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湛江市邹雪梅多次被劫持到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麻章镇六十三岁的邹雪梅女士,曾经身患肾炎、心跳等多种病,经常寻医吃药都不好。而她在修炼法轮功之后,全身疾病不翼而飞。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邹雪梅多次被610人到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以下是邹雪梅自述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我上北京说句公道话。我在天安门广场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听到了就绑架我推上警车,我对恶警说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恶警就拿皮鞋向我头顶打下来。

回到审问室有二个恶警,一个关门,一个拿一张表上面写(法轮功)是“某”教,我拿笔把它划掉。恶警就打我,把我前胸和后背打得都是红黑色的,恶警用力抓住我的手指按手印,再送我回湛江瑞云派出所,又送到湖光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睡地板,吃的是猪米饭,土豆不刨皮,看守所还勒索亲人每月交五百伙食钱。

我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麻章610头目钟康来指使恶人插管灌食折磨我,直到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让家人背我回家。

我被非法关押的五个月中,家中八十多岁瘫痪奶奶没人照顾,我丈夫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奶奶,还要到看守所探望我,整天忧愁,吃不饱,睡不安,一下头发都变白了,认识他的人看到都流泪。我八十四岁的爸爸听说我因修炼法轮功被抓去迫害,吓得坐立不安,不吃不喝,可怜的老人就这样连女儿都见不到一眼,就含冤离世了。

二零零三年三月一天早晨六点多钟,麻章610头目钟康来带分局、瑞云所等几十警察包围我家楼房,邪恶用铁锤把我家楼房所有木、铁门打坏,将我绑架上警车,吓得八十多岁瘫痪奶奶放声大哭,左右邻居愤愤不平地骂邪党一点天良都没有。

我被劫持到湛江洗脑班迫害,帮教二十四小时监控我,不准炼功,不准出去,天天放电视灌输邪教东西毒害法轮功学员。我绝食抗议反迫害,洗脑班恶徒傅少勤、帮教袁凤云等人把我抬进一间暗房,插管强行灌浓盐水、不明药物及白酒等。

湛江洗脑班折磨我三个月后,恶徒又将我劫持到三水洗脑班继续迫害,仍然是被单独关押,帮教二十四小时监控,不准炼功,大小便都盯住,白天黑夜逼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我再次绝食反迫害,院长黄某(五十多岁,胖黑)用剪刀把透明胶管一头剪尖,插进鼻孔,插破我的鼻孔,鲜血流出来,剧痛难忍。邪恶校长李美英还恐吓说,一天灌二、三次,灌死不负责。恶徒们逼我照像,电话恐吓、逼迫我丈夫带着孩子到三水洗脑班,哭哭啼啼地劝我“转化”。在情的执著下,我写了所谓转化的“三书”,做了对不起大法和对不起师父的事。当时我心痛得象刀绞,在痛苦中我再次绝食,被邪恶院长黄某疯狂地插管灌食,把鼻孔插破鲜血直流,连枕头都被鲜血染红,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瘦得皮包骨,就象死人一样。我被三水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后,湛江610头目陈军才将送我回湛江洗脑班,通知家人接我回家。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六点多钟,我和丈夫正准备吃晚饭,是湛江洗脑班和麻章区610邪恶之首何伟杰等十几个恶徒突然闯进,又将我绑架到湛江洗脑班,用同样插管灌食手段折磨我。

他们把我独个关押在房里,指使女帮教谭建坤天天迫害我,直到把我迫害到生命危险,再将我拉到去湛江赤坎196部队医院吊针,恶徒们怕我不行了,才通知亲人接我回家。

回家后,丈夫寸步不离地照顾我,但我身体还没恢复,麻章区610恶人何伟杰又打电话恐吓我丈夫,骂我丈夫如何不好好配合他“转化”我。我丈夫实在忍无可忍地说了一句:你还想怎么样,你不是把她迫害死了吗?

我是一个六十三岁手无寸铁的老人,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中共610人员就一次又一次把我迫害致命危。然而善恶必报是天理,参与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肯定会遭到恶报。希望这些人快清醒吧!为自己及其家人留一条后路吧!

湛江市610:陈军、黄养、
麻章区610:办公室07592733160,头目钟康来、孙康琼、何伟杰
湛江市洗脑班恶徒:校长陈艳梅13828201827、傅少勤、副校长黄建军、主任李宁、主任揭丽华
帮教:陈文久、谭建均、李玉、王秋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