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警官总医院迫害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警官总医院,位于济南市中区英雄山路134号。该医院负责山东省监狱系统警察的医疗保健,并向社会开放,所以对外称”警官总医院”,实则属新康监狱。在山东省监狱遭受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由于监狱害怕承担责任,往往把他们都送到这里“治疗”,其实仍然是迫害的延续。被迫害致死的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在这里被终止。

因为只有极少数犯人到过这所特殊的监狱,所以里面的黑幕曝光较少,当自由的人们从阳光明媚的医院前门进出时,几乎无人知晓就在它的后面还有一个阴暗狭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

山东省警官总医院
山东省警官总医院


一、恶劣的生活医疗条件

到新康监狱来治疗的病犯均由其他罪犯做陪护,有自费来治疗的,也有的犯人条件较差,依靠国家提供的补助和劳改挣来的少的可怜的工资维持基本生活,这样的病犯没有多少油水,来到新康医院更加苦不堪言。陪护多是监狱关系户,态度极其蛮横,对病犯毫无耐心,不负责任,虐待、打骂病犯是家常便饭,警察医生和病犯之间既是病患关系,还有一层具有中国特色的敌我矛盾关系,所以根本不把病犯当正常的病人看待,加上医疗、生活环境极端恶劣,有的病人来治疗后非但不好,反而越治越重。

这里的生活用品价格比外面贵一、两倍,而且很多是假货,病犯从超市订购的用品经常不知被谁克扣,物品不标示价格,开支的账目也不公开,所以病犯在这里花钱就像填不满的无底洞,每月存几千元钱,眨眼间就花光了,有一次一个南方犯人存了两千元,不到一个月没钱了,他追问后就退给他一千,他说,这要是不追着要肯定钱就没影了。

饭菜的质量非常低劣,连猪狗吃的都不如。花卷吃了拉肚子,土豆丝常常不熟,米粥无米,豆浆似水,菜少汤多,咸菜不多还是臭的。值班人员分菜不公,随意勒索、克扣病犯,关系好的打双份,其他的把饭倒掉也不给没吃饱的人,所以病号大都吃不饱饭。陪护多数又壮又懒,厕所等无人及时打扫,连走廊都臭不可闻。有一个病房没有纱窗,蚊虫出没叮咬;某病房内纱网五六年未更换,灰尘堵住网孔,密不透风,重病人夏天整日躺在臭气熏天的被窝里,房间里人们不敢喘气,陪护们都不愿意进屋来。

更严重的是,这里的一般病号和传染病人不分开,一个病房里既有癌症病人,也有结核病人,还有肝炎患者,共用开水和其他物品,弄得病人们都战战兢兢,生怕自己的病没好,再传染上其它病回去。如此对病人不负责任,医德何存!

二、病犯人权谁保障

病犯李金福,从青岛监狱转到警总医院,回民,家住新疆伊犁霍城县清水河镇五大队。全身肌肉萎缩,左面上下肢和右下肢没有知觉,瘫痪十年,系被青岛市市南区缉毒大队、刑警队、市南派出所和铁路派出所刑讯逼供,当场打瘫。到新康监狱说是来治疗,其实从未给他治过病,他身下的床单常年酸臭,好心的其他病犯有时会帮他洗洗床单,擦擦身体,虽然是回民,但是他的饭菜都是和汉民一个锅,因为没有钱买其他营养品,只能吃医院的低质饭菜,现在整个下身都是干瘪的,他状告青岛公检法酷刑致残他,也无人受理,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病犯赵善波,青岛市南区人,盗窃罪,吞下一枚铁钉,发来新康监狱后,却迟迟不给他动手术取钉,死亡前曾疼痛难忍的弓着腰到大门呼喊医生,值班人员怒喝他回去,医生给他输液应付,仍然未做手术,几天后死亡。

病犯王堃,淄博人,肺癌晚期,忍受不了病痛和陪护的蛮横与恶劣条件,多次自杀未遂。死前十多天,每天晚上疼得喊医生给他药止疼,几个陪护如狼似虎强行把他架回去,有时上厕所,坐在屎尿里,几个小时没有人无人搀扶回来。

值班的李某打了一个偏瘫病人,其他病犯抗议,队长竟然公开讲,这样的值班长允许存在,对付一些不听管教的犯人,但是有一个度,打他的时候不能超过这个度,超过就要处理他。有队长的支持,值班和陪护便经常对病号大打出手,有一个重病人被打的躺在地上不能动;一个陪护喂一个老年病人,把大块的馒头塞到嘴里,卡住气管死亡;另一个腹部刚做手术,被值班的照腹部猛踢一脚,刀口裂开肠子流了出来,当场死亡;一老年病号嘴里还喘气,护士就说死了,收尸吧,值班人员把人装进袋子,结果那人又坐了起来,被值班的按倒抬进了太平间;一省监来的青年病犯因病重卫生差了点,被值班的从床上拖下来拳打脚踢,打得动弹不得。有一个陪护直接说,你们要是不听话,就让你死在这里,吓得病人一晚上没睡着。

医院为了提高经济效益,把病犯当商品,一入院,各项相关不相关的检查做一圈,每到一个地方,带领警官都说,来买卖啦。病犯每个床位每天100元,陪护每人100元,监护器100元,有个病人腿有病,只是嗓子痒,也让吸氧,又是100元,用的很多药都没有什么大作用,目的还是为了钱。给病犯治病滥用激素,脉管炎、哮喘病人使用激素后,病好了后很快反弹,人肿胖变形。

有的医生对待病犯没有责任心,有个急性病病犯没有听从医生的安排,医生大怒,把原来准备立刻做的手术拖了一周,说,你也不想想你是干什么的,等着吧。还有一个精神病人晚间病情发作,舌头快咬断了,值班医生来看了看就走了,第二天才给舌头缝了几针,连麻药都没打。某个病犯做痔疮手术,疼得死去活来,抬回病房时,他自己下来上了床,医生与护士大惊,一般这个时候麻药还应该起作用的,看来是忘了打麻药,或者是打错了麻药,结果这个病犯回病房后,疼得头撞墙两个小时,震惊整个病区。一个脑出血病人,两天后仍在昏睡状态,血压高,半身不能动,一个实习女医生问他问题,他反应迟钝,被医生大声训斥,根本不管病人的死活。

三、警总医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当时在新康监狱就医的犯人回忆,2009年6月20日,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用汽车拉着已经被打死的法轮功学员吕振来到警总医东二区,为了提供假证明,先给吕振挂上吊瓶,再做心电图,然后录像拍照,忙活了近两个小时,最后谎称心脏病复发,抢救无效死亡。但现场所有的犯人都看到吕振身上被打得体无完肤,到处是青紫的创伤,因为警总医和省监共同做假,吕振之死以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系被暴力殴打致死而告终。当时的值班主任叫董金平,潍坊人,值班长是于强,济南人,东二区的50多名在场的犯人都亲眼见证了当时的情景。总有一天,指挥迫害的恶警李伟、张磊光和齐晓光会被绳之以法,难逃法网。

警总医同样对法轮功学员李秀珍之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据当时在现场的其他病犯亲眼所见,李秀珍因绝食反对迫害,被送到警总医,山东女子监狱的陪护对处于极度虚弱的李秀珍仍然恶语相向,动辄打骂,没有警察和医生出于人道予以制止,在李秀珍离世前的几天,已经瘦得皮包骨头的李秀珍被陪护提着衣领连推带搡,艰难的走到厕所倒痰桶。

法轮功学员毕建红已经生命垂危之际,还被陪护关到小黑屋殴打。

这些恶行发生在原本应该救死扶伤、充满关怀的医院,发生在法律执行机构,他们的死亡与苦难怎么能说与你们没有关系呢?

警官医院地址:济南英雄山路134号 邮编:250002

医疗科电话:0531-82163206 纪姓警医0531-82163447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