轮功。家人请来一套师父讲法录音带,我也凑过去听,刚一听,就觉得好像是从遥远的宇宙空间传来的声音,我听了十来分钟就睡着了,醒来再听,听了又睡,这样来回五、六次才听完。从此以后,我能一觉睡到天亮。

那时我悟性不好,还不知道师父已开始给我调整身体了。但我愿意听师父讲法,放不下了,听完一讲我就炼功,只炼三、五分钟,就浑身出一身汗,害怕累坏了就赶紧歇息。因为之前我只要是站立时间长了,或说话时间长了,气就喘不匀了,心慌的不可终日,只有靠到墙上才能稳当点。等一会,发现没有出现以前的反应,就再接着炼。这样大概过了两个多月,一天我把二十斤的重物一点一点的拿到五楼,身体也没有感到不适,才想我是不是好了?因为以前我走到楼下,就得叫我家人下来扶我上楼。我跟家人说:我怎么好了呢?这么多东西拿到楼上也不累,这不好了吗?家人也替我高兴:是炼好了。我还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呢?这世上怎么能有这么好的事让我碰上了?这病到底哪去了?

我带着为什么继续学法,把师父的法全部学完,我明白了,万事皆有因缘,人世间的苦难都是有原因的,都是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是师父用法力给我消去了我的业力,因为我要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想修炼,所以师父为弟子承受了。这是法轮大法浩荡佛恩在世间的慈悲展现,我今生今世能遇到佛法——法轮大法,真是三生有幸!

也应了古语有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从九六年学法轮功到现在,十六个年头没有吃过药,我在大法中受益多多,用语言只能表达一小部份而已。沐浴在浩荡佛恩中的我无比幸福!

在世间的人,得到别人的帮助时都要说声谢谢,可我拿什么去谢我的师父?师父说过:“我不会管你要一分钱的,我只是教你向善。”“我就是来度你的,我就要你那颗向善的心”(《悉尼法会讲法》)

我,一个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只想告诉我的同胞: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