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佛法给我崭新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我家算不上书香门第,但我的父亲是位德高望重的医师,除了治病救人,还教我们要敬天信神,告诉我们三尺头上有神灵;要求我们从小就要诚实善良,以礼待人,衣着清洁,庭院干净,只要认识我们的人都夸我们家风好!

在邪党暴政下挣扎求生

但在中共恶党的整人运动文化大革命时,我的父亲一夜之间就成了“封资修、反革命、里通外国的特务”。那些恶党人员说我外祖父是国民党军官,跑到台湾去了。其实我们几十年从没见过,更无音讯,却被硬说是有联系在搞特务活动,就这样被多次抄家,长时间被关押,被不断的批斗,就连父亲多次救助过的人也落井下石,积极参与批斗,就这样硬把我的父亲活活的迫害致死,我的兄长也被迫流落他乡,俩个未成年的弟弟也被扣上什么阶级报复的帽子强行冤送监狱。中共恶党把我们迫害的家破人亡。从那以后,我的脑袋想的是要报仇雪恨。事实上对我家的行凶者在作恶后不到一月其妻子就被癌症夺走了生命,他最能挣钱的宝贝女儿也掉河里淹死了,连尸体都没捞着。在世风日下的年月人们还是不相信这是报应。

长期的幽怨,生活的悲苦,我也忘了父辈的教育,也学会了争强斗狠,损人利己,言语尖酸刻薄,伤害别人,把家庭环境也搞的紧张,兄弟姐妹间不和睦,亲友间不友好,邻里间更是恶劣。那时我才三十六岁就严重失眠头痛,诊断为全脑血管已硬化到八、九十岁的老人才有的病态,只要摔一跤脑血管就会破裂而死亡,而我患的心脏病使我呼吸困难心绞痛,我的肝脏右侧后叶有三个大的血管瘤,我还患有慢性胃肠炎,第三,五腰椎椎间盘突出,两腿脉管炎等等从头到脚浑身是病,就这样痛苦的活到五十五岁已是三分不象人七分倒象鬼了。原本五十五公斤的体重下降到只有三十六公斤了,当时的我面色苍白,枯瘦如柴,一走路就又喘又累但脾气变得更加暴躁。就说我的隔壁四口之家,女儿上大学,夫妻俩和儿子全下岗,生活没着落,就在我的楼下摆了夜摊卖面条,米线等,每晚食客多,吵得我更加头痛失眠,我叫他们搬走,他们就是不搬走,于是我就从我的楼上窗口往下扔垃圾,甩玻璃瓶,吓得来饭店的顾客尖叫而逃,我又嫌他煤球炉子的煤气呛得我喘不过气就将一盆水泼下去将他的炉火泼灭,气的隔壁的女主人跺脚、男主人直骂人,女主人说这是要吃饭生活所迫。

法轮佛法给我一个崭新的生命

就在我身体和行为都无法救治的时候,法轮佛法救了我,给了我一条崭新的充满希望和光明人生道路!一位有缘人送我了一本宝书《转法轮》,我用了二十天的时间通读了两遍。

当第二遍读到“脾气不好就改嘛”[1],我就去敲开了隔壁邻居的门,他们俩一见是我都齐声问:“你来干啥 ?”我很平和的说 :“别怕,别怕,我是来认错的,我一直欺负你们,做了很多坏事,今天我知道我错了,真对不起你们,请原谅我!”那男的一下站起来说:“什么!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女的说:“你住院回来怎么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啦!”我说:“我没有去住院,我在修炼法轮功了!这二十几天我一直在家看书学法,我现在头也不疼了,也不失眠了,精神好了,脸色也好了,是李洪志师父把我的病治好了,把我的心治好了,整个的把我这个人治好了,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身心都不好的我了!”

我还告诉他们在李洪志师父的书中我知道了:要想有个好身体就必须按“真善忍 ”做个好人,去掉身上一切不好的东西,事事都要为别人着想。所以我就来向你们道歉了。我又说:“其实我非常清楚你们也挺苦的,下午五点就摆摊一直到第二天的凌晨五点才收摊,白天还要去买东西做准备,根本没多少时间休息,这样严寒酷暑的熬着,有时还受顾客的气,在这恶党专制贪污腐败的年代,普通民众生存得实在太难了!这样吧,今晚就在我進屋的门口那里再摆张桌子可以多坐几个人。”

他们听了我的话,男的眼里泪水在转,女的紧紧拉着我的手流着眼泪说:“大姐,你原来这么好啊!”我说:“不是我好,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崭新的生命!”这时那憨厚的中年男子口里一直念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啊!法轮大法硬是好!”

这时女的突然回过头对他喊 :“老罗,你今天下午快去拉两个液化气罐回来,从今后我们也不烧煤球了,不说呛着大姐,我们也难受!”

这就是我一九九九年初得法修炼的事!这正是“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 ”[2]。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解大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