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不能总蔽日

台湾法轮功学员的香港日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那一天,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的红磡车站站前,真是一场震撼人心的教育。

我是台湾法轮功学员,因为朋友转告香港法轮功学员被干扰的情况严峻,特地排出一个星期到港。

那天早上六点,炼完功,我们一行三个女性法轮功学员来到红磡车站的法轮功真相展区准备炼功与学法、拿条幅、静坐。

一开始来到展区,有一名大学生模样、穿绿色衣服的“青年关爱协会”年轻男子,正在拿攻击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功功法的布条,我上前去友善的跟他谈了一会儿,跟他说法轮功是好的,请你们不要做这样的事,还有法轮功学员都是有家有业的,就是为了香港人民,希望大家不要被中共谎言跟仇恨蒙蔽,才特地请假的请假、挪时间的挪时间,匆匆来到香港。这个男子一开始只是别过脸去,并没有说话。

接着我看到另一名有些胖胖的“青年关爱协会”的年轻女孩,张大眼震惊的看着我,她说:“你这么年轻漂亮,也来这里?”我拿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站到前排,笑笑的跟她说,“我已经三十一岁了,你们说看起来还象二十岁出头,我也没有用什么保养品,就是因为炼功呀!而且以前我的脾气非常差。”

接着早上交谈过的年轻男子过来了,这次他明显脾气很大,大骂法轮功,说这是政治。我没有动怒,温和地跟他说,所谓“搞政治”是要政权,法轮大法修炼者不要政权,只是要一个和平的炼功环境,这是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基本人权。他不说话了。

但和平只持续不到一分钟,两人又开始高声叫骂起来。见对方不理性,我就先离开到旁边炼功。

一开始炼功,就有五到六个身穿绿色T恤的男女年轻人和约五十多岁的男女来到我面前。其中一名五十多岁瘦瘦的中年女子拿着平板电脑对着我猛拍照,其他人则是在我面前围成一个半圆,大闹、哄笑、嘲弄,我平静的炼功,并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在心底觉得难受,觉得他们为什么这么糊涂呢?今天任何一个民主国家、文明社会,都不会有这种公开的、有组织性的针对特定群体的面对面侮辱与攻击,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只会辱没了他们自己的人格。

下午,“青年关爱协会”成员用他们的布条盖住了金色的“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见到金光闪闪的大横幅被污辱性的字眼盖住,我的心里难过极了。再见到路过的人们都在看着仇恨的宣传布条,我再也坐不住了,就起身向人们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讲述为什么我们来到这里,希望人们不要仇视大法。令人欣慰的是,人们自有判断是非的能力,许多路人都了解事实真相,也有香港的立法会议员特地发声支持法轮功的和平诉求。

在和路人交谈的过程中,一名瘦削的中年女性(似名“李雪”(音))拿着平板电脑对着我猛拍,总共可能按了不下百来次的快门,我觉得不妥,想和她说说不要这样做,就轻拍了一下她的肩,想和她说话,这时她愤怒的高叫了起来:“你干嘛呢!!干嘛拍我!!!”我被这种高声叫骂吓了一跳,但觉得还是应该告诉她不要这样做,就仍然耐心的和她说:“是想告诉你不要做这种事,这对你不好。”但对方仍然大骂不停,此时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出来安抚她,并叫我快走。

十月三日,同样来到红磡站前。

这一天,情况仍然没有改善。在炼功时,“关爱协会”的成员来了约十个,他们围成一圈污蔑法轮功创始人,并用下流的语言攻击我们,尤其对年轻女性進行极下流的言语污辱。

下午,昨天交谈过的年轻胖胖女孩带着六、七人气势汹汹地在几位法轮功学员面前,然后开始用他们的布条把学员整个人盖起来!我跑到学员旁边用手机把这一幕照了起来。被盖住的这位学员也是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女性,她闭着眼睛,坚忍的承受一切。随后,旁边的学员赶紧为她拿下了盖在脸上的仇恨布条。是怎样的仇恨,让这些年轻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傍晚,来来往往的人潮越来越多,注视着发生在车站广场前的一切。几位长驻中国的西方人来了,我向他们解释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在这儿,还有“关爱协会”成员的行为。一位西方年轻人跟我谈了许久,之后他开始拿起摄影机拍摄整个真相展点的情况。就在这时,另一名怒气冲冲的五十多岁、体型较胖的女子走了过来,她带着“关爱协会”的污蔑性布条把法轮大法的真相横幅盖上,然后怒气冲冲的边走边骂人,这位西方年轻人把这一幕完整收录下来,脸色凝重的对我说:“我明白了,你们的表现真是截然相反……刚刚那个女人的脸上表情充满了仇恨。”他最后表示,会把这段录影放在网上,让更多人了解真相。

十月八日,我们来到落马洲,另一个被“关爱协会”袭击的景点。

朋友给我看了她录下十月二日“关爱协会”成员在落马洲攻击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关爱协会”的人拿着大布条把法轮功学员团团围住,更令人吃惊的是,同样是一名“关爱协会”中年较胖的女性,竟然追着法轮功学员的展板拍打,展板下就是法轮功学员,明显也被打到了。另一个录影档案是稍早前的七月四日,“关爱协会”成员竟然在落马洲拿出锯刀,恐吓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和采访记者,而现场警员却袖手不作为!

到了落马洲,一开始跟大陆游客团体打招呼、话家常,说明法轮功真相。三名身穿绿衣的“关爱协会”女子就上前来到我们身旁,其中的二名女性都戴着大大的墨镜,并用帽沿把整个颈部都遮起来。当看着她们时,她们都不愿与我们对视,马上转头,或眼神飘忽不定;另一名身穿黑衣,貌似“指挥”的男子,我们一看他,他马上把头低下,同时把报纸拿高,再看他,他好象无处可躲,索性把头整个埋進报纸里去。哎!做亏心事,想逃又逃不了,何苦呢!

来到巴士站前广场,一团一团的大陆游客们好奇的望着我们,我很开心,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前和大家介绍法轮大法是什么、“天安门自焚案”是造假新闻,还有“三退”的消息。几个男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围着我一直问问题,其中一位还早就知道“自焚案”是假的,看着大陆朋友们越来越明白真相,心里真是欣慰!

同时,我们也注意帮助导游传播注意事项──“请大家把随身行李放在身边,大型行李放進车箱……”导游们笑了,游客也一脸开怀。

在我们与大陆朋友们聊天时,“关爱协会”的成员“一对一”的盯上了我们,拿着大声公(大喇叭)放诬蔑法轮大法的话。此时,一位香港女士冲了过来,用粤语大声对“关爱协会”的人说:“这是香港!你们怎么做这种事情!”接着又生气的讲了一会儿才离开;同时导游也说话了,让“关爱协会”的人不要发出噪音影响旅游团。这让我们倍感鼓舞,能明辨是非的人越来越多了!

看着那么多被中共封锁消息的可贵的人们,他们脸上想要了解外界真相的那种渴望的表情,我着急,也更意识到我们的责任重大。从台湾来到香港,我深刻体认到迫害再也持续不久了。不久的以后,法轮大法的美好将为人们所赞颂,神州大地上一定会再次洋溢“真、善、忍”温暖的光辉,佛光将普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