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遭迫害 黑龙江张桂珍老人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七十一岁的老太太张桂珍,家住佳木斯市东风区五彩社区,曾在佳木斯妇婴医院财务科做会计工作,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因坚持信仰,二零零二年被中共劳教迫害,遭受过毒打、“大背铐”等酷刑折磨,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长时间一直笼罩在迫害的阴影里,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一、得法修炼身心受益

张桂珍老人在修炼前是一个多种疾病缠身的人,风湿症、胃病、神经衰弱、心脏病、皮肤癌等等。有幸在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知不觉中,全身疾病不治而愈。

随着修炼深入,她不但人变的年轻漂亮,原先脾气不好,很霸道,甚至打丈夫;在修炼后性格变得祥和温顺了,她严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遇事先考虑别人,善待家人、善待邻里,赢得了周围人的好评。

她修炼后心性的巨大变化,使她丈夫认可法轮大法是人心向善,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坚持信仰遭劳教迫害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桂珍的心里非常难受。那时中共邪党的喉舌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污蔑法轮大法,张桂珍想这么好的功法,谁不炼我也得炼!迫害不久,五彩社区街道办事处、东风区政府、建国路派出所等部门,及建国路派出所片警田雪锋不断上门来骚扰,把张桂珍家的大法师父法像、大连讲法录音带和大法书籍搜走。

二零零二年四月,建国路派出所四、五个警察把张桂珍从家绑架到看守所,强制每天在板铺上码坐,一坐一上午,不许说话。中午吃的是窝头,喝的是带皮长芽子的土豆汤。吃完饭再坐一下午。不大的小屋里关了三十人左右,晚上睡觉都得侧着身睡,厕所在屋里,空气中到处都是异味。

中共邪恶之徒逼迫张桂珍放弃修炼法轮功,花言巧语地说,你不炼了就放人,炼就劳教。张桂珍说:“法轮大法已经长在肌肉里,溶于血液中,不可能不炼,绝不放弃!”

就这样,张桂珍被戴上手铐和脚镣子,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两年。劳教所体检不合格,他们不顾张桂珍生命的安危,仍旧非法关押张桂珍。

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早上要军训、走步、做操。有一次向后转时,张桂珍迷糊了,就蹲下。恶警发现方阵里缺个人,就问怎么回事,当时狱医也在,一按脉搏,心动过速,就说,她不能走步了。

二零零三年,恶警强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天看见法轮功学员在那样的环境下被强行“转化”,被迫害得身负重伤,张桂珍心如刀绞,比对摧残张桂珍的亲骨肉还难受。每天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每天都在精神摧残中度过,分秒如年。

当时曾和张桂珍一起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回忆那段经历这样说:

“我是在劳教所被迫害时认识张桂珍的,转眼十来年了。那时她六十多岁,很漂亮,在劳教所里都叫她美老太太。刚进去的头半年,四人一室,也经常换,我与张姐一房的日子里对她印象很深。一天何强(劳教所的女队大队长迫害大法弟子的暴徒)喝的满脸通红,领着三四个打手,手里都提着大头胶皮棒子,闯入我们监室,把我们都打倒在地不能动,张桂珍被打的最重,我坐在地上抱着她,几个小时过去她还不能动,地上还是湿的,因为不知谁被打的小便失禁尿了一地。后来她被换到别的房间,因为被打的不能下楼吃饭,也就再没见到她。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二零零三年过大年前,劳教所又强行转化,因为在这之前他们招都用尽了,最后什么招都没了,就上“大背铐”。一天,警察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到走廊里看电视,他们把电视放到最大声音,不大一会儿把张桂珍带到后边最外边的一个屋子里,因张桂珍拒绝转化,在恶警的眼里,她是个难题。张桂珍进了那个屋里不一会儿,就从屋里传出张姐在屋里大哭大叫的声音。后来听普教说,警察把张姐“大背铐”,铐在铁床上,坐在水泥地上,就把大法师父的法像塞到她裤子里,屁股底下,硬按着她坐师父法像,张桂珍就使劲往起翘不坐。他们就硬往下按。张姐被逼的大哭大喊起来。”

这次酷刑对张桂珍的打击很大,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严重的血压高、心脏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劳教所怕担责任才同意保外就医,并向张桂珍家人勒索五千元钱。家人被迫请吃饭也花很多钱。张桂珍才被放回家。

三、二零零九年再遭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张桂珍到一法轮功学员家去串门儿,因不知道这位法轮功学员已被绑架,结果被潜伏在其家附近蹲坑的前进公安分局永安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去医院迫害后又向家人勒索三千元钱后,才放回。两次勒索都不给收据。

在张桂珍劳教期间,给她丈夫黄文祥老人精神带来极大的伤害,在家也是度日如年,家里没人照管,一次他煤烟中毒,当时没人知道,后来被人发现送到医,按心脏病治的,留下后遗症小脑萎缩,神智不是很清楚。有时出走很长时间回不来,让张桂珍很焦虑担忧。

由于数次被迫害的阴影一直笼照着张桂珍老人,使她精神和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早四点十八分张桂珍老人含冤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