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走好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四日】我是2003年秋得法的,得法前一直练别的气功。我的一位同学向我介绍法轮功,虽然当时法轮功被迫害,但我并不反感,而且我有一个亲属也在炼法轮功,我知道不少法轮功的真相。同学给我一本《转法轮》,让我全部看一遍。当时虽然出于对法轮功了解的心态,但看完一遍后,真的是如梦方醒,和我学的气功简直是天壤之别。大法太正了!我被其中的法理折服。真正的明白了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而返本归真,唯有修炼。我带着一颗激动和得法恨晚的心,立刻把以前所有的气功书全部当废纸卖掉,清除干净,当时我就一念:这才是我要找的,我认定了这一法门,一定要坚修到底。

200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参加了本地区的一个交流法会,对我的触动很大。这次法会鼓励我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更加信师信法,在本地同修的帮助下,平稳的走到今天。

堂堂正正的修炼

刚开始偷着看书,不让家人知道,后来想不能总这样偷偷摸摸的,大法是正法,是最正的,就应该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做大法的事,才算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一次,丈夫喝完酒回家发现后,魔性大发,撕书,大法磁带也踩碎了,命令儿子把撕坏的书扔掉。上初一的儿子回来后,对我说,他没扔,藏起来了。幸好书破损的不严重,粘好后还能用。儿子把所有破坏的磁带都盘好,放着听时,一切正常。我打开书,望着师父的照片,双手合十,眼中的热泪夺眶而出,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我发誓,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信师信法。

此后,家庭魔难没断过,丈夫喝完酒就找茬,好象我在他面前是个罪人。有一次我母亲过生日,家里来了很多人,他又喝多了,当着我家人的面,针对我开了一个邪党形式的“批斗会”,我兄弟姐妹都冲我来了,逼我放弃修炼。我当时一念,不还口,愿说啥说啥,就是不动心。我默默掉着眼泪,各种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最后,上小学的侄女说:“二姑都哭了,都不吱声了,你们别说了。”这样才结束。以后丈夫每次出去喝酒,我都先躲出去,等他回家睡着了我再回来。冬天的晚上,我踩着雪地,望着天上的星星,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觉得自己很苦时,就背《洪吟》〈愿〉:“茫茫天地我看小 浩瀚苍穹是谁造 乾坤之外更无垠 为了洪愿传大道”;又背《苦其心志》,渐渐的不但不觉苦,反而因为得大法觉得幸福了。

有一次,丈夫又喝酒喝多了,威胁我说:“如果你再炼法轮功,我让公安局来抓你。”说完拿起电话就打。我想他是吓唬我,但心里有点不稳,想和他辩解,但又想喝酒的人,失去理智,怕适得其反,就这样忍过去了。第二天早上,我跟他说起昨天的事,他说:“我不是吓唬你,我昨天给公安局打电话,没打过去,把你送進去用电棍电你,看你还炼不炼了。”当时我就急了,我义正辞严,说:“我告诉你,我炼功,一不偷二不抢,三没有做任何有损国家有损社会的坏事,而且以前的胃肠感冒和心律不齐的病都再没犯过,也没吃过一粒药,祛病健身有什么错?我告诉你,人有生就有死,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我死也炼,谁也管不了我!”就在那一瞬间,丈夫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他坐在沙发上,脑袋耷拉下来,深深叹一口气,说:“唉,管不了了。”

过后我跟同修说这事,同修说,这就是正念。真的是象师父在《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中讲:“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从那以后,家庭的环境宽松了许多。

和身边的亲人讲真相

修炼之前,婆媳关系不好。婆婆是一个得理不饶人、没理辩三分的人,而且对钱看的重。自从我修炼之后,处处按师父的教导去做,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把对她的怨恨化为乌有。在她有病期间,我给她拿了一万元钱,给她做吃的,打扫房间卫生,在医院陪她聊天。我要是不修炼是做不到这些的。婆婆问我现在为啥这么好,我说,我修真善忍,师父叫我这么做的。我借机给婆婆讲真相,很快她就“三退”了。

丈夫看到我对婆婆的变化也很感动。我也不再象以前那样强制性的管他了。学了《洪吟三》中的〈阴阳反背〉之后,我明白了夫妻之间也是这世的缘,要互相尊重,互相体谅。他现在在外地做生意,十天半个月回来一次,给我修炼开创了条件。现在我的双方亲人都做了“三退”。

工作中讲真相救人

自从我修炼以后,换了四个工作单位。每到一个单位我都能够脚踏实地的把工作干好,得到领导和同事的认可。2007年和2008年,我在一所农村乡镇小学工作,负责给二十多个老师做午饭。这所小学校长受邪党毒害很深,使我给老师们讲真相难度很大。我根据老师有文化的特点,有针对性的做《九评》、《江泽民漫画小册子》、《慧声》、《希望》等真相资料给他们看,和他们闲聊时见缝插针的讲真相。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讲:“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遵照师父的法,我劝三退的效果很好。

农村小学条件很差,在这所学校工作很辛苦。有一学期,一位老师休病假,校长让我给这位老师代课(我曾当过二十多年班主任)。于是我中午做饭,下午上课,又苦又累,回到家里,筋疲力尽,学法炼功有时都保证不了。我求师父能不能给换个单位。有一天,在区政府工作的弟弟来我家,他说好象机关幼儿园缺人。没过多久,我到了幼儿园,在后勤做保育工作。这里比在农村的条件好,有充足的时间学法炼功。

新的环境一接触,我就想救人。我性格外向,接触人很快,在和同事的交往中就能给人讲真相。园里规定,早晚所有人不能在餐厅吃饭,中午主班老师可以吃。我严格的遵守规定,从来不先吃饭,而且在中午吃饭时间替老师看孩子,老师们都很感动。在这个幼儿园,从园长到老师基本上都做了三退。

沐浴在佛法中

当我精進时,师父多次给我净化身体。晚上似睡非睡时,全身就象过电一样,而且还从耳朵里发出炼功的音乐声。还出现过元神离体。一次晚上睡觉时,从自己身体里飞出一个影子,心里想回来,就回来了。这都是师父在鼓励我。当我醒来时,对师尊升起深深的感激之心,泪水模糊了双眼。

当我不精進、消沉懈怠时,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梦中点化。记得有一次在梦里给学生上课,马上就要考试了,可学生的生字还没有教完。类似的梦做过很多。师父真的是舍不得落下一个弟子。在这千载万载难逢的大法洪传中,我能被选中当大法弟子,我一定要珍惜这万古机缘。

我是后得法的学员,和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很大,自己还有怕心、显示心、安逸心等各种人心。在学法、发正念时心不净,修的不扎实。希望自己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以法为师,遇问题向内找,和同修配合好,协调好,做事先想别人,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

这是我第一次投稿,起初没有想写的意思,后来看了《明慧周刊》上的交流文章之后,下定决心写出此文章,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