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目不识丁到讲清真相(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新北市采访报道)詹花微下了班来,打理好家务后,拿起电话就拨向中国大陆民众讲述法轮功的真相以及三退保平安(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六年来锲而不舍。

花微从新闻报导、其他学员的电话稿、自己讲电话过程中的笔记等资料中,整理出自己要讲的真相材料。她不看稿,用自己的体会去开场和对话,略带台腔的华语,流利清晰地应答电话彼端的提问。花微说:“叫我用台语讲真相,我反而讲不出来。”少小失学,目不识丁的花微何以如此能耐!?彰化乡下的故里旧邻有机会目睹她由内至外的变化,很难不讶异惊奇。

源自于“法轮大法”开启智慧,詹花微(右一)从目不识丁到亲手整理资料,锲而不舍地为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相
源自于“法轮大法”开启智慧,詹花微(右一)从目不识丁到亲手整理资料,锲而不舍地为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相

詹花微(右一)的儿子与媳妇都修炼法轮功,他们在婚礼上展现大法的美好,并给宾客播放“介绍神韵”的影片。
詹花微(右一)的儿子与媳妇都修炼法轮功,他们在婚礼上展现大法的美好,并给宾客播放“介绍神韵”的影片。

这就是我要的!

一九五零年,詹花微出生在台湾彰化县的穷乡僻壤,家境清寒又重男轻女,因此未曾上学识字,十来岁便到台北工作赚钱帮忙家计,二十岁即由父母作主出嫁,先生霸道又暴躁,二女二儿相继出生后更加忙碌,虽然有心但始终没有机会读书识字。花微感到人生很苦,很想接近宗教寻求解答与慰藉,可是,花微说:“那些宗教都要钱,我哪供得起!?”

一九九九年春,先生发生意外造成脑部受伤,类似脑中风症状,半身不遂,花微从邻居介绍的中医师那儿得知法轮功讯息,她急切地从三峡找到土城,终于找到。花微说:“那时儿女都长大了,我有机会去上补校半年,大字认不到几个,可是一接到学员递给我《转法轮》这本宝书,不知怎的,我就认得这三个字,好象本来就认识似的,我心里好高兴。打开来翻阅内容,密密麻麻的字都认不得,可是我那时就是知道,这就是我要的!”

花微努力上补校,她好喜欢国文课,想要尽快学会通读《转法轮》,可是国文只是补校的许多课程之一,学习進度很有限,花微好烦恼,她向老师反映,希望全都是国文课程就好,无奈碍于校方规定,老师也无能为力,花微好着急。

其后跟着得法的大女儿对她说:“妈妈,你这么爱读书,这本《转法轮》就够你读的了。”一语提醒梦中人,花微不再烦恼,她把住《转法轮》认真学习,很快不但能自己通读《转法轮》,其他大法书籍也能顺利地学习下来,一般报章书籍的阅读再也不是难题。

孱弱体质改变了

花微说:“修炼后受益很多,说不尽。人变得清爽聪明,好象智慧打开了,好运也跟着来,以前经济不好,修炼后不知怎的,经济变得稳定多了。最明显的是我身体从根本上获得健康和几次神奇的遭遇。”

詹花微从小体寒虚弱,血压过低和严重的偏头疼困扰着她,每到冬天,厚袜子穿再多层也是手脚冰冷,偶尔气温回暖时,两脚随即肿胀又奇痒难当,出现冻疮的症候。除了眼巴巴期盼春天赶快来临,花微一点办法也没有。四、五十年来的慢性中耳炎非常严重,时不时地流水、流脓,最难煎熬的是一直发痒,长期看医生、使用药物都收效甚微。

一九九九年四月一日到九日,上完“法轮大法九天学习班”,成为大法学员之一的詹花微,某个严寒的冬天,猛然发觉自己不再手脚冰冷,不再畏寒怕冷或冻伤,她不知曾几何时从根本上改良了体质,只是每天炼炼功、学学法,竟然就有这么意想不到的裨益。

至于令人既煎熬又尴尬的中耳炎,则是在自己清清楚楚的感受中不药而愈。花微说:“有天早晨在公园炼静功,苍蝇在耳边嗡嗡响,心里正想着:可别跑進耳朵里去了,苍蝇真就爬進我耳朵里钻呀钻的,意念中提醒自己正在炼功,可不能分心受影响,炼着炼着,也没感觉苍蝇是什么时跑出来,回家后有种医生治疗清理后的舒服的感觉,耳疾轻了许多,连续三天都是这样,第三天炼完功,嘿!耳朵完全好了,直到现在,我早已记不清耳炎的痛苦是什么滋味了。”而修炼后曾经发生二次车祸意外,也在花微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对待的正念正行下,有惊无险。

两次车祸的奇遇

连接新北市新庄区与板桥区的大汉桥,长七十二点五公尺、宽四公尺,桥面距离淡水河主流上游的大汉溪底有七十二公尺,红色拱桥悬于溪谷间,相当雄伟,是台湾北部横贯公路上的三大名桥之一。负责桥面维护及清洁的人员必须趁着车流量尚还稀疏的大清早赶紧工作,才不至于影响交通或发生危险,花微是其中的工作人员之一。

二零零二年,时年五十二岁的花微已经得法三年。某天清晨,二部机车(摩托车)在桥上互撞,人车摔倒的瞬间,连带将正在打扫机车道的花微重撞倒地,两骑士和一位乘客共三个年轻人从地上起身后,赶紧将花微搀扶起来,又惊又怕又担心地频频询问:“有没有怎么样?要不要送你到医院?”花微摇摇手说:“没事儿,不打紧。”领班赶来说:“詹花微,你回去休息吧,你休公假。”花微说:“不用,我不要紧。”她照样工作到下班。

回到家脱下斗笠一看,额头上撞了一个大包,这时才感觉腰椎骨疼痛,在平常的硬板床上躺不住,只能躺弹簧床,先生劝她找医生,花微笑了笑说没事,生活作息与工作一点也不受影响。几天后突然来例假,和以往很大的不同是,量非常大而且鲜红,连续了二个星期才停,之后通体舒畅轻快,花微说:“人家都说更年期很可怕,很磨人,很多都要看医生吃药还不见好,可是我没有更年期,从那次大量的二星期假日后到现在一直都很好,根本没有什么更年期的忧郁或烦恼。”

二零零六年前后某天傍晚,骑着机车的花微为闪躲路人紧急煞车而摔倒,这一摔非同小可,她一下子闭气站不起来,路人把她扶起,帮忙把机车牵到路旁。回过神来的花微觉得没事,谢过对方后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睡,有那么四、五天的时间感到身上很不舒服,但她不放在心上,仍照原定行程到香港去讲真相。

在香港那段期间,每天学法、炼功、讲真相不懈怠,花微说:“早上炼静功,我脑海浮现出这样的讯息告诉我:‘你炼功象做复健一样,你学法就象是医生开处方笺给你用。’隔年遵照单位规定做身体检查出来有个旧伤的斑痕,说是第二肋骨骨折的旧伤痕,我当时不知道竟是这么严重。心想,一般人肋骨骨折躺在病床上一个多月还不见好,而大法弟子骨折只躺一天就没事,有师父保护,真是幸福。”

为什么重要?

六年前,花微开始拿起话筒,每周几个固定时间拨打电话到中国大陆,向可贵的中国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以及善劝三退保平安。她从刚开始结结巴巴的照稿宣读,到后来自己整理资料,不看资料不看稿,就自己了解的真相和体会,抱持为对方有个美好的未来的心态,平和地去讲述真相、答疑及劝退。民众也由几年前的仇视、惧怕、怀疑,到近一、二年越来越多人渴望明白真相,纷纷退出邪恶共党,不为其恶党垫背陪葬。

“您好!这是海外打来的电话,有个非常宝贵的讯息告诉您,我们国内现在已有一亿二千三百多万人声明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每天人数还在不断的增加,请问您退了吗?这很重要喔!”花微经常这样开头,有些已经明白真相的人直接就请花微帮忙三退,大多数人会问:“为什么重要?”

花微回答:“当初您加入中共组织时,是握着拳头在血旗面前发誓,说要把生命奉献给共产党,你已经是它组织的一份子了。可是中共篡权以来发动历次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国同胞,这是历史有记载的,它坏事干绝、恶贯满盈,老天爷必会清算血债。所以退党为什么那么重要?就是希望你们平安,退出共党组织,与它划清界线,将来共产党遭报应、解体的时候,你们才不会受其连累,成为它的陪葬品,那非常不值得。只要是真心诚意要退,你可以用化名,不用真实姓名没关系。”

大陆民心的转变越来越明显,花微说:“近来很容易就劝退成功。”几天前;上海一位女士对花微说:“我叫王某某,我要用真名退出。”

为得救的生命而喜乐

今年(二零一二年)七月,花微打电话到湖北,一位刘先生接听电话,聊到大陆国内媒体报喜不报忧,是中共谎言的传声筒与打手,许多民众关心与渴望知道的重大消息和真相都被掩盖或扭曲。花微告诉他:“有个‘希望之声’是海外华人专为我们国内朋友开辟的广播电台,电台有六十个记者站,报导真实,内容丰富,很好听喔。国内很多访民受到委屈申冤无门,都来这边告诉记者揭露出来,这是千真万确的,在这里可以听到很多你们所关心的、与你们切身攸关的真相讯息。请你拿纸笔将这频率(千赫)记下来。”对方忙不迭地回应:“好、好!”

隔天,花微再打过去,刘先生说:“我们这里有七个人想要退党,你们帮我们声明三退好吗?”花微起了七个化名给对方,并且说:“您用刘某某这个化名,可以吗?另外六个化名也要他们本人同意了,才能声明三退。”刘先生说:“那当然。”就这样一通电话,七个明白真相的人三退了,刘先生并且表示他们七个人都很高兴能够三退。

花微感到非常欣慰,不为自己的心血没白费,而是为那些明白真相后,能与共产邪党划清界线,因此获救的生命而高兴。每一个生命的得救,都是走在“真、善、忍”修炼大道上的每位大法学员的努力与心愿,和其他海内外许许多多法轮功修炼者一样,花微还会继续打电话讲清真相,一直到迫害结束为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