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来坚持打真相电话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修炼六年,感触很深,下面我把这一年来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第一次直接用电话讲真相

我从去年端午节开始打语音电话、群发彩信、短信以来,一直做到现在,接听语音电话的世人越来越多,明白真相的也越来越多,语音真相电话给面对面讲真相打下了坚实的铺垫,很多听过真相电话的人,再听到同修讲真相就很容易接受。曾经有一个人,同修是几经周折她也不退,后来接听了语音真相电话后顺利三退(党、团、队)了,她还告诉同修,我接到你们海外的电话,全部都听完了。我有一个堂姐,那天刚给她开始讲真相,她就说:我上午接了一个电话,里面说告诉你平安的九个字,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也是很顺利就退了队。

打语音电话时间长了也总结了一些经验,有些语音人们特别爱听,有些就不是,这里主要有我自身的因素存在,如学法不精進,正念不足时效果就不是很好。当然不同的语音针对不同的人,我一般常用的语音就是“自焚+诉江+党非国+真言+活摘”、“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退党电话稿”、“三退、诉江、自焚”等等,语音里男同修的声音稳重平和、女同修的声音纯纯正正,让人们能感觉到那种慈悲祥和的正气,听了特别舒服。特别是那个“自焚+诉江+党非国+真言+活摘”语音开始时同修纯正的一句:“喂,你好啊!我这是从海外给你打的长途电话”,很多世人是听了又听,可是唯一不足的是里面的三退人数没有更新,现在我就只播放前面两节了,“三退保平安”、“退党电话稿”、“三退、诉江、自焚”里三退人数是更新了的就很好。我知道录制语音的海外同修们很辛苦,为了让更多的世人得救,为我们大陆同修讲真相救众生提供了太多的捷径,尤其是象我这样不会面对面讲真相的,在这里,我代大陆的同修向你们说声谢谢!

在打语音真相电话的过程中,有很多人在接听电话时会问一些问题,如:你是谁啊、请等一下、我想问你个话等;有的在听电话时会不停的答应,赞同法轮功讲的都是真的;有的听后会叫别人听,有的听完一遍又一遍。当然也有骂人的,记得有一次,我刚拨通了一个电话,里面就骂起来了,还骂得很凶,我没有挂电话(我都是等对方先挂电话),我想大法是救人的,你怎么能骂呢!今天是来救你的,不能让你对大法犯罪,当时一急就对着电话说:不许骂人,请听完这个录音!那边骂声真的就停了,仔细听了有五分多钟。

打完电话回家,我就在想,要是能直接在电话里讲真相就好了,这样对方在听语音电话时不明白的问题不就可以解决了吗?但我知道这方面还有怕心的因素存在。看着明慧网同修交流,很多同修都直接在电话里讲真相,没有一点怕心,就是正念。在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用语音就可以了,但如果要直接对话最好用普通话,我是七十年代的人,书读得也不多,再说那时学的那几句普通话早就还给老师了。就是开始学法时用的都是本地话,后来,在与外地同修学法时才学用普通话,开始时觉得太别扭,自己听到都觉得好笑。但是,法每天都要学,没过多久也基本熟练了,现在只要是学法我们用的都是普通话(不是很标准)。

晚上和丈夫同修一起出去打语音电话,同修在前面我在后面,这次用的是“自焚+诉江+党非国+真言+活摘”语音,对方不停的答应:嗯、是、对,当语音里面说要退出党、团、队保命时,对方不停的问,在哪里退啊!怎么退?我拿着电话不知怎么办,对方急我也急,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让对方失去这次得救的机会,心跳得很厉害,我该咋说啊!周围到处都是散步的人们,我感觉到对方没能得到回复很遗憾。我知道我的怕心很重,怕别人听到我的声音;怕普通话说不好;怕对方听不懂,我的心整个都被“怕”紧紧抓住,这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突破而没有突破的关,今晚我一定要突破它,我开始背《洪吟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渐渐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挂断了语音电话,从新拨通了对方的电话,用不是很熟练的普通话,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喂,你好,我是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朋友,我可以帮你三退(党、团、队)。对方答话:你可以帮我退啊!在哪里退?是的,我可以帮你在网上退;请问,你是退党、退团还是退队。答:退队。那你能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吗(一般都是先让对方自己取名)?答:就叫松松吧。是松树的松吗?是的。好的,我记住了,请把今天的真相告诉你的家人和朋友,谢谢。答:好!

回想刚才的那一幕,感觉到世人想得救的那种期盼,也感到我们所肩负的责任,我想告诉那些不会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就用语音电话讲真相,既简单又方便。当然这和那些用真相电话做的好的同修比起来还差的很远,我会在这方面继续努力,和同修们把这个项目做好。

来家做工的泥水匠喜得大法

我家厨房是简易的,年久失修,今年决定从新整修一下,找来两位泥水匠甲和乙。来家后,我们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对大法已有所耳闻,很快就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还要了护身符。

在干活时我和丈夫常为厨房设计的一点小事争论不休,甲就说:你们是修炼人,临时住所嘛,用得着吵吗?听到这话,我俩会一下停下来。对啊!我们是修炼人,我就背《转法轮》中说的:“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甲说:你就这句话说的最好了。我告诉他,这可不是我说的,这是我师父讲的法。

原来甲是修禅宗的,我们就经常谈一些修炼方面的话题。他说他是天上下来的,一起下来的有三个人,他已经找到了一个,就是我的丈夫,另一个还没找到。我说是不是我?他说不知道,下来时三个都是男身;他还说他们三个人将来会一起回去的,还说他的家在天上,天上的家是如何如何的好。丈夫认为他是说笑话,可我不那么认为。

中午我就放神韵给他们看,甲很喜欢看,而乙喜欢听mp3里的大法弟子歌曲。干活时他们就把mp3放在旁边,一边听一边干活,我们也很注意自己的言行,随时保持修炼人的状态,把大法弟子最好的一面留给他们。

第二天来干活时,甲刚到就叫我师妹,乙叫我神仙姐姐,我很奇怪。就问:你为何叫我师妹,我们是同一个师父吗?甲说:我昨晚已经把我的书全部烧了,我觉得你们和其他炼法轮功的不一样,从今天起我决定修炼法轮功了。原来甲的嫂子就是炼法轮功的,甲其实很想了解法轮功,可是觉得嫂子很傲气,不好意思去找嫂子就放下了。

中午时,甲由衷的说:走了几十年弯路终于走到正路上了。甲也让乙一起学法轮功,可乙说:法轮功是好,可做起来太难了,有一天我会学。就这样,甲在我家干活时就看完了一遍《转法轮》,走的时候已在看第二遍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