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众多同修一起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四日】回顾这些年走过的路,觉得自己做得还很不够,我深知还有众多的人不明白真相,迫害还在继续,众多同修还在遭受迫害,这一切都在提醒我不能懈怠,不能安于现状。修炼要勇猛精進,救人刻不容缓,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走到哪里,就做到哪里、把真相讲到哪里,和众多同修一起勇猛精進,“在神的路上义无反顾”[1]。

下面是我这些年修炼所走过的路。

(一)在邪党钳制下长大 茫然不安

1969年我出生于黄河入海口的一个村落里,四个兄长,一个姐姐,后来听母亲说大哥在大饥荒中饿死了。在那荒诞而严酷的年代,邪党把无神论的思想强制灌输给每一个人,无法无天是那个年代的真实写照,斗天、斗地、斗人的斗争邪说成为真理,使人人自危,互不信任,人们没有丝毫的安全感。共产邪党成功地钳制了人的思想,完成了它所谓的思想改造。但民众不仅生存极其艰难,而且心灵也扭曲了。

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看到父亲终日奔波忙碌,尽管费尽心思耗尽了力气,也还是满足不了一家人的温饱。后来当政者感到“共产主义”的梦想难以实现,社会主义此路不通,于是乎,所谓“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改革和开放给了中国人一线生机,就像卡在中国人脖子上的大手稍微松了一下,国人终于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虽然不至于被饿死,但思想被進一步的毒害,一言堂的谎言,从小到大思想被灌输党文化已然深入骨髓。

上学时期的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人的祖先到底是怎么来的?难道真象课本上说的是猴子变来的吗?老一代人中的神佛的传说是不是真的?这些疑问随着年龄的增长,都被现实的生活和无神论的教化冲淡的若有若无,虚无缥缈。1989年应征入伍,见证了对中共抱有一丝幻想的师生们的诉求在嗜血成性的中共残酷的迫害下来去匆匆。

从部队退役后,到了娶妻生子养家糊口的年龄,那时的我有些茫然,难道就这样简简单单地了此一生吗?无可奈何的内心深处既焦虑不安又心有不甘。

(二)母亲身体奇迹般的变化

1998年正月初三那天,我们村里来了几个陌生人,在村子里拉起横幅,挂起展板,说是义务宣传气功,可以祛病健身。一时间村子里热闹起来,人们议论纷纷:“来了帮传气功的,免费教功,谁学都行。”有的说:“哪有这样好事,这年头哪有免费的事。”还有的说:“听说可神了,得了癌症都能炼好。”

当时我也没在意,心想气功书我也看了不少,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过了几天,大哥、大嫂高兴地跑来说他们邻居就是教功点,让我和妻子一起去说服疾病缠身的母亲去学。当时我有点犹豫,因为母亲患的是老年综合症,医院里都束手无策,现在生活几乎不能自理,我就试着去问她,她用呆滞的目光看了看我,竟使劲点了点头。哥嫂赶紧搀扶老人去了教功点。

没想到几天以后,母亲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走路也不用扶了,吃饭也逐渐地自己能吃了,而且精神状态很好。当时我的思想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我就试探问她:“这气功怎么炼啊?”她笑着说:“我们炼的这功叫法轮功,还没开始炼动作,先看老师讲法录像,老师说了,要给每一个真正学功的人下法轮调整身体,先使身体达到无病状态。”

我惊异地看了看妻子,妻子也瞪大了眼睛。接下来的日子更是奇迹再现,本来行动不便的母亲很快学会了动作,并且身体日趋强健起来,步子轻盈,像年轻人走路一样。

母亲身体奇迹般的变化在村子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人们纷纷前来询问,表示也要学功,一时间学法点由屋内挪到了屋外,整个院子里坐满了听法的人。

(三)找到梦寐以求的

我当时单位有急事叫我回去,又想学功,无奈临走时嘱咐妻子一定想办法给我相关的书看看。谁知这一走就是半年的时间。到7月份,正好妻子快临产了,我就向单位请了一个月的假回到家里。一進家门,妻子就拿出一本书捧到我的面前,书上写着三个大字《转法轮》,我双手捧起书顿觉眼前一亮,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莫名的激动。

我一口气看完了一遍后,“真、善、忍”的理念,便深深打進我的脑海里,恍然明白了做人原来应先从一个“好人”做起。但有很多问题我还是似懂非懂。于是我又看第二遍,书中对各层宇宙空间的概述令我茅塞顿开,我终于明白人原来来自宇宙空间中极高的境界,是变得不好了才做人的。而比人高级的生命也真实存在于各层空间中。要想返回原来的境界中去,唯有修炼。我这才明白这原来是一本指导人如何修炼的书。但是又有一些不明白的问题好像一下子摆到了我的面前,我就再看书,就又明白了。但还是有许多问题接连出现,我就再看书……

我知道我终于找到了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在学法过程中,我也学会了炼功动作。那段时间的变化无以言表,尤其是长期酗酒抽烟造成的胃病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接下来心性的考验也是接踵而来。

(四)同事的玩笑

有一次,我向一同事洪法,告诉他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对于做好人的理念表示认同,但别的他坚持认为眼见为实,即:看不见的不相信,我也知道这种大众化的认识是从小灌输的无神论思想在作梗,现在人们推崇的实证科学局限了人的思维,我也没和他争辩。当谈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时,他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我:“你真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我当时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这话说起来简单,假如他现在真打我一个耳光,我能做到不生气不还手吗?我自问这些年来争强好胜极要面子,这个同事比较了解我,怪不得用那眼光看我,但这时又想起李老师的话“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尽管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做了肯定回答。

同事突然举起了右手,哈哈大笑:“这回可好,这可是你说的,不能还手,我先打你两个耳光过过瘾。”看看四周没人,我一咬牙,把头伸了过去。同事突然把举起的手又放了下来,说“算了吧,看你也不怎么情愿,跟你开玩笑的。”通过这件事情,我自己知自己的争斗心太强,要面子的心也很强,在真正的考验面前心态不稳,单单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都很难做到,可见我离大法对我的要求还差的很远。

(五)“这法轮功这么神奇,真实非同小可啊!”

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件让我难以预料的事情。我们公司承接了一个乡的照明线路改造工程。最后一个村完工后送上了电,我们所有的电工都挨户检查照明正常不正常,我们这一组发现有户的客厅的灯不亮,查出原因后,我就叫两个助手架好梯子,上去接线。现在农村房子很高,大约有4米多高,我在上边接线,两个助手扶住梯子,以防滑倒,刚接好线,我就觉得心往下一沉,随着下边的人一阵惊呼,我就感觉脚下没有了支点,一脚踏空,梯子顺着水泥地面滑了出去,我凌空从顶上摔了下来,摔到水泥地面上,我的五脏六腑一阵翻腾,跟挪了位一样,感觉腰部剧烈疼痛。在落下的瞬间双手不由自主的往下扶,右手恰好扶在挂在腰际的工具上,也不知道是被钳子还是电工刀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我掉在地上的那一刻,脑子里突然闪出一念:我是个大法修炼的人,我不会有事的。看到两个助手和户主都跟吓傻了一样看着我,我一咬牙挺身站了起来,在地上走了两圈,看到地上的血迹,才发现手上的鲜血直流,我赶紧按住伤口问户主:“快给我找点布条一类的东西包扎一下伤口。”两个助手和户主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跑过来扶住我:“怎么样啊?摔着了吧?赶快去叫车来上医院。”“没有事的”我努力的摇摇头。户主找来了包手的布,并帮我包好伤口。打量了我半天,疑惑的问:“真没事吗?这么高摔下来,换我的话,非得摔散架了不可,依我看你最好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这时,经理开车过来了,问我感觉怎么样,不行就上医院。我执意不去,经理又开车回家拿来一瓶云南白药膏说是云南带回来的真品,止血很快;并说这几天不用上班了,好好休息休息。我一看盛情难却,就收下了。

回到公司我就感觉身体象散了架一样,疲惫不堪。到宿舍才短短几里路,我却走了很久。到了床边,我慢慢坐下,心里好象有了归属,稳了下来。只是感觉腰部隐隐作痛,看看手上的伤口,心想:医院都不去了,还用上药吗?皮肉之伤又算得了什么!晚饭后,同事们都来看我。有的说:“你真傻,你怎么不上医院呢?万一伤了腰椎或摔坏了骨头什么的可是一辈子的事。”又有的说:“就是没事,也得来他点医疗费、工伤费什么的!”知道我炼法轮功的同事则说:“都跟你们炼法轮功的一样,当老板的就可以省心了!”我笑着说:“谢谢各位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们炼功人不希望给任何人添麻烦,我们有我们的功法要求,我谢谢各位了,都累了一天了,你们也都回去休息吧!”同事们陆陆续续的走了,同宿舍的人去办公室看电视去了。

屋里一下安静了,我刚想躺下,就感觉一阵刺痛,这刺痛惊醒了我,我注意到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我躺下休息休息就好了吗?说不定躺下之后就起不来了呢!我是炼功人,唯一能改变我身体的只有炼功。我既然能坐着,就能炼静功。于是我慢慢往靠墙的一边挪,等背一靠在墙上我便去搬腿,腿倒是搬上了,可腰部就象裂开一样疼痛,双手结印时才感觉到手上的伤口竟没有丝毫的痛感。一开始,不要说入静,单单那种痛简直就在挑战我的极限。我顿时感到浑身汗如雨下,就在痛昏昏沉沉的同时耳边仿佛响起了李洪志老师慈悲有力的话语:“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这句话瞬间冲淡了痛感,渐渐地腰部和腿没有知觉了,继而整个身体好像也没有了,只剩下了一点思维,知道自己在炼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凉风袭来,我打了个寒战,一睁眼,才发现明月如钩,已过半夜。此刻浑身汗水已干,我双手合十,心中万分感激李老师的加持和保护。

一大早,同事们都来看我,我下了床随意活动了一下手脚,证明我身体好如初。这时同事发现了我那只受伤的手,惊奇地说:“你手上的伤口一夜之间就恢复了。”我才注意到包手的布也不知弄到哪去了,原来裂开的伤口,愈合了。

同事们大发感慨:“你算得上是个奇人了,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身体完好无损,我更没看见过这么大的伤口一夜之间就愈合的。”我对他们说:“你们忘了一件事,我是一个修炼人,我要不修炼法轮功,现在恐怕躺在医院里了。”同事若有所思,自言自语:“这法轮功这么神奇,真实非同小可啊!”

(六)“在神的路上义无反顾”[1]

不久,妻子与姐姐也都跨進了修炼的大门。加上大哥、大嫂、侄女、母亲我们家有七人学大法,人们都称我们家是“法轮之家”。

正当我们一家人沐浴法光,勇猛精進之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氏流氓集团以学法人数众多,以莫须有的罪名悍然发动了震惊世界的迫害法轮功事件,把上亿的善良民众推向对立面,一时间谣言满天飞。人们茫然不知所措,仿佛文革再现,红色恐怖又笼罩了中华大地,吃尽了文革武斗苦头的中国人在逼迫面前为表“清白”,纷纷与“真、善、忍”划清界限;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也就成了众矢之地。然而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们没有被邪恶吓倒,他们纷纷走出家门,以各种方式证实法的美好,向人们讲述事情的真相。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都不约而同的去北京上访,走上了天安门。

十月份我和当地三个同修進京上访,被当地的驻京办恶警抓回,非法关押進了看守所。因我不放弃修炼,又被当地非法劳教三年,关進了臭名昭著的王村劳教所。在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我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向狱警和刑事犯人讲大法的美好与超常,讲我们的亲身体悟。很多的人都表示同情和无奈,大多数人都认为在共产邪党执政的国家里,好人是受打击的,人们在各自的利益面前出卖良知,违心的做事。恶警逼迫我们“认罪”、“认错”时,我质问恶警:“我们上访有罪吗?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我们做好人没有错!”恶警一时语塞,支吾了半天,最后一拍桌子:“你再有理,到这里就无理可讲,实话告诉你,我没有办法和你讲理,我是在执行上边的命令,我要跟你讲理,上边就得开除我,你们就好事做到底,签个字又没什么损失,我们也好交差,以后我们和平相处。”我淡淡的一笑:“那我只能告诉你,真、善、忍是全宇宙的真理,永远都是最正的。”恶警气急败坏的站起来用电棍指着我大吼道:“难道你真不怕死吗?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这群老实人。给我关起来,咱们走着瞧!”当然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都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有的甚至被活活的打死,失去了生命(这里不做详细表述)。

在那段时间里大法学员也都做到了证实大法和维护大法的责任,真正体现了一个大法修炼者的非凡意志。2004年,我们举家搬到了地处古道附近的一个小镇上,这里地处偏僻,但流动人口比较多,我们就向当地的人们讲真相,消除毒害他们的谎言。我们在附近承包果园。有一次,我去买肥料,问好价钱后,老板给搬上肥料,交上钱就拉走了。可是回家卸肥料时发现多给装了五袋,我和妻子决定给人家送回去,站在旁边的姐姐(没有修炼)说:“你们俩就是那么心实,这又不是你们偷来的、抢来的,送上门的便宜你们都不要,看来你们学法轮大法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要是我绝不会再给送回去的。”我和妻子相对的笑了笑,就拉起那五袋肥料送回店里。跟老板一说,老板半信半疑,直到我把肥料搬下来,老板才一把抓住我的手激动的半天没说出话来:“好兄弟,我卖一大车肥料也挣不到这五袋肥料的钱啊!”说着回头对老板娘说“你说这些年,咱碰到过这么好的人吗?”

老板娘握住妻子的手,一个劲的道谢:“这年头,要不是真的碰上,我也不相信啊!”一边说,一边又递烟,又倒水。我们说不用客气,家里很忙,我们说几句话就走。于是妻子开门见山的问他们听说过“法轮功吗?”老板忙说邪党灌输的谎言,我笑着说:“你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被共产党一边造的舆论给迷惑了,其实电视里放的那些都是假的。”看着老板迷惑的样子,我又说:“大哥,现在电视造假是家常便饭,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中的破绽:比如说那个自焚的王进东,衣服都烧破了,可两腿中间装满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那个小刘思影,气管割开了,还能声音洪亮的接受采访并唱歌,这严重违背常识啊!”接着,妻子又说了其他的几个破绽,这时老板及老板娘才恍然大悟。老板一拍桌子说:“原来是共产党搞的鬼,这世道真是太乱了!”这时妻子接着说:“我们就是学‘法轮功’的,我们学法轮功学的是‘真、善、忍’,大法师父告诫我们‘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杀生是有罪的’”。最后看到老板一家明白了真相,个个笑逐颜开,我真替他们高兴。临走时老板紧紧握住我的手说:“你这个‘法轮功’朋友,我交定了”。

我们在这个镇上一住十年,与附近的同修协同配合,走遍了大大小小的村落,哪怕是海边的小渔村,我们也拉上水果,边卖水果,边为乡亲们送去大法的真相及福音。一个好朋友有一天问我:“我知道这个功挺好,但这些年你遇人就说,逢人便讲,到底为什么呢?”

我说:“你想知道我所为的目地,你就得明白几个问题:首先共产邪党宣扬的无神论,使人真正走向败坏与堕落。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就不相信善恶有报,从而失去心法约束,会无法无天,无恶不作。从而使人类的道德下滑到几近崩溃的边缘。再一个‘江氏流氓集团’利用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和大法修炼者,利用其掌握的媒体,煽动造谣,误导民众,人们都偏听偏信了其精心编造的谎言,谎言传遍了世界,毒害了全人类,这些会使人类真正的走向终结。要知道,我们是真正修炼的人,实践证明我们每个人的思想境界真正的得到了提高升华,对整个人类是有益的。试想一下,如果人人崇尚‘真、善、忍’,那人类道德就会急速回升,社会会变得真正美好。如果在无神论的影响下,人类变得不信神佛,还打击谩骂修炼的人,然而人类是受神佛庇护的,当人没有了做人的标准,必将受到上天的惩罚,你看这几年的地震、洪水、瘟疫啊怎么突然多起来了?这就是神明在警告世人啊。并不是神佛不慈悲于人,而是人在自甘堕落、自我毁灭啊,人类已经走到了非常危险的边缘了。当上天惩治人时,人类再高的科技也没有用啊,所以才说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迫害,会使人类真正走向终结。我们这些法轮功修炼者,这些年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就是要肃清共产邪党谣言的毒害,让人们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认识到无神论才是人类的万恶之源。让人们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站在正义、善良的一边,从而获得神佛的庇佑,免得中共邪党遭天谴时跟着遭殃”。朋友听到这里,不住的点头,“噢,明白了,我得赶紧退党,我得赶紧告诉我的亲朋好友们一起退,让他们也得救”。

看到一个个生命退出中共的魔掌,选择美好的未来,我由衷的为他们高兴。

[1]《洪吟三》〈义无反顾〉,作者:李洪志
[2]《转法轮》,作者:李洪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