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经历的奇迹使我回归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因为当时身体有病(颈椎压迫神经,使右半边身体不听使唤),住院三次也没治好,用很多的办法都不行,到最后家里连附体都供上了,搞的家里乱糟糟的。正在我没办法时,早晨我母亲去锻炼时,看到学校操场上有很多的人都在炼法轮功,又听说这个功法能治病,就动员我去炼,就这样我走入大法中来了。

按理说我也应该是一名老弟子了,可当时是抱着来治病的想法走入大法的,所以学法目地并不明确,由于学法不入心,学了几年大法还不懂得《转法轮》究竟写的是什么,学法只是流于形式,每天象常人一样的例行公事的学一点,并没有从内心珍惜师父给予我的宇宙大法,这部上天的梯子。而是认为我只要每天学了、炼了就行了,其它的什么都不想,当时就是抱着这种态度来学法的,学法时睡觉、说话、吃东西的事时有发生,并没有真正得到大法。但是慈悲的师父并没有因为我没做好,而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而是慈悲的对待我,给我净化身体,使我修炼前得的多种疾病在不知不觉中都好了。当时我只知道大法好,可以治我的病,根本没悟到还应该向内找,从根上转变常人的观念,还不知道真正的做到真修和实修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修炼人,才能返回到自己生命的本源那里去,回到自己真正的家。所以当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大法蒙难时,自己听信了中共邪党的造谣谎言,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小时候经历的文化大革命的惨象就不断的往出返,认为文化大革命又要来了,内心怕的要命。当不明真相的警察开着警车上我单位来骚扰时,单位迫于压力叫我写保证书,我当时抱着常人狡猾的心,写了一个事情说明交给了单位,说明自己学大法只是为了治病,结果通过炼功确实把我的病治好了。后来才认识到了我对师父和大法犯下了天大的罪,在此弟子请求师父原谅弟子犯下的一切罪和错。我由于恐惧心和怕心,从此离开了师父和大法,五年没有再修大法。

在这五年里,曾经遇到过几名同修向我洪法,希望我回归大法,但我都没有听从劝告。2002年我家女儿因机缘已到,她开始修炼大法了,慈悲师父的法身来到我家(因女儿从小天目是开着的)通过孩子的嘴点悟我,让我从新修炼,可是自己当时已经陷入常人的利益当中不能自拔了,认为还是多挣点钱好,这个社会没有钱是不行的,把师父的话当成了耳旁风,根本没当回事。

二零零四年我父亲第三次住院了,由于心肌大面积梗塞,医生也感到无能为力,这一次是真的治不好了。看到86岁的父亲躺在抢救室里,已经7天了,脸色象喝醉了酒一样,各种药都用了也没有好转,大夫让把寿衣拿到医院里准备随时好用。我这时才感到钱不是万能的,钱再多却救不了父亲的命,我当时的心情真的是非常的难受。

就在这时,我打工的单位里有一个大法弟子看我每天急匆匆的就问怎么回事,我就把父亲的病情告诉了她,她当时就跟我洪法,告诉我快让父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师父会帮忙的。于是我马上给妹妹打电话,让她把抢救室的医护人员全部请出去关上门,然后告诉她让父亲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回答说好。当我晚上下班去医院时,发现抢救室里关着灯空无一人,我赶紧找到护士站去问,护士告诉我父亲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当我推开病房的门,看见我父亲一切正常,正象个小孩一样坐在窗台上玩呢,一看见我就告状说:“我已经好了,可是她们不让我回家”。

妹妹把我拉到一边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她接到电话后,把医护人员全部请出去之后,告诉我父亲说:“我二姐来电话了,让您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父亲点头同意了,就这样我妹妹念一句,我父亲念一句,居然念一句,父亲的脸色好看一点,念了几遍之后,我父亲的脸色居然恢复了正常。我妹妹发现大法太神奇了,她正在那感到惊讶,我父亲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把嘴上带的氧气用手一下子拿了下来,把点滴针、心脏监控仪器全拔了出来,然后穿鞋下地说:“我好了,咱回家吧”。当时把我妹妹吓了一跳,赶快去找大夫来,一检查是好了,但是还不放心,让在医院再观察几天,这就是事情的全过程。

当时我的心情非常的激动,也非常清楚的知道,慈悲的师父是通过这件事情,让我看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让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回归大法,完成我的历史使命,助师世间行。从那以后我又开始修炼了,也发誓要加倍努力精進,但是修炼状态有时精進有时懈怠,常人的执著心还很多,有时正念不足,不向内找。正法已進入尾声,慈悲的师父还在等我这不精進的弟子快点赶上来,做好三件事,圆满把家还。

谢谢师父对弟子的苦度,谢谢同修对我的帮助与鼓励,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因第一次写交流文章,有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