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证实法之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四日】最近中共黑手针对香港法轮大法真相点严重干扰、破坏,因此我就动了那一念:我要去香港窒息邪恶,救度众生。当时那颗心是很纯净的,本着慈悲、救度众生的愿望去到香港,那些行恶者也是被中共恶党所迷惑的生命,他们人的一面因不明白真相才会对大法行恶,才会去干坏事,而这将对他们生命造成难以挽救的险境。于是我们一行三人,再次踏上香港证实法之行。

落马洲真相点

当公车驶近真相点时,已可感受到整个空间场已布满了邪恶。放眼望去满满的诬蔑、不堪入目的布条占满了整个公车站,连地上都到处杂乱放置诬蔑大法的布条。同时场上也已经有好几个所谓的“香港青年关爱协会”成员四处走动。

我们一行人一下车就迅速找个可容身之地(因地上到处都是诬蔑大法的布条),一起发正念。就在此时,所谓的香港青年关爱协会人员,马上过来对我们挑衅、干扰,用极大分贝的“大声公”(喇叭)肆无忌惮的放在我们身旁,强力干扰我们,同时又极大音调的播放他们所谓的爱国爱港歪理,试图迷惑我们。他们举着爱国爱港的口号,而企图掩盖他们的破坏罪行,把非法的行径合法化,真是邪恶至极。

这种行为在法律这一层面其实也已是人身攻击、公然侮辱。法轮功在香港是登记合法的修炼团体,而香港又是法治的社会,他们显然已触犯法律了。

我们修炼人都知道,人会作恶,有时是受到另外空间邪恶生命的控制。在落马洲,我看到的情况是层层层层的邪恶有系统的干着破坏大法的坏事。低层的邪恶负责用一切流氓的手段故意去干扰举着“法轮大法好”横幅的学员,试图挑起学员的争斗心,如果学员用人心跟他争论,他又更加疯狂的进行破坏。而当学员被挑起争斗心时,更高一层的邪恶就抓住把柄用录像带摄影存证,试图制造假证据,而在其后又更高的邪恶又在其后监控整个场,真所谓层层层层布满了邪恶因素。而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邪恶不敢动,也不敢靠近,因为另外空间的邪恶害怕,怕被大法弟子强大正念的能量场所解体。正念弱一点的,邪恶就专找这些学员去挑衅,也就是进行它们所谓的“邪恶的考验”。

当天我虽然本着一颗慈悲之心跟他们讲真相,但对方有时还会很无理的进行破坏,当时我已经隐隐约约的感受到我内心深处那颗争斗心有点被挑起了。

经过了一整天的大声讲真相、发正念,我真的口很渴、也累了。在回寝室休息途中与同行同修交流时偶然提到“理直气壮”,随后我静心想一想,我讲真相的方法是否可以做的更好、更圆容。当我学法学到《佛性与魔性》这篇经文时,我悟到了修炼就是要修去我们的魔性,充实我们的佛性。

再到落马洲

隔天又来到落马洲真相点。与同修交流后我悟到了要用法律这层人的理来制止邪恶、保护同修,因此一下车我就把四周诬蔑大法的邪恶布条录影存证,在邪恶有目的的制造冲突中收集真实的证据,曝光邪恶,因为香港是法治的社会,不是中共黑手逞凶的地方。同时我的口吻“理直气壮”,而内心更加平静、更加祥和的对来来往往的中国游客讲述大法真相。

经过一上午的正邪大战后,所有香港同修与所有的台湾同修彼此交流、向内找不足,而现场就有同修认识到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当我们面对邪恶的疯狂干扰、破坏,也能本着“以善制恶”的基本点和正面的态度。就在现场同修们互相配合、向内找不足的环境下,形成一股正念的能量场,无意中感动了坐在一边的一位中国游客,她有感而发,当场写了一张字条递给我们,字条大意是写着:“希望马英九政府早日解放大陆,让大陆的法轮功恢复自由”。

当然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是不干涉政治、也不依靠任何人的。正法中我们不等、不靠,因为我们才是这台戏的主角,众生都是我们救度的对像。

救度众生要正念不要人心

行程最后一天在落马洲讲真相,回程时搭地铁回到寝室途中,在车厢内正对面站着一位在整个人群中非常突出、非常显眼的美女,而其穿着却有点暴露。当时我不自觉的用余光看了几眼,心想着到香港这几天,从来没有碰到如此与众不同的美女,今天竟然碰到了。列车到站时,我走出车外,迎面又来了几个长相特别标致的美女。当时我脑子嗡的一声,直觉反应:怎么会这样?后来我思考一下,发现自己刚才在落马洲讲真相时用人心、用人的情,对着当时正在疯狂干扰同修的那个女邪恶头头说:“长得这么漂亮,不要生气嘛!”就这么一句不正的话,于是另外空间的邪恶马上就安排几个美女来到我的面前,它们要考验我,看我如何动念,企图钻我的空子。我悟到修炼是严肃的,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能有人心。

回到台湾水湳机场

在回到台湾的行程上,一位女同修原本不属于我们这一团的,但因她与同行的另两位同修回程的机票航班不一样,就与我们同一航班,结伴回来台湾。这位女同修年纪稍长,文化水平不是很高,而动作又比较缓慢。当天早上回程时,我还半开玩笑说:这是师父安排要我们三个男同修护送她回台湾的。

当飞机到达台中水湳机场时已近晚上十一点,入境水湳机场时我却没有看到这位女同修。记得在香港飞机场候机时,曾与她聊天,得知她回到水湳机场还不知是要搭公车或是搭计程车回家,也就是说还不知怎么回家。

在当时夜已深,而我们还要开四十分钟车程才能回到家,而且人也累了,想早点回家休息。因此我们三个男学员就独自到停车场要开车回家。我用车钥匙启动车子时,没想到车子竟然发不动,于是紧接着赶快找附近的车子来协助接电启动,也无法开启;于是又赶紧向机场服务台借一台发电机来重新启动,还是无法开启。最后叫拖车公司来把车拖吊回南投汽车修理厂修理。就这样经过一夜的折腾,回到家时已将近午夜二点。

翌日,我与同行另一同修交流。我们认识到,这是师父安排要我们护送那位女同修回家的,而我们却明知她还不知道如何才能够安全的回到家,且夜已深了,我们对待这位年长的女同修竟然一点慈悲之心都没有,任她独自在漆黑的夜里摸索着回家的路,而我们却置之不顾急忙自己要赶快开车回家休息。这是多大的私心呀!因此我们的车子怎么都发不动,要我们晚一点回家,要暴露出我们那颗对同修不够慈善的心,要我们从中悟道。呀!想起来真是惭愧。

后记:

这几天的香港证实法之行,体悟到在邪恶布满的空间场里,不论是身在真相点直接面对邪恶,还是在寝室休息,另外空间的邪恶时时都在虎视眈眈,经常会在学员之间生活上的小小细节上,分化同修、进而削减大家的能力,如果同修间能事事用大法去对照,比学、比修,彼此协调一致那法力就非常大,力可劈山。而这也正是邪恶所最害怕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