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过生死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我与丈夫分别是2006年与2008年走入大法修炼的。事情发生在2010年3月20日,早晨我丈夫突然站立不稳,我急忙把他扶上床,就这工夫他五官变形,流着口水,半边身体失去知觉。我扶他倚在床头,稍一松手,他就缩成一团,滚在床上,这时的他,皮肤变得松懈,还不到50岁的人,突然间看上去就像70多岁。

事情来的特突然,整个过程也就3分钟的时间。但我俩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没有丝毫慌乱。我与他平静的在法上交流着,虽然他当时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但从表情上看的出来,正念很强。我说,别怕,好事儿,消业呢!他点头,我并半开玩笑地说,来的很猛啊!他会意地点点。同时我也非常严肃的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对他说,现在事情的发展完全取决于你的正念,又给他背《论语》。同时又给他讲,家里不修炼的常人,由于受中共谎言的欺骗及邻居曾因病业关没过去先走了,造成极坏影响,所以他们对修炼大法不是很认可,如果你因此出了问题,会将亲朋好友推到大法的对立面上,甚至能彻底毁掉他们。我们不能给大法抹黑,大法弟子证实法永远是第一位的。

我不断的法理上对他说着,讲着,他也平静用表情与我交流着。好在他意识完全清醒,这其间,我没有一丝人念,对师对法的无比坚信的同时,也相信同修的正念,提醒他,无论怎么难受,都不要忘了求师父,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一概不承认。

就这样,时间大约过去三十分钟左右。我俩又发了二十分钟正念。我将他重新在床头倚了倚,开始学法,接着头一天的学《转法轮》第六讲,尽管他发音不清,也让他来读。刚读了一两句,他就开始打哈欠,随着嘴的张合,他的手动了一下;继续读,手能放到腿上了;继续读,手抬起来了,举起来了,最后他激动的一拳重重的击在我的肩上。短短几分钟,他恢复正常。前后两次变化快的都让人不可思议,使我在修炼中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接下来,吃过早饭,突然发现卧室门反锁了,从来没发生过,只觉奇怪,我俩弄了半天,不行;发正念,也没开。突然他说,叫“开锁公司”吧,我感觉又不对劲了。说着话,他又变的站立不稳了,只是没先前那么严重,我急忙将他扶到另一房间,一同开始背《论语》。一会儿,“开锁公司”来人将门打开后,我们就继续学法,由他来接着读“第六讲”,过程中不去关注他身体的变化,就一心学法。等这一讲学完,看他整个人完全恢复正常。

第二天,我将此事跟弟弟说了,心里想着是证实法,更想着为其将来能走入大法修炼打些基础。没料到,弟弟非让到医院检查不可,见无法说服我们,就联系了我婆家人,他们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甚至说要将丈夫绑到医院。无奈之下,我想,去医院也未尝不可,等检查结果出来,看你们还说什么(带有不易察觉的争斗心)。于是我陪他到医院作了脑CT检查。结果一出来,就糟了,丈夫未修炼前患有“多发性脑血栓”,“脑动脉硬化”等,修炼后得到完全康复,检查结果是在原病灶基础上又新生多出“栓塞点”情况非常严重,我心里明白,更严峻的考验来了,同时也后悔不该建议到这地方来。看着有些迷茫的他,心知,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毕竟他入门才一年多,能否在法理上真正认识到修炼的严肃与复杂?

我首先理顺了一下自己,然后与他交流,作为真正的大法弟子没有病,一切都是假相,演化来考验你。并且跟他说,现在才明白那天早晨屋门为什么反锁,是师尊在点悟我们,过不好这一关,也许会被关在修炼的门外。就这样,我们在医院的走廊里交流切磋着,随着法理的清晰,他正念越来越强。他给家里打电话:强调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请他们放心。然后我们从医院分手,正常的上班。

时至今日,我们在伟大师尊的一路呵护下,一直健康平稳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