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同修被迫害后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最近在我地区同时两个资料点遭邪恶破坏,一个资料点被迫停止运作,五位同修也被同时绑架,其中有三位是年轻的搞技术的同修。这件事情在我地区产生了不小的震动,尤其是三位技术同修的被绑架,的确给我地区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当听到这一消息,我没有太大的震惊,因为我们彼此比较熟悉,对他们的修炼状态也比较了解,只是感到有些遗憾,责怪自己没能帮助同修一起消除掉被迫害的因素。今天我想把这件事写出来,希望能给其他同修一些借鉴。

一、不要把自己该修的推给“技术同修”

我地区随着资料点遍地开花,相应的带来了设备维修和购买耗材的问题。多年来这几位技术同修一直为解决这些问题奔波忙碌着,当我们偶尔在一起学法、发正念时,我看到了他们的状态实在让人担忧,学法时不是打瞌睡就是读错字,发正念时就倒手。每次给他们严肃提出来时,他们都能诚心接受,但接受归接受,每次相见状态依旧。并且还是那样风尘仆仆的来,在电话的催促声中急急匆匆的走,目送同修的身影真是有一些无可奈何的感觉,在我的内心唯有默默的加持与祝福。

在我们地区我接触到一些做真相资料的同修,在这些同修身上我看到他们普遍存在的一颗依赖之心,当需要進耗材时,特别是当设备出现故障时,发出的第一念往往是寻找技术同修的相助,把技术同修当作了自己修炼中的拐棍,将自己该修的,该承担的那部份全部推给了同修。师父讲:“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1]当我们在依赖于同修时,我们是否想过:技术同修也是修炼的人,也需要有时间静下心来学法、炼功、发正念,不断的洗净自己,否则就会产生强烈的干事心与其它的人心,从而阻碍了他们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我们不能把自己该修的推给技术同修。

我们都知道在修炼路上是不会有偶然的事出现的,那么在我们做资料时所遇到的一切困难,它能是偶然的吗?也许就是为我们的提高而出现的,所以问题出现时我们的第一念就应该是修炼人的一念,向内找,找出自己的问题后、放下自己不要的东西,再用师父赋予我们的神通去正念对待。如果我们只依赖于技术而忽视了我们的正念神通,那就成本末倒置了。其实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运用神通处理设备故障的例子太多了。当然在这里不是说技术不重要,而是说作为修炼人我们主次要分清。

就依赖心而言,它的产生不仅会对自己修炼造成障碍,同时还会危害到被依赖者的本人。恶党的“十六大”早已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当我们同修包括一些协调人都在依赖于几位技术同修时,整体上就会形成一个强大的执著心,这颗心师父和正神看到了,邪恶也可以看到,它们就会抓住把柄以去人心为由而迫害技术同修,那时师父与正神是无能为力的,因为这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二、慈悲的对待流离失所的同修

如何对待流离失所的同修,这是我们当地同修特别是协调人应该重视的。同学一部法,同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是不应该有本地和外地同修之分的,更不该有排外和歧视的思想。流离失所的同修到了哪一地区,说明跟那一地区的同修有缘,我们就该善待他们,安排他们与当地同修一起学法、切磋、共同提高。

多年来,我们也看到了流离失所的同修,包括这次被迫害的三位技术同修,在我地区证实法救度众生方面发挥的作用是巨大的,他们所做的一些项目也是本地同修无法替代的,可以说这些同修在我们地区大法弟子的整体中已成了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如此重要的环节,如果我们不去重视或协调不好就会造成损失。

当然,对于外地不熟悉的同修是不应该盲目的接纳,需要了解、接触一下,发现有不符合法行为的应该立即抵制不给其市场。这次我地区五位同修的被绑架就跟外地同修的不当行为有很大的关系,教训是深刻的。谈到这我还想说一点,在我地区有个别同修也不跟协调人相商就随意就带外地同修到本地同修家,甚至还召集一些人進行什么切磋交流,讲的都是他自己的一些东西,有些听过的同修反映很不好。同修啊,如果你觉得自己的经历确实值得同修们借鉴,那我建议你写出来到明慧上发表让更多的同修受益,因为明慧是师父认可的全世界大法弟子的交流平台呀!虽然 我们现在环境是宽松了,但邪恶仍然存在啊,为什么就不理智一些呢?为什么就不考虑同修的安全,甚至会不会干扰到师父法身对我们每个弟子修炼的系统安排呢?是什么心促使我们非要这样做呢?当然我们不能一味去指责同修而应该多看看我们自己,是不是我们地区在这方面的法理还不清有漏洞,是不是我们整体空间场还不够纯正,是不是我们协调的同修没能重视这些问题等等。

最后以师父的一段法作为我们共勉:“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1]李洪志师父,《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