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生命在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

一、得法

我曾经是一个十分固执,倔强而又自以为是的人,加上邪党唯物主义无神论歪理邪说的灌输,让我坚决否定神的存在。并对那些信神拜佛的人嗤之以鼻,认为他们是愚昧无知的迷信行为。假若不是自己被类风湿疾病折磨得走投无路,我想,就我这么一个人,是绝不会走上修炼之路的。

二十岁那年自己得了被人称作是不死的癌症——类风湿性关节炎,经由激素和中药治疗得以痊愈。但二十四岁结婚生女之后,突然旧病复发,任由走遍全国访医问药,仍无法控制急剧发展的病情,以至于三十岁还不到的我已经被病魔摧残得像个耄耋之年的老妪——骨瘦如柴、面容枯槁、走路蹒跚艰难……而恰在此时,丈夫也因为有了外遇而提出离婚,留下不足四岁的女儿与自己艰难维生。可以说,年纪轻轻的我饱尝了人生之苦。那时周围的亲友同事以为我会被这双重的打击所摧毁,暗暗为我捏了一把汗。但倔强的自己不甘于此,那时的我认为自己的一切不幸皆来源于疾病,所以暗下决心,一定要让自己恢复曾经的健康。基于这种心态,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开始尝试用气功治病。虽然收效不大,但为自己以后得法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我是九七年,在妈妈的一再催促下看了那本妈妈请来的,被自己束之高阁了一年多的《转法轮》的。书中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震撼了我,于是,第二天迫不及待的跟邻家叔叔学炼起来。至今十几年过去了,其间虽然也有过懈怠和退缩的时候,但已植根于心、溶化血液中的大法已成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二、从走近大法到走進大法

我是那种根基和悟性极差的人。得法之初,尽管经历过诸如消业和书上的字突然变红等不可思议的神奇事情,但依然用人心去衡量大法。比如专找有关病业方面的章节看;当看到《转法轮》里写的“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时,思想就有些抵触……但随着学法的深入,和修炼时间的推移,愈发感到大法的无比美好与珍贵,同时也更加体味到了师尊传法度人的艰难,以及身为大法弟子的荣耀和责任。如今我家也成为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下载、刻碟,帮同修安装系统、灌制mp3、mp5等。并且把讲真相救众生贯穿在了自己的生活、工作之中。无论买菜、乘车还是在单位,都智慧的把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邪恶讲给有缘人,清除世人头脑中的毒瘤,从而得到救度。

三、用自己的言行证实法

我是当地一家最大医院的护士。那里的医护人员能有一千五、六百名之多,而且大多是研究生和大本学历,可以说是个知识份子云集的地方。或许是这个职业被百姓所推崇;或许是收入比其它职业高一些;亦或许是知识份子那与生俱来的自视清高的缘故吧,那里的工作人员大都比较自负和傲慢。并且除了本科室,与其它科室人员之间大都不怎么相识和交往。作为如同置身于知识海洋里的工作环境,对于只有中专学历的我来说,如何在这里开创证实法的环境,成了摆在自己面前难以攻克但必须得攻克的课题。

我在本科室里是公开修炼大法的。平日里,自己在工作中严格要求自己,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以和蔼、端庄的面貌服务于患者。我所在的科室是个窗口单位,说话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引起医患纠纷。所以科里大多数同事都被患者辱骂过。而我由于态度和蔼,并且能站在患者的角度为他们耐心解答问题,所以自己几乎从没发生过这类事件。可以说是科室里公认素质好的人。因此本科室里一个性格比较偏执的同事,曾不止一次的跟我说:“接触你之前,别人一提法轮功三个字,我就会联想到天安门的自焚和杀人镜头,觉得法轮功好恐怖。跟你在一起才知道,其实法轮功并不是电视所演的那样,原来法轮功这么好。”而且主动借《转法轮》和其它相关资料阅读。

医院自己每月都有院报在医院内部发行,每期除了刊登有关的医疗和院内相关讯息外,还有专门刊登本院职工所写的诗歌和散文的版面。自己经常被大法资料上的一些小故事所启发,然后再以一个修炼人的视角写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人生感悟,和生活中的随想而得到同事们的普遍认可和喜爱。因而自己在医院里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上到医院院长,下到医院后勤人员,没几个不认识自己的。也因为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让很多人从自己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而认同大法。

……

一晃走过了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期间可以说是一路摔打,一路跌撞走过来的。尽管走的步履艰难,走的跟头把式,但生命在法中锤炼,在法中升华后的那种喜悦,充盈了自己整个心房;那种发自生命本源之处的幸福之感,令自己久久难以平静,久久……那是无法用语言所能表达的对师尊感激之万分之一的感觉。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