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危难中师尊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一九九四年,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炼,这十八年来,无数次想把对师尊的感激之情用文字表达出来,可是读书不多,写不好,一直未成文。因为我在修炼中受益多多,出现的奇迹也不少,方方面面的都有,所以不知要从哪里下笔才能说的完整,无法表达全面我对师尊的感恩之心和感激之情。下面我举几件向伟大的师尊做一个汇报,与同修分享。

一.多年的“药罐子”没了

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如:乙型肝炎年年发,持续十年,偏头痛、双肾结石、严重妇科病、心动过速、月子里落下的气管炎、胆结石、双腿患有关节炎、乳房肿瘤、肩头囊肿和前庭腺囊肿、颈椎病、胃病。药丸当饭吃,中药当汤喝,长达十年。病重期间,两年没上班,体重只有七十多斤,真是生不如死,苦不堪言。

四十岁喜得大法,走入修炼,现在体重一百多斤。炼功不到三个月,发现乳房上鸭蛋大的肿瘤没了,这使我感到神奇,更增强了我的信心。在半年的炼功时间里,不但病全消失了,身体觉得一身轻松,气色白里透红,身边的人都说变年轻了,换了一个人。我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我信师信法的坚定心和对师尊的感激!

二、师尊给我开天目

我炼功不到半年时间,不但身上的病全好了,师尊还给我开了天目。让我看到了赤橙黄绿青蓝紫彩色法轮,闪闪发光,不停的飞旋,真是妙不可言。又让我看到自己的真体,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细皮白嫩,身披紫红色的披纱,盘腿打坐结着印。当时我正打坐完毕合十时,睁眼看见我自己长得如此年轻美丽,心里非常的舒服,感到很神奇。以后看见的东西就更多了……。但我没有显示心和好奇心,知道修炼人的状态。

三、在反迫害中,坚修大法心不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陆象天塌了一样,因我是炼功点的辅导员,每天早上晨炼,必须先到炼功点,那天早上,炼功点全是警察,我们不知出了什么事。警察问我们是炼什么功的。我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说:“不许炼,快回家去,要不练别的功可以,再要炼法轮功,就把你们抓起来。”我见他们是无理取闹,不理他,我们照常打开机子炼功,他们动手上来就推我们,并没收了我们的机子和带子。从那以后,单位领导天天上门逼我写“不炼了”,每次我都拒绝。

后来就被警察不断地跟踪、盯梢、监听电话、手机,在我家门口蹲坑,又一次次逼我签“三书”。无论他们怎样的威逼,我从不动念,无所畏惧。我多次流着慈悲的泪和亲身的经历告诉他们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遭恶人迫害,是千古奇冤,不要听信谎言,终究会有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他们看我一直不签名,最后我被两次抓進洗脑班,定了一年劳教监外执行。

四、讲真相 救人急

“车行十万里 挥剑消恶急 天倾立掌擎 法正去阴罹”[1]。二零一零年四月,由于恶人要搞邪党六十年大庆,又忙着世博会和“五一”又快临近,便四处抓人,抄家。大陆真是狼烟四起,黑浪滚滚,胆小的同修不敢出来。我们这个地区是个小县城,大法弟子本来就少,我家是资料分发点,他们都不敢到我家来拿资料。我每天就给他们送,和到外地去寄,大城市人多,邮筒多,又没人认识我,我每次早上乘车到外地去,晚上回来,把手里的资料全部寄完。

可是大城市更紧张,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三米远一个电子眼,警察、警车大街小巷都是。见情景,我就求师父帮我加持正念,心里一直默念《洪吟二》<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真是每次都是那么样的灵。

到了六月份,一天突然来了一帮人急促的敲我家院子门,负责运资料的同修刚送来两大包资料,走了不到五分钟,这时我正在上网,资料还没来得及收。我判断一定是邪恶找上门来了。立即关掉电脑,将资料收起,这期间头脑非常清醒,想到师父说的“相由心生”,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保护大法资料,一定不让邪恶看见一份资料,抄走一张纸片,让邪恶的眼睛全瞎掉。

发好正念后,我再去开门,他们语气很凶,问我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我说睡午觉,在穿衣服,你们是什么人,到我家来干吗?他们说:“你不认识吧,我们是国保的,找你有事。”我说:“你们找我有什么事?”。他们很快就進了屋里,我怕他们要动手,赶快说“你们坐,我给你们倒水喝。”我心里一直在求师父帮我,见他们准备進我房间,可突然转身都坐到客厅沙发上去了。

我边倒水边发正念,他们看我那么沉着稳重,便说:“你不用客气,我们不喝水,你过来,我们找你有事。”我说,“水还是要喝的,我马上就好。”给他们一人一杯水倒好后,他们就开始盘问我,刚進门的那股凶相看不见了,但很严肃,问我最近在干什么,去过什么地方,和哪些人经常来往,又有什么样的人经常来我家,有谁给我大法资料没有,我家里现在有没有,如果有马上交出来,你们资料点在什么地方,什么人在制作。问我知不知道“大法资料到处都有,满天飞是什么人干的……。”我心平气和一一回答,“在家烧饭洗衣服,除了上街买菜哪儿也没去,天天和邻居来往,除了邻居和同学朋友亲戚,谁也没有来过我家”。回答的都是不知道、不清楚、没听说。

他们看问不出什么名堂,就干脆说“那你还在炼功吧?”我笑笑后,正念很强的大胆告诉他们:“我们是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做,告诉你我在炼,我一直在炼,从未停止过,因为我受益了。”我就向他们讲起了我十六年的修炼故事和事实真相,足足讲了四十分钟。讲的过程中,他们一声不响,一直在听我讲,我的泪也一直在流,这其中有喜悦的泪,有激动的泪,有感恩的泪,也有伤心的泪(由于篇幅和时间,我就省略了吧)。他们个个都听的聚精会神,跟刚進门时变了模样,边听边点头,最后说:“好,你就在家炼吧,不要跟别人讲你在炼功,别出去!今天我们已经抓了几个正在审问。”我才知道同修又遭难了。

晚上我到处去打听哪几个被抄了,当时我就哭了。同修说这次是“大行动”,大部份家都被抄了。我回家跪在师父法像前,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滚,谢谢师父今天帮我加持,保护了我,保护了我家那么多的资料,如果被他们一旦搜查到,后果不堪设想,我边想边流泪,心里无比感激师尊。

资料点没有了,我们都感到失落,很伤心,我们一天都不能停止救人,我便购买了一批U盘,我不会制作资料,我可以用U盘下载翻墙软件,去讲真相,救人,送给别人,教他翻墙,效果很好,这两年来我们一直用它在做,但我也很快学会了一部份制作资料的技术,主动承担起我们这个地方的资料任务。

更值得一提的是,我还将原先在大法中修炼的儿子和丈夫,后来由于迫害和害怕到基督教里修,现在又回到大法中,儿子虽然由于工作忙,暂没安下心来学法炼功,可经常帮着制作资料忙到深夜。还有,我又找回了好几个以前的同修,他们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最近,我又介绍几个朋友走入大法修炼,过去一直讲过,可他们一直找借口,不表态,走不進来,现在他们不但走入大法修炼,还很精進。

这都是师父在帮我,我深知师尊一直在看护我,点化我,开启我的智慧,加持我的能量和神通,在每次讲真相中,几句话就能救一个人,同修都佩服我,我说,这不是我比别人能干,比别人会说,比别人聪明,是师父在做,师父在帮我。

在我身上和在我家庭里,都还有许多神奇的事,由于文字和时间有限,我不能一一细说。总而言之,今生得法,万世修,千万年的等待,只为等待这一回。只有在修炼的路上精進,精進,再精進。

如有不妥之处和不足处,请同修指正和帮助。

[1]李洪志师父书籍《洪吟二》<除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