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发放真相资料的目标范围及注意事项与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鉴于我们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过程中的随缘和多样,不可避免地存在着一些重叠和遗漏现象。为了拾遗补缺,实现师父多救、快救的愿望,我想就当前发放真相资料的目标范围及注意事项等,与同修作一下简要的切磋交流,意在拓宽视野,比学比修,互相促進,把救人的事做的更多、更好。

一、党政机关的重点是党委办、政府办、组织部、纪委监察、政法委、信访及维稳机构(含“六一零”和综治委)等核心权力运转的地方

现在的党政机关几乎都是合署办公,都在一个大院内(也有少数单位自立门户的)。象这种大院進去之后,不太容易全部做满。就要有选择地做一些重要目标,例如党委办、政府办、组织部、纪委监察、政法委、信访及维稳机构(含“六一零”和综治委)等这些核心权力运转的地方。大法资源有限,关键时刻要用在刀刃上。有信心、有条件的同修完全可以试着做一做。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开示:“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真的,有师父护佑,没事的。举个例子,开始做的时候我也不是完全没有顾忌。我在梦里做真相时,看到有的办公室门上贴有“组织部”什么的标志,就想回避。但师父点化我,让我走近去看清楚那些门框上悬着的摄像头,都好象被人扭坏了似的,筋断皮未断地耷拉着,也就是说他只是一个摆设而没有实际作用。我这才放下心来,能做到游刃有余了。

以我证实法的经验,進去做的越多环境会越宽松,效果也越好。

二、给政法单位讲真相、送真相资料,要上下左右一个目标都不漏。只要发现了就要上、就要做、就要救(当然要审时度势不能蛮干)。这次没做成的就下次找机会做

政法原来只是指公、检、法这三家。现在把司法局及其所属的劳改、劳教单位,还有国安局、民政局和在法律上没有“户口”的 “六一零”(现已乔装打扮为维稳办)等都扩大進去了。其中尤以公安枝叶横生、“人丁兴旺”。给公安警察送真相资料要包括各级公安局(含分局)、派出所及其下属的警务室、治安巡逻队、联勤点、执勤点、摆在街面上的公安治安岗亭、交通警岗亭、看守所、行政拘留所等等。以区域划分,基本上是三大块:公安办公区,警察住宅区,和街面上的活动目标。活动目标包括警察使用的各种警车(包括摩托车、电单车、自行车和不挂公安招牌但是由警察使用的民用轿车,以及警察家属们使用的各种交通工具)。

给公安之外的其它政法单位送真相资料,当然也包括上述办公区,住宅区,街面活动目标这三大块。只是他们的枝枝桠桠没有公安那么多。比如有的法院除了内设庭科室外,还有外设庭、联合办案点及一些所谓的送法上门挂靠单位。有的司法局辖有劳改农场、劳教所,以及无数形形色色的律师事务所、法律服务所。尤其是那些打着“律师”招牌的从业人员,在政法内部上下勾连。把真相资料及时的给他们做到位,可使之口耳相传,传檄四方!从广义的角度看,以城管执法为代表的各类行政执法队伍,凡是挂着警灯在街面上、在社会上耍威风的,都属于“政法一条线”。抓住一切机会给他们送上真相资料,可以消弭他们的邪恶气焰,启发他们的道德良知,从而向善良本性转化得到救度。

三、给军队、军人、军营(包括军休所)送真相资料,努力解救这些原本纯朴现受欺骗、挟制的可怜军人及他们的家属亲友,是我们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现役军人这个群体,包括武警和消防官兵在内(他们驻地不同)。军人的工作和住宿一般都是在一个营区内。所以给军人送真相资料,主要是往军营里面送。再就是街面上、社会上的活动目标这一块。注意在军车和军人的家属这方面用心观察、用心做。除此之外,给军人的亲友、熟人送真相资料,也能收到旁敲侧击、潜移默化的效果。至于说大法弟子本身就有亲友是现役军人的,那就更是责无旁贷了。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通过各种关系、各种渠道给一个现役军人讲真相送资料,那将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救度效果。可能有同修会说,那军营前一般都有哨兵持枪站岗,有时还不止一个,不大好做啊。我的体验是,只要我们有了救人的心,师父就一定会给我们增慧、增力、加持我们找出办法来!这个不能说的太具体,只要用心观察、琢磨,那办法就可能有的是。举个例子,和平时期的哨兵基本上是直立前视的,不会象战争年代那样坐立不安的东张西望。我们有时在路过哨兵的背后时就可以把真相资料做進去。因为现在的军营好多都是在市区临街,市民或闲杂人员在军营、在哨卡前路过的络绎不绝、司空见惯。现在的军人文化层次也比较高,只要他们接触到了真相资料,就会一天比一天明白。这种“明白”会使他们在某些时候、某些场合装糊涂,摆出那种视而不见的样子。但看得出他们内心里是非常渴望真相的。比如某部某晚某军营大门岗位上只有一个军人执勤,当大法弟子避开他的视线给他送真相资料时,他就是一副漠然不知的样子。但大法弟子一离开,他就捡起真相资料打开来看。而且是站在值班室里的灯光下看,很专注,没有什么顾忌。

四、给中共邪党的文宣、教育部门送真相资料,对那些一贯搞假大空、睁着眼睛说瞎话骗人的邪党“吹鼓手”既是一个警告,也是一个釜底抽薪

中共邪党常常吹嘘它夺取政权靠“两杆子”——枪杆子杀人,笔杆子骗人。现在中共邪党的文宣的部门,包括各级的宣传部、文体局、广播电视、电台、报刊(含印刷)、群艺、电影、剧团、文联作协等等,几乎全是为邪党歌功颂德的利益阶层。这些被洗脑而失去了良知的红色党徒,整天捏造虚假新闻、杜撰虚假文化误导社会和民众。因此,给这些地方送真相资料,对他们这些人来讲一是警告,要悬崖勒马,不能再坏下去;二是拯救,要迷途知返,否则就是咎由自取。上述这些文宣部门,除了电视台门禁稍严之外,其它地方都比较容易進去。白天夜晚都一样。

教育主要是指各级教育局直至基层的文教组这一条线,再就是各类、各种学校——幼儿园、学前班、小学、初中、高中、中专、大专乃至各种大学这一条线。進到这两条线里去做真相,要掌握这样一个反向规律:進教育行政机关这一条线,越往上机关越大钱越多,门卫越紧,越往下机构相对越小管理也比较松;進学校这条线,越往下门禁越紧,除了门卫保安,偶尔还有警察侍候,摄像头比较普遍。但越往上学校规模越大、学生也逐步成年了,管理就比较松散了。别看校门口保安成群,还有校园110什么的,但大都是摆着样子虚张声势,不会对大法弟子做真相造成实际干扰。有时从他们的身后过,就能顺手把真相资料放到他们值班的桌椅上,或办公室门前的窗台上。

五、给银行、税务、工商、土地、烟草、财政等金融系统送真相资料,从根本上瓦解邪党的经济基础,使之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在枯萎中灭亡

上述金融机构或单位,都是替中共邪党盘剥百姓、给中共邪党输血、输氧的账房师爷。除了按其内部规定往上输送银钱之外,剩下的就是他们中饱私囊,贪腐享受。给这些单位的职工和官吏送真相资料,有利于他们认清中共邪党的真实面目从而得到救度。他们觉醒后,会适当收敛自己的行为,减轻或减少对人民的盘剥压榨。这样从经济层面来讲对邪党是一种窒息,对百姓则是一种放松,对他们自己也是一种消业化福。现在最肥的是税务系统,他们能拿出钱来与公安搞联勤点,买摄像头。但多半有名无实,很多监视器摆在桌面上,但没有谁去守着观察它。发着正念大大方方進去做,做完后撤出来,一般没事。现在的银行虽然基本上都空了,但安装摄像头、请保安是硬性规定。由于银行有金库的嫌疑,警报系统较为复杂。所以不要進到银行里面去做真相。特别是夜晚更不得進去。在银行的大门口往其职工的交通工具里做行了。至于進与银行分离隔开的银行宿舍区做真相则不受此限。

六、到各大医院、休闲广场、开放的大学校园、体育中心等处去讲真相,发资料。那里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升斗小民,各色人物都有。特别是晚上,既容易做,也容易撤

现在的人(大法弟子除外)心眼坏,业力大,各种稀奇古怪的病患层出不穷。因此各个、各科医院生意火爆。不论是官员、百姓,还是富人、穷汉,概莫能外。看病的、住院的、陪护的、探视的,络绎不绝。而且一般心情沉重,不会多管闲事。進到这种地方去发放真相资料是最轻松、最方便、最安全的。不要有什么顾虑。眼睛放亮一点,盯住那几个保安就行了。而且这些地方的人口流动量大,重复发放造成浪费的概率很低。至于说去休闲地方游玩或健身的人们,更是一心一意,或享天伦之乐,或求运动流汗,没有谁愿意多管闲事。

七、到各大超市、商场、集贸市场、菜场讲真相发资料,要不时更换衣着、出進方向。不要固守一种模式。要尽量快做快撤,不要流连太久。最好选几个点,轮番做

有些处于城郊边缘的集贸市场(或菜场)宽阔里许,赶集经商的摩肩接踵,遍地是摊。东西南北方向要轮着做、轮着出進。或者中间开花往四周辐射做。这些地方,特别是早上上班之前,难免有便衣暗探或便装的政法人员混在其中。因此在做真相时,要讲究一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察言观色。讲真相时能听進去的就劝三退,有抵触情绪的就理智离开,不要勉强而被人纠缠。发真相资料时要出手快且不动声色。做到身不动、头不动,只眼动、手动。

做前述项目的时候,避免不了要东奔西走。这样就可以兼顾做一些小学学校或幼儿园,以及无数的小吃摊点。现在的孩子金贵,许多孩子上初中了还要家长接送。至于读小学和上幼儿园的,那更是清一色的接送大军,拥挤不堪。那个时候家长的心都在孩子身上,接送孩子的各种交通工具(包括一些警车)都甩在旁边没有谁管。我们轻轻的走过去溶在其中,不显山不露水,不走视神经,就可把资料发了,把人救了。再者那些上班族在街上过早的时候也与此类似,放下车子走進早点馆,很少有人回头瞅的。这些都是我们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的时机、火候。

八、到火车站、客运站、各大建筑工地、各个工厂企业的停车场去讲真相、发资料,真相会传播的更远,得救的人会更多

所有出门交通旅行的人,要么是本地人去远方,要么是外地人从远方来。因此,把真相资料做给这些人,把真相讲给这些人,他们就会把真相带到远方、带给他的亲友、家人,从而使救人的机缘和能量流向社会的角角落落、方方面面及更远处。

现在的工矿企业、建筑工地,使用的几乎全是农民工或季节工。他们没有经济能力在市区租房住宿,就只能靠摩托车或自行车长途奔波,赚几个血汗钱养家糊口。只要能找到一片工地,就是一片交通工具。由于工间休息他们没有电视看,也不想掏钱买邪党的报纸,所以他们对免费赠送的真相资料是非常喜悦的。几乎没有发现被丢弃的现象。就是在市内靠骑车上班的工薪族,他们收入有限,文化生活单调,也非常渴望真相资料。举个例子:某市有几家企业单位迁移郊外后,平日主要靠交通车拉职工上下班。这些大型交通车夜晚就停在街面上或小区内。最开始我们尝试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双方还没有达成默契。有时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把车窗玻璃扣开。有时人家从车里面锁上了你就扣不开。但是慢慢的这种情况就被转变过来了。这些车辆临街一面的玻璃是关严了的,但背在阴影里的那一面车窗玻璃都开着一条缝。乍一看,车窗是关好了。仔细一看,有一条缝。伸進指头勾着推一下或拉一下,车窗就打开了。这种情况都是那些渴望真相的职工不动声色所为。现在呢这种情况就变的更好了:这些交通车的窗户玻璃,不管是临街的还是背面的,块块都被推的半开或大半开,这样等于是在开门请真相资料啊!通过实地观察了解,发现现在有一些公交车、旅游车也加入了这种开门迎候真相的行列。在还不是很夜晚的时候就收了班,把车“丢”在大街上的行人道旁,把车两面的车窗玻璃都拉开了一个个大口子,等候真相资料的光临。

以上所谈的这些粗浅体验,只是我们在证实法救人中的一点不成熟的做法和心得。在此与同修交流,只能算是一点建议或提醒。对同修有没有参考价值,还是一个未知数。请同修量体裁衣,自己酌定。其不足、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圆容、补充。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