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器官案内幕 呼之欲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常常被非法抓捕,为了不配合中共的株连政策,很多人就拒绝报出自己的姓名和家庭住址。多年来,这些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一直下落不明。

2000年以来,中国器官移植市场取得了异乎寻常的迅猛发展,甚至形成了一股到中国大陆的国际器官移植旅游热。从来都是病人等待器官,而中国却出现了器官坐等病人的罕见现象。哪里来的巨大的器官供体库呢?

2006年3月,两位来自大陆的知情人在海外曝光了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烈内幕。

于是,上面看似不相干的两件事情——大量失踪的法轮功学员和中国的器官移植大跃进——就被联系到了一起。人们早就在纳闷,过去要等待数年的排队期,中国很多移植医院的网站上却号称只需要一到两周,甚至说失败了可以马上再换——这背后的诡秘,终于露出了端倪。

也许这种杀活人、取脏器、牟取暴利的罪恶太过匪夷所思,整个世界一时都反应不过来。2000年前罗马帝国也曾残酷迫害基督徒。那些对自己的信仰坚贞不屈的基督徒,就可能面临喂狮子的可怕结局。不过,喂狮子毕竟是罗马帝国处死囚犯的一种常规方法,并非为基督徒而特别设置。人类自称早就摆脱了野蛮时代,谁能相信在今天的世界,还有大规模“活摘器官”这样的罪恶呢?

中共由于心虚,拒绝给任何国际社会的独立调查组织颁发到中国大陆的签证。不过,数年来,法轮功学员和一些正义人士通过各种渠道坚持不懈地调查取证,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案给予关注。人们在经历了那种“不可置信”的心理震撼之后,终于开始正视这一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了。

六年过去了,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的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中,首次提到说媒体及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这也是美国首次在正式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同时,美国国务院在去年更新非移民签证申请表DS-160之时,新增加的六个关于“安全和背景信息”的问题中,就有一个是:“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Have you ever been directly involved in the coercive transplantation of human organs or bodily tissue?)

继2009年英文版的《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Organ Harvesting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发行后,2012年又出了一本英文版的《国家器官》(State Organs: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该书收录了来自四大洲的多位专家学者有关中国器官移植的见解。这两本书得出的结论是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因当局活摘器官的需要而被虐杀。

2012年7月,在反迫害13周年的日子,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国会山前集会,美国政要在集会发言中纷纷大胆直白地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

2012年8月3日,美国著名的新闻网络报《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刊登作家彼得•沃辛顿(Peter Worthington)的文章《中国发生的残忍的器官摘取》(China's Grim Human Harvests),关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摘取器官的黑幕。

2012年8月7日,美国老牌杂志《全球事务》刊登美国民主防卫基金会专家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文章《苦痛的摘取:中国器官“捐献”的梦魇》(Bitter Harvest:China’s ‘Organ Donation’ Nightmare),揭示了王立军事件、薄熙来和谷开来案所涉及的核心问题--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

2012年9月12日,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调查中共强制摘除宗教和政治异议人士器官的现象(Organ Harvesting of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Dissidents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引关注,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网站上发表了听证会各位发言人的证词。

2012年9月17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在联合国日内瓦万国宫召开。在“和平集会的自由”(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国际人权研讨会上,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事件成为此国际会议的焦点。18日,全球大纪元总编郭君女士在大会发言,现场曝光及要求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罪恶,与会大约有100多位各国代表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代表倾听了这一内容,表示高度关注。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提案,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作紧急要务调查。多国代表希望联合国和国际社会进入中国调查。

2012年9月18日,资深美国国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撰写的一篇题为《中国非法摘取器官》(China’s Illegal Organ Harvesting)的文章在美国主流媒体《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上刊登。文章说,中共军队系统涉嫌非法参与从监狱及劳教所的被关押者、特别是从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牟取暴利。

新唐人电视台与World2Be Productions联合制作,美国导演迈克尔•帕尔曼( Michael Perlman)执导的纪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Free China - The Courage to Believe)开始预映,法轮功学员用亲身经历讲述了中共的残酷迫害,影片也把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揭露给了观众。该片相继在休士顿国际电影节、洛杉矶真相电影界和费城自由言论电影节获得大奖,在欧洲议会、美国国会预映获得好评。

2012年10月4日,106位国会议员联名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布可能已经获得的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切资料,联名信还表示美国如获得证据,应该采取措施制止中共活摘罪行。美国总统奥巴马去乔治•梅森大学竞选造势时,当地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还亲手递交了一封信函给奥巴马,知会总统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的最新进展,敦促总统积极回应106名国会议员的联名信。

2012年10月2日,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人权和卫生项目主任柯克•阿里森(Kirk Allison)就明尼苏达大学准备给中共卫生部长陈竺颁发荣誉博士一事,发出倡议(Minister Chen’s Degree),认为这对于那些被强制摘取器官的受害者,是一种侮辱。该倡议得到了21位来自生物伦理学、医学和人权方面的专家的联署。

2012年最具爆炸性的新闻当属2月份王立军出逃美国领馆,王立军的出逃不但让谷开来因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而被判死缓,让薄熙来被“双开”,据大纪元等海外媒体披露,出逃案更是扯出了王立军、谷开来、薄熙来深深地卷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王立军曾在锦州市公安局创办“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器官移植实验,自称其在两年多时间里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器官?谷开来则是“大连尸体工厂”背后的黑手,世界上两个最大的“尸体加工厂”冯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公司和鸿峰生物科技公司都位于大连。最早被曝光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沈阳苏家屯,正发生在薄熙来当辽宁省长期间。虽然中共在给王、谷、薄定罪时,回避活摘器官,其实,而这一问题才是当前中共权力斗争的核心。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等一干人的手上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被称为“血债帮”,为了不被清算,才要力保薄熙来上位。

香港《苹果日报》以及法新社也分别作出报导,点名指薄熙来夫妇直接插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及贩卖器官、尸体牟取暴利。《苹果日报》报导说,法轮功所揭发的活摘器官“一定程度上”是真的,但鲜为人知的是竟有薄熙来妻子谷开来直接卷入、运作,建立全球器官销售网络。

中国《财经》杂志在2012年9月10日发表了一篇题为《非法买卖51颗肾脏背后:器官由三甲医院洗白》的文章,虽然说的是穷人卖肾讨生的事,但是,其披露的伪造“死刑犯器官捐赠文件”、“亲属之间活体器官捐赠文件”等行为却掀开了前几年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如何运作的幕后一角。

中国人没有捐赠器官的传统,死刑犯器官来源也有限且相对稳定,加上死刑犯人数在下降,靠穷人卖肾的地下黑市毕竟是小打小闹,何况也卖不了心肝肺。要支撑起中国那几年突然火爆起来的器官市场,一定要有一个新出现的庞大的器官供体库。法轮功群体,被江泽民团伙和中共残酷迫害之下,在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和妖魔化之后,就沦为了牺牲品。

(根据中国器官移植系统提供的数据,勾画出来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的趋势图。来源:明慧网,“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
(根据中国器官移植系统提供的数据,勾画出来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的趋势图。
来源:明慧网,“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 ——2003年:一朵蘑菇云在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升起)

到了今天,国际社会已经开始正视,并发出声音了。也希望更多知情人顺应天象,站出来维护正义,我们相信江泽民团伙和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终将大白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