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学员:从不会写字到写文章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看到《明慧周刊》上刊登了一位同修写的交流文章,这位同修得法一年多,三件事做的很好,在过关方面也过的很好,还能把《转法轮》背下来。我看完后流泪了,很受启发。同修修炼的精進激励着我,也恨自己没文化,给自己的修炼道路上带来了障碍。我修炼七年多了,大法书上的字还认不全,既不懂拼音、又不会查字典,更谈不上写心得,觉得很惭愧。可又想虽说修的不好,但我信师信法的心坚如磐石。

同修修炼一年多能把自己的体会写出来让同修共同分享,我修炼七年多了,写不出一篇交流文章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只在获取同修的心得体会,不能光内疚,光恨自己写不了字,得自己努力才行,得有行动。

师父为众弟子改作业

就在我万分着急的第三天晚上,我在睡梦中進入了另外的空间。我看到了师父为众弟子改作业,穿的是和《转法轮》法像上面一样的衣服。那是一个殿堂,周围的一切花草树木都是那么清静自然。我在外面围绕殿堂走了一圈看到一个门,就進去了,抬头一看、是师父!好大一堆卷纸噢!很大很大的一张案桌摆在殿堂中间,上面的交流文章是卷着的,堆的很高很高都不倒。师父面对殿堂端端正正的坐着,认认真真的改着每一篇交流文章,师父没有挑着改,改了的又卷好放一旁,好像要保存。我好想叫一声“师父”啊!但我又不忍心打扰师父。我退到门口又走進去,看着师父认真的改卷子,就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醒来后我又哭了。

学写字

我出生在农村,小的时候因为家庭的特殊原因一直没上学,在我强烈的要求下,十三、四岁时才让我進校门,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没有学到什么。写字对我来说比登山还难。

师父改卷子的那一幕时刻在我的脑海里显现,激励着我,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与辛劳让我忍不住每天泪流满面。我萌发了要写交流文章的念头。我想我一天写一个字,一年能写三百六十五个字,三年就能把我的体会写出来。我每天学法就把一张白纸和一支笔放在面前。我用得着的字就把它写下来,晚上等小孩睡着了我就开始写,写不出的字就用别字代替,别字都写不出来,就留空格,白天问家人。

我写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哭了一个月。我是闭着修的,平时什么也看不见,一拿起笔和纸梦中师父的那一幕就在我头脑里显现。方格子的作文本写了四页,誊了四遍,留有写不出的空格交给同修,请她帮我转交给能上《明慧网》的同修,并告诉:请同修帮我修改。同修发稿后,把修改了的底稿退还给我,我激动的打开稿子看了看,使我羞愧的无地自容,有三分之一的别字与错字。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也有一种感恩的心情,师父没有放弃我,并时刻鼓励着我,我迈出了第一步我感觉自己提高了。

学电脑

当时情况下,要想及时得到近期的真相资料拿去复印很难,心想要是我能学会电脑该有多好哇!又想拼音都认不得的我怎么能把电脑学的会呢?既认不得拼音,又写不了字,心里苦恼。就在我每天苦思冥想时,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心。在零七年年底,一外地同修主动找上门教我学电脑,心想这难道不是师父安排来的吗?心里感动并一口答应下来。首先向同修表明我不认得拼音,同修说认不得拼音不要紧只要能写就行,我一心想学电脑的心切,想起资料短缺的艰难,我说我就是写字困难。同修想了一会儿说:有办法、反正能让您上《明慧网》就行,这一下我才松了一口气。

过了一段时间,同修想的很周到,把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塑封机及所需耗材一并拉到我家。看着这一堆陌生的机器和耗材,我没有其它考虑,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能学会,只想如何才能尽快的学会。同修很耐心的从开机、关机开始教起。当教到上网打开明慧网网页,看到师父在山中打坐静观世间时,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既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又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同修教会了我上网下载,打印刻录,做的资料真是应有尽有。同修走后给我带来一位小妹同修,这位小妹更是师父安排来帮助我兑现我的史前誓约的,她随叫随到,有时为一个对话框就又跑来一趟,有时真相币卡住了也叫她。不知不觉中,我的依赖心越来越重,自己也知道不对,就是突破不了。其实小妹也只不过比我早几个月学会电脑和打印技术,但她悟性好。

她又教会了我做大法的书与《九评》、排版、安装简单软件、简单机器小维修等技术。但当她再教我打字时我就感到寸步难行了。怎么办?三退名字发不了,同修遭迫害不能及时曝光,同修的严正声明发表不了,更谈不上揭露当地的邪恶了。我在心里问自己:我学了这些是干啥用的呢?

后来听说有写字板安上就可以写字,我就买一块安上。我写一个同修遭迫害的简单的曝光材料至少要两天,白天家人不在,写不出的字没人问,晚上他们有时很晚才回家,睡觉了就不敢打扰,真着急!

学拼音

不能及时曝光邪恶,使我萌发了想学拼音的念头,可是怎么学?这么大年龄谁能把我教的会?我就先找一册语文书看看再说吧。拿回家一看,字还认得几个,可拼音一个都不认识,这让我失望了。

我每天学完法就在心里琢磨,有时感到内疚,就在心里问师父:弟子该怎么办?过了一段时间,我决定下决心学拼音。正好我有一位表哥是退休老师。我先到他家征得他同意教我后,我就开始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我学拼音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并请师父加持:我要学的知识只为大法所用,只属于大法。

白天只有表哥一个人在家,一男一女不合适,我就选在晚上他全家都在的时候去。学拼音的过程也是我的修炼过程,同时又是去执着心的过程。

过了几天我吃过晚饭带着书、笔和纸去了表哥家。表哥书生气很重,吃顿饭要半个小时,吃完饭后洗手要十分钟,削水果、擦凳子要十几分钟。我七点过到他家,有时他正在吃饭,有时还没端碗。我家小孙子的外婆每天下午从幼儿园把他接回她们家,晚上九点钟送回来。我每次去表哥家只能学大概一小时的时间。我是个急性子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用师父的法来要求自己,去掉急躁心,耐心等待,其中还有要去我怕丢面子的心。

等到表哥一切做完后,我以为他教我认得了、我回家多背几遍记住就行,没想到他要我大声唱,还要用手式打声调符号。让我这个几十岁的老人唱小孩子的歌,我觉得真是一大笑话,我从小都没唱过啊。但是没办法,只好放下一切人心,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我就是为了救人才来学的呀。结果一开口他全家都笑,我自己也忍不住笑,我也不管它,就是把心放下。我每次都要把教会了的用别字在旁边注音,回家照着读、在家唱,丈夫捂着嘴笑,我干脆唱大声点。练完后我就告诉他:你小时候学了,现在一个都记不住,全部还给老师了;我小时候没机会学,现在这把年纪了我还有勇气敢学,你不鼓励我反而笑话我,应该是我笑你才对呀!

学普通话

表哥一个星期教完我后,就靠自己回家练了。我开始在建盘上按,有时拼不准,想要的字打不出来,后来才发现要用普通话才拼的准。这对于我来说又是一大关。大家都知道四川人说方言是一大特色,叫一个没文化的四川人说普通话,太难了。怎么办?大法的书还没有认全呢。突然又想起来,我买了一本《新华字典》放了八年没用过呢,就翻出来。

这字母认得了,简单的字能拼了,我就又去了一趟表哥家,请他教我查字典。后来我就把以前没认识的字全部查找出来全学会了。这样在键盘上打字就好的多了。

我参加了第六届、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的网上法会交流,我打好了请同修帮我修改。虽说没有发表,但我受益匪浅,去掉了很多执著心,如:显示心、欢喜心、怨恨心、证实自己的心,坏的物质在不断的去掉,心性在一步一步的提高,知识也在不断的增长,一举几得,何乐而不为呢?

我写的揭露当地的邪恶和同修遭迫害的文章,通过明慧网的同修修改后,在明慧网上发表出来,自己也当上了明慧通信员。这样就能制作揭露当地邪恶的真相资料,通过同修们每天大量散发,大大的震慑了邪恶。

从配合同修到自己打电话救人

我不会用语音电话,就想我们做资料还须要同修共同配合发出去,打电话的同修也需要共同提供信息呀,起到桥梁的作用。我就收集众生的电话号码发往明慧网。我开始收集亲朋好友、熟人、战友册、同学录,后来收集到一本全区的政府机关通讯录,再后来又得到一本外地一乡镇五千多户用户的电话号码。由于一心想救更多的人,经常在心里苦苦的思索:我要能得到一本全市的通讯录就更好了!师父看到了我这颗救人的心,不久一本全市的通讯录就到了我的手里,它包括八个县,从邪党市委、市政府至八个县委县政府,至各局各乡镇、各派出所等等一应俱全。我真的从心里高兴。这要系统的打电话过去,不就能多救人并大大的震慑邪恶吗。

今年我终于又学会了打语音电话啦。同修还教会了我改串号。这个项目救人效果很好的。有的铺面老板接到电话后叫附近的人都来听法轮功真相;有的人接听电话边听边给旁边人解释;有位中年男子听到退党电话后叫家人赶快给他拿笔来,听到第二遍把退党电话记下后,家人问他说啥?他呵呵一乐,说:“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