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赐法器 除恶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师尊要我们发正念已十多年了,我也都一直做了。有的时候效果很好,但最近发现自己对这件事的认识还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因为发正念时很多时候是看不见的,所以功能发挥不到位,除恶力度不够,重视程度也打折扣。

因自己还要上班,总是时间安排不过来,四个正点发正念保证不了,也知道这件事很重要,应该做好,也知道有的同修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可自己就是突破不了。觉得空间如此复杂,自己是一粒子,能坚持尽量做好就行了,对自己没有更高的要求,总的来看就是不够精進吧。近期的事情让我总结了一下有关发正念的经历,应该尽快改变自己以前的状态。救人急,除恶难度大。我把这些年来关于发正念所遇到的情景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共同把三件事做得更好。

我于一九九八年得法,当时法轮大法深奥的法理,让我激动不已,马上走入了修炼的大门,明白了自己几十年从事大学教学工作、努力進行科学研究,所有的辛勤付出并没有让我能明白人生的真谛和生命的意义。那么博大精深的佛法我却到现在才得到,只恨自己缘到太晚呀。只有把自己溶入法中,尽快的提高,修好自己。

得法半年内,身体变化很大,十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原来蜡黄的脸变得有红晕,同事说我:一天到晚忙不停,就不知道累。有时梦中或炼静功时看到另外空间的美景无法言表,听到过另外空间的音乐美妙无穷,多次照相有法轮。在师父的呵护和鼓励下,不管是腥风血雨,还是狂风恶浪,都一步一步地实修着自己。我真正的理解了书上写的全都是真的,都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从开始发正念除恶后。偶尔有所感觉,但都不是很清楚,也知道师父赋予我们无数的神通法力,要什么有什么,可以随意所用。我也不断在修炼中运用这方面的能力,如我运行十多年的小资料点,在师尊的呵护下,从最困难一直平安地走到现在。我先请护法神和正神帮我,也给我的这个点下一个罩,让所有邪恶看不见,谁要破坏谁解体。我的网络一直畅通无阻,我发一念:我的网络信息谁也阻挡不了。有一年夏天清除公共场所邪恶标语时感到为难,因为天气很炎热,外面乘凉的人比较多,邪恶标语旁边坐了很多休闲的人,我先发正念:让他们离开。我刚出门,稀稀拉拉的下起了小雨,乘凉的人一下子都往家跑,我顺利的处理掉那邪恶标语。回家后很激动:太感谢师父和正神了。

但碰到有些问题时有时很顺利,有的时候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一次发正念时看到高高的黑色物质慢慢的向远处退去;也看到过黑手烂鬼一排一排的倒下去。在一次很复杂的环境中,我被浓度很大的黑色物质包围着,我一直发了半个多小时的正念,才把它消除掉。在向恶党黑窝除恶时,看到在很高的空中,一个很大很大的圆包包,我该用什么功能哪?用高射炮打,那圆包包给打破以后,一些搅扭在一起的蛇、蜈蚣等各类虫子都往下落(每当想起这一幕时都很恶心),这些东西落下来不更害人吗?这时我就用大法核弹、原子弹把它炸掉,再用化学武器把它溶解成原始之气,最后彻底清除掉了。

开始发正念不久,有一位老年同修住在医院一段时间了,大家也不断的去发正念,与她切磋。有一天发正念,看到她在一个黑黑的洞口边上且很危险,这个洞很深很深,喇叭形的伸向无限远方,这时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无可奈何的停了下来,没过多久,她去世了。

有的时候我请师尊帮我。有一位很精進的老年同修,情况比较复杂,出现癌症的“病业”现象,可这一关很难过去。在他刚离世时我们发正念,看到在高空中,他被两个黑衣人把胳膊扭到背后,他身后是浓度很大的黑色物质,布满了小半边天空,往远处延伸着。当时我想救同修,但又没有办法,用功能又怕伤害着同修。情急中突然喊出:“师父快帮我!师父快帮我!” 马上黑衣人把他放了,我说:“你快回去,快回去。”同修抹了一下被扭过的胳膊,离开了。我想与师父一起除恶。那片黑色物质的天空瞬间恢复了正常。其实是师尊救了同修,清除了邪恶。我怀着感激之心回到同修家,看到他站在自己身体旁边。我说:你快点穿上你的这件衣服(指它的身体),他笑着说:“这件衣服太破了” 我说:“师父安排你的救度众生的事你还没完成呢 ……”他一脸的凝重和遗憾。他没有回来。

有时我想:师尊太辛苦了,麻烦师尊不太好,自己能解决的事,就尽量自己解决,这就造成有时除恶不得力。特别看了《明慧周刊》连载两期的《仰望师恩》后,我发正念时也学那位同修向上冲,加大力度,加长时间。一天,正处在深度入静的时候,我的右前方飘过来一个厚厚的有淡淡蓝色花纹的盆子,可我不知道该不该要?结束后我一直在想:是给我的吗?我能要吗?我从来不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呀,况且我们发正念时另外空间是很复杂的。哎呀,我真的太笨了,不会发一念吗:是师父给的我一定要,太谢谢师父了。不是师父给的我坚决不要。又过了一段时间,也是在发正念时,发现身体的左边突然有一把短剑,正前方有一条长长的鞭子,通向天顶。我这次有经验了,马上说:是师父给的我一定要,谢谢师尊。不是师父给的我坚决不要。后来我一直在想:师尊给我这些干啥呢?

一天,和几位同修在一个病业关很重的同修那儿发正念,突然看到一个一丈多高的蜈蚣样的东西,张牙舞爪的样子,它周围又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马上一想盆子,盆子一下就在我面前变得很大,立刻把那个东西的头一下子吸進里面,接着把整个身子和其它的坏东西全吸進来,化为原始之气。后来发现还有一些黑气跑到了那位同修身上,我怕伤着同修,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大家发半个小时的正念也结束了。回家后与丈夫同修讲了这个情况,他说你怎么不喊师父呢?是呀,紧张情况下总是手忙脚乱的。

一天在清理我们地区的邪恶时,我先向我所能达到的所有层层空间讲真相,告诉他们:李洪志师父是来拯救宇宙的,慈悲苍穹芸芸众生,各层都有法轮大法,只要能够同化真、善、忍宇宙的特性的生命和你们所连带的其它所有生命群都会有美好的未来。如果抱着旧势力的理不放,干扰正法就会自取灭亡。我感到了很多生命明白后的喜悦,即他们生命群都在欢呼庆贺。我有点兴奋,并没有注意还有要作恶的坏神烂鬼。当天夜晚,一场噩梦把我惊醒:天空下来石片雨,大片大片的青石片从天而降。我大叫一声:盆!那盆从我前面变得无穷大,从最下方伸向无限远,石片雨马上无影无踪。我马上用那长鞭挥过所有空间,把一切破坏大法的各层空间的坏神烂鬼及邪恶因素统统灭掉。

师父讲过:“那么如果邪恶到了无可救要的成度,怎么样去对待它,这不是个人修炼问题,这是捍卫宇宙的法,必要时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不同能力清除。” [1]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坏神要毁掉这地区的众生,是师尊救度了这一方众生。同时也是启悟我们如何使用功能除恶救度众生。

这几天我突然悟到:师尊赐予我法器,也赐予了其他弟子不同的法器,这些应该是赐予所有大法弟子的法器,我要写出来告诉其他同修。只这一念,还没动笔呢,虎视眈眈的烂鬼就对我下了毒手。中午我刚弯腰去提一个小东西,突然感觉一个碗口大的东西从我右侧的腰部钻進来,我即刻拿起宝剑把它劈成无数段,并把它清理出去,可腰痛得直不起来,午休后几乎起不来床,我向内找,肯定是自己有什么漏让邪恶钻了空子。是的,有求安逸的心,不想吃苦的心,觉得自己修的还可以的心等等。多危险哪!我想只有加强学法,去掉执著,修正自己。第二天早上,还是翻不得身,下不了床。丈夫同修要我提水浇花,我想:我这种情况还让我提一桶水浇花,真不知道体谅人,转念又一想:这不是对我的考验吗?马上说:行,就真的起来了,腰也不那么痛了,该做什么又坚持做什么了。可就是没好彻底,好象那个东西的头还在我体内作怪,我又用师父赐予另一同修的球把她包起来溶解、消掉。十天过去了,身体恢复正常。

我原来悟到:部份弟子得到的法器是师尊所赐。同时也是赐予所有大法弟子的;而现在又悟到:其实无数的功能都是人的本能,也是我们这一功法中所具有的,各种法器也是师尊早就赐给了每个大法弟子的,只是很多人象我一样不会用,想不起来怎么用。师尊赐予一些弟子法器是教会我们所有的弟子如何去使用法器。实际上是用什么有什么的,可以随意所用的。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 所以建议看得到的同修和看不见的同修都要更多地使用功能和神通法力,也要更多地使用不同的法器。发正念时真是正邪大战呀!特别是发正念时倒掌和昏昏欲睡的同修,就是在任凭邪恶逞凶啊。一定要警惕呀!

全世界的同修在师尊安排的神的路上,齐心合力,巧用功能和神通法力,加强正念除恶的力度,并请各层正神相助,尽快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返回自己的家园。

以上是我最近一段时间所悟到的我所在层次的理,与同修切磋,共同提高。因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1]李洪志师父经文《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