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光明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我和嘉莹的相遇,是在一个错误的场合——看守所。她是个中年女经理,眼下是经济犯。我呢,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用一位警察的话说“没有任何罪错”。

她开始并不怎么爱接近我们,倒是十分相信电视上抹黑法轮功的谎言。有一次有个犯人胃疼,想用塑料雪碧瓶接上热水暖胃,结果开水把她的瓶子弄变形了。大学生晓娟也是法轮功学员,她对嘉莹说:“你看中央台的自焚电视,那个叫王進东的男人浑身都被烧黑了,两腿中间的塑料雪碧瓶在大火中却不燃烧、不变形,瓶里还装着汽油。你说这‘自焚’电视拍的离谱不离谱。” 嘉莹若有所思。

从那以后,她常找我们说话。我是搞科研工作的,年龄比嘉莹大十岁,她常常和我说心里话。有一天她又和我唠起了知心话:她丈夫是司法干部,有了外遇,还和别人生了孩子,二十几岁的儿子也和他爸学坏了。她忙于在各地投资建公司,没时间照顾家,钱是挣多了,可是内心非常痛苦,她恨丈夫,总盘算着雇个杀手把他杀了。这些事搅得她整夜睡不着觉。

我说:“你的感受我能理解。其实你的内心是矛盾的,你恨你丈夫,但希望他能改好,因为你对他还有一定的感情。毕竟夫妻是有很大缘份的。”她愣了一下,又点点头。

我接着说:“我们师父教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咱们不妨也想想,你每天奔波在外,是不是对丈夫和孩子缺乏关爱,没尽到妻子和母亲的责任?你说丈夫很怕你,当着你的面都不敢抹雪花膏。是不是你觉得自己挣钱多,本事大,事事说了算,对他缺少宽容呢?”

“如果是,又怎能全怪人家呢?如果我们先改自己,从内心对你丈夫宽宏大度,善待他,我想他会感动的,同时你的心也会轻松坦然。不能以恶制恶呀,那只会两败俱伤。”她不住的点头。

我又说:“你看江××花了那么大力气搞迫害,天天造谣,也没改变大法弟子的心,为什么?因为法轮佛法‘真善忍’真正从内心改变了我们,我们知道了人究竟为什么活着。现在的社会道德下滑,不只你丈夫,很多人都没有了道德标准,只顾满足自己,不考虑别人,人觉得自己得到了某方面的快乐,其实最终都是受害者。”

“知道我们为什么冒着危险讲真相吗?就是要帮助人们从谎言中清醒过来,从自私阴暗的内心中解脱出来,活得光明、快乐,其中包括你。”

她眼睛一亮,说:“从没有人和我讲过这样的话,你们与我以往接触的任何人都不同,以前以为一炼法轮功就会象电视上那样去杀人、自焚,原来完全不是那样!这个大法怎么这么好!”

她给丈夫写了一封充满善意的长信。她对我说:“等你出去了,我要让你和我丈夫见面,你一定能改变他。”又说:“我还认识一些老干部,我也想让他们认识你,让他们也明白真相。”

过了一段时间,她对我说:“我注意观察了房里每个人,她们(犯人)从早到晚的每件事每句话都是一个‘私’,你们的一举一动都贯穿了一个‘德’字,我越来越觉得法轮功特别正”。

她开始和我学炼功动作,听我们讲大法的道理。渐渐她的心态平静了下来,失眠的毛病也好了。她说:“等我出去,我一定把法轮功弘扬给我的职工,让他们都受益。”

她从不爱哭,可看到大法弟子被不明真相的警察迫害,她难过的流下眼泪。每次我被“提审”,她都替我担忧。看到她那女强人的外表下被唤起的正义和善良,我想她是真的改变了,也为自己的生命做了最光明、幸福的选择。

上面这段真实的故事发生在二零零一年,那年的五月我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進看守所。期间“提审”时,警察扔给我一叠文件说:“得给你判刑。你先看看条款,再签个字。”我说:“我不看,不承认那些强加的罪名。”他说:“不看也行,我念你听着。”我说:“我也不听。大法让人身心受益,我们只是讲清事实。如果你真懂法律,会明白对我们的绑架判刑才是违法的。对这件事怎么处理,也是关系到你们自己未来的选择。”他最后说:“你回去吧。”同年十一月,检察院的人又来问话:“能不能把你的事情经过叙述一遍?”我说:“不能。法轮大法让人身心受益。我无罪。”旁边一个警察小声说 “人家没有任何罪错”。三天后,我被无条件释放。

因为当时一些衣物没有带出,所以嘉莹的电话遗失了。如今十年过去了,不知她现在一切都好吗?愿她和她的家人,以及天下所有善良的朋友们都活的光明、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