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说一句心里话 佳木斯母女屡遭绑架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母亲张秀丽现年七十四岁,大女儿武艳平四十九岁,同住在佳木斯市前进区,同是佳木斯电业局职工。一九九六年相继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短短三年间,张秀丽母女遭中共严重迫害,共被绑架八次、劳教三次、抄家九次,家无宁日。

一、修炼法轮功 母女脱胎换骨

母亲张秀丽曾多种疾病缠身,苦不堪言。严重的鼻炎、气管炎憋的她上不来气,晚上更重,夜不能寐;肾结石犯病时疼痛难忍;还有心脏病、低血压、胆囊炎、泪囊炎、血稠、严重的关节炎,使她再热的天也不敢穿裙子。

张秀丽修炼法轮功后,这些病在不知不觉中都好了,她亲身验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幸福的笑容整天挂在脸上。

女儿武艳平自小患小儿麻痹症,跛足,是残疾人,常哀叹自己命运坎坷,当人为什么这样苦?在人世中苦苦求索。读了《转法轮》,才找到了遍访群书也寻觅不到的答案。生命找到了归宿,境界得到了升华,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

沐浴着法轮佛法的法光,母女二人渐渐的从绝境中走出,互相鼓励,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处处做好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生活愉悦不再是遥远的梦。

二、为句真心话 遭五次绑架 女儿被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母女俩本着善念和诚意,期待政府能了解法轮功的诸多美好,想去北京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的公道话,却遇重重魔难、屡遭打压。

母亲张秀丽多次上访被拦截

一九九九年十月,母亲张秀丽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被乘警询问、搜包,发现是法轮功学员,在中途铁力站被逼下车,被非法拘禁一夜,第二天被佳木斯奋斗派出所警察接回,又在佳木斯前进区政府被非法拘禁一天,夜晚才准许回家。

首次上访被半路截回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形势愈加险恶,“法轮大法好”这句真心话沉沉的压在张秀丽的心里。当时,中共还大搞株连政策,一人进京,单位和家人都要受到牵连。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六日,善良的老人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但是却怕连累单位和领导,就写了一份辞职报告交到单位。还没等张秀丽走出家门,单位领导伙同奋斗派出所的警察就将其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张秀丽第三次决然的走出家门去北京上访,在佳木斯火车站检票口被电业局保卫科的人认出,连拉带拽送到奋斗派出所,经非法审问后,又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这句“法轮大法好”的公道话还是没能走出佳木斯。

在看守所期间,六十多岁的老人洗的是冷水澡,吃喝拉撒睡,三十多人都在一间十七平米的房间内进行,还经常被清号、搜身,不许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有两次大家炼功被警察徐德厚发现,寒冬腊月的,他就打开窗户冻张秀丽她们,每次大约半小时至一小时。快过年了,家人很着急,四处托人,除每天二十元的伙食费外还被勒索一千元,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张秀丽回到家中。

女儿武艳平上访未成 被劫持在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武艳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只想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先去天安门广场看看。到那一看全是警察和便衣,她们受到盘查,被北京警察劫持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到办事处就被搜身,审问,做笔录,回程的路费也被搜去了。两天后,武艳平被佳木斯奋斗派出所警察接回,又被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继续迫害。

当时,看守所关押着好多法轮功学员,六个号爆满,每个号三十多人,睡不下就一颠一倒儿侧身睡,名曰“码鸡翅”,还要轮班睡,抽出腿就别想再放回去。吃的是窝头烂菜汤,犯人中有流行语“土豆带皮吃,白菜冻了吃,萝卜糠了吃,一律不洗,还是少许。”恰当的说出了当时的伙食状况,而且吃不吃每日都得交二十元的伙食费。

四月末,武艳平已被关押两个多月了,亲属焦急的四处托人,还要担保武艳平不进京,被佳木斯前进公安分局的主管勒索 “保证金” 三千五百元,武艳平才被放回家。

终于说出心里话 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武艳平和法轮功学员再一次走上天安门广场,终于高高举起了横幅“法轮大法好”。 武艳平很快被广场上的警察抢走横幅,拽上警车,关进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非法审问完又送进佳木斯驻京办事处。三天后被佳木斯奋斗派出所警察接回,又送入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她不久就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西格木劳教所继续迫害。

劳教所为了逼迫武艳平放弃信仰对她进行了一系列的迫害,搜身、严管、包夹、欺骗、羞辱、恐吓、加期、洗脑,最无人性的是不转化不让上厕所。恶警刘亚东说:“不转化就是不让去!”厕所就在走廊,却在室内给放个便盆,当着号内所有人的面方便不说,不到规定的时间不允许倒便盆,粪便放在室内摆着大家闻,普犯都很有意见,劳教所恶警故意挑起矛盾,给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为此,武艳平和很多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才扔掉了屎盆子,劳教所不得不取消了这条不成文的规定。

狼警察除夕夜“春风化雨”送大刑

当一切迫害手段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起作用时,邪恶警察撕去伪装,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二零零一年除夕夜,本应合家团圆的日子,武艳平和一部份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劳教所是这样共度的:警察先骗她们说去见领导,结果把她们带到一栋废弃的楼里,女队的大队长何强(男,已遭报)和一帮男警已等在那里,迫害的一切工作已准备好。一个科长问武艳平等法轮功学员:“过年能不能遵守所纪所规?”武艳平等人仍是一如既往的要求学法炼功。

科长恶狠狠的说:“从现在开始实行严管!”男警们蜂拥而上,两人托一个女法轮功学员往床上绑,双手被分开着铐在床边不能动,越动越紧,几小时后换坐“铁椅子”, 几小时后又改成在床边扣一只手。因是废弃楼平时不住人,没有上下水不能洗漱,暖气不热,室内很冷,武艳平等人手和腿脚都肿了,大年初十后才被送回监室。

回监室后,武艳平等人又被强迫看“天安门自焚”伪案,除夕夜不能与家人团聚,却遭到身心摧残,这是劳教所又添一例 “春风化雨”版罪证。

三、母亲探望女儿 被非法劳教和女儿关押一地

二零零一年一月,母亲张秀丽去劳教所给女儿武艳平送棉衣,检查物品时被发现有师父新讲法,张秀丽立即被劳教所扣留,劳教所勾结奋斗派出所将其绑架,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
在看守所,张秀丽绝食九天,被灌浓盐水,胃和食道象火烧一样疼,口渴无比,瘦的皮包骨。

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老人被非法劳教一年,和女儿关押在同一个劳教所。在劳教所无论男女老少,一律要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工。张秀丽被逼迫挑红小豆,完不成定额不让休息,超强度的劳动几乎把老人压垮,四个月后才放她回家。

四、连遭非法抓捕 女儿再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末,武艳平刚从劳教所回来一个月,身体还没恢复好。一天早晨,奋斗派出所警察突然闯入武艳平家,先是非法抄家,随后将她绑架到看守所。武艳平绝食反迫害,十多天后不能行走,奄奄一息,奋斗派出所副所长王岳仁(已遭报被开除)带她去中心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依然不放人继续羁押。

母亲张秀丽得知消息后领着外孙(武艳平儿子十三岁)去市公安局要人,门卫不让进,老母亲情急之下一头朝石柱撞去,立即休克,吓的外孙哇哇大哭。当时正值上班时间,很多人围观,老太太苏醒过来坐在地上边哭边诉说:“我女儿是残疾人,没犯法,只因炼法轮功,你们就关押一次又一次的,她要有个三长两短,孩子这么小,我女婿还有病,我可咋办哪?”老太太头上撞出青紫色鸡蛋大的包。有人汇报给局长,局长签字才把人放回。武艳平被非法关押了十九天,没有人给任何说法。

二零零二年四月,佳木斯非法大抓捕,刚回家两个多月的武艳平又被绑架。这次也是奋斗派出所警察先抄家,然后从家中强行把武艳平拽入汽车,先押送前进公安分局非法审问,拘禁到傍晚,骗武艳平说送她回家,却送到看守所。武艳平不下车,警察就硬将她从车上拽下,扔到地上,又拖到看守所屋里。武艳平一直绝食反迫害,十多天后,在她身体虚弱不能行走的情况下,又被劫持到劳教所。劳教所看人快不行了拒收,又拉回看守所。两天后,看守所警察带武艳平去中心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说:“这种状态已经去不了北京了”她才被放。武艳平被非法关押十七天,尽管绝食,也得交每天二十元的伙食费。

五、家人遭到的伤害

短短三年,张秀丽母女就被绑架八次、抄家九次(次数太多,已记不清日期)、劳教三次,凡是邪党认为的大事,节假日,敏感日,警察都要上门骚扰。所有家庭成员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听到敲门声就紧张。外孙像一只受惊的小兔,放学回来首先要看到姥姥和妈妈,在惊恐不安中长大。

更有甚者,单位怕张秀丽母女再进京上访,给张秀丽二女儿“放假”,不让她上班,回家监视妈妈和姐姐,并且二女儿升职、提干都受到株连。

二零零零年春,在武艳平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丈夫生活无人照顾,非常痛苦,听信电视的谎言宣传后,失去理智,把气撒在岳母张秀丽身上,把岳母家饭桌掀翻,饭菜撒一地,把室内物品全砸坏了,谁也劝不住,外孙跑到外边打110(电话砸坏),奋斗派出所警察过来看看就走了。

二零零一年七月,在武艳平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她丈夫承受不住这连番的巨大的打击,精神几近崩溃,突然晕倒,送电机厂医院救治,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从此一病不起,生活不能自理,至今不能上班,一直没有经济收入。

仅仅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中共的逼迫下,原本和睦幸福平凡的一个普通家庭在精神、经济、身体上就全面招来一场劫难。信仰合法,迫害犯罪。希望世人不再被中共谎言所欺骗;希望世人记住张秀丽母女被中共五次绑架阻止说出的那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