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农村老太排除干扰坚修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我是一名69岁的妇女,老伴脾气暴躁,吵架是家常便饭,并且常动手打人,我总是跑到女儿或邻居家“避难”,这样的日子煎熬的过了几十年……直到2004年9月,一天挨打躲到邻居家时,这位邻居说了句“对坏人说‘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就不敢打人了”。我听到这句话很好奇,就感觉到这不是普通人中的话,因为从来没有听到过,就问她这句话是法轮功的吗?我也不知为什么这么问,当时也并不了解法轮功,现在想来一切都是机缘巧合。

我很迫切的想了解一下法轮功,于是向邻居借来书看了第一遍,虽然不很懂但是就是很想看,因为同修也要看书,还回去后我又坐车去县城找做医生的老同学取书(因为她以前给我讲过法轮功真相,我知道她在学)。看完第二遍后我知道了原来这是修炼啊,这才是人来在世上的目地,我很快的学会了炼功的动作,刚开始炼叠扣小腹时,就觉的手心热乎乎的火烤一样。

我开始修炼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常人他可看不明白这个事儿,你到高层次上看这个理,整个都发生变化了。在常人中你看这个理以为是对的,可它不是真的对。到高层次上看才真正是对的,往往是这样。”从此我便再也不和老伴争“理”了,什么你对我错有理没理,常人中的理都是反过来的,并且告诉他骂人打人会造业的,他不听骂的更凶。后来当老伴知道我修大法后大发雷霆追着打我,可是他的手还没打到我时他却突然仰面朝天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打过我。几十年挨打的日子就此结束了。

由于害怕邪党迫害,老伴和儿女开始阻止我修炼,不给我电用,我找人偷偷的帮我扯上线,他发现后大骂直骂到半夜,我说不要吵了邻居家休息啊。第二天早上他又去找扯电的人来给我断了电,于是我又去买了两个充电手灯挂在房梁上看书学法。儿女为了让我放弃修炼,不给我饭吃,不和我说话,我心里也难过,想想儿女他们却都这样对我,可我又转念一想,想到我是个修炼的人啊要不记不恨,谁也别想动摇我修炼的决心。

于是我搬到河对面的山上儿子以前不住了的房子里,我把身上仅有的几十元钱买了小鸡和一包饲料,养鸡、开荒种地来养活自己。刚开始没有东西吃,同修就给我送些粮食煎饼……全靠同修的帮助。就这样,我一边干活,一边学法炼功。

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太太,开起山地来却有使不完的劲,几百斤的大石头我很容易的就滚到一边,让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有一天,我下山时看到一棵臭椿树,我想到秋天这种树要生很多虫子,我把它踩折吧,结果一脚踩空 ,自己一个跟头栽倒在地,当时便觉的左手小臂一麻,爬起来一看骨折了,弯不过来,我赶紧向内找自己的心,我忘了师父讲的杀生有罪的法,树也是有生命的,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出于一颗自私的心一脚把它踩折。悟到了我很惭愧,于是好好学法炼功,奇怪的是手断了竟然一点也不疼。有一天晚上,我发正念打莲花手印时断了的手抬不起来,在心里说“师父啊,我得打莲花手印啊”,我的手竟然一点点抬了起来。就这样没有吃药打针,二十天后我就能锄地了。

又有一次我干活从很高的地方跌落到石窝里,却没有摔破一点。只是躲一棵树时手上扎了一棵刺。是慈悲的师父时刻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啊,要不我还不知摔成什么样子。

第二年里,我就能自给自足了,我喂的小鸡也长大了,这时周边村民家的鸡全得了瘟疫病都死光了,我的几十只鸡也出现了闭着眼怪叫的症状。我对着天空说,“师父,我知道您在考验我,您放心吧,我不会动心。”结果我的鸡很神奇的瘟疫症状全消。

我在心里发了一念,要是我有了钱,我就会全部换成真相币更多的救度世人,鸡下蛋了,不断的有人到山上来买鸡蛋,我开始有一点点积蓄。山上的树结了种子也卖了几百块钱,再加上我赶集时看车子的钱,我竟然攒了二千多元钱。于是我找同修全部换成了真相币,同修还给我做了几个真相印章,我终于可以自己做真相币了。

我就这样在任何的干扰下都坚定的修炼着。由于我的正念,老伴不再与我争吵,开始来看我,帮我做事情,有时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这在得法前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儿女也都不再干扰我,偶尔也过来看看我了。我悟到当我真的溶于法中的时候就一切都变的顺利了。

当这一切考验都过去的时候,我回头看看走过的路。是慈悲的师父一直在我身边看护着、提高着我,我心中对师父的感激道不尽。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会好好学法精進,在修炼的路上坚定的走下去。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