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感恩戴德还是敬师敬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一次,我去看一个老同修。这个老同修正念很强,讲真相没有怕心,她自己认为自己非常敬师敬法,非常相信师父,很坚定,因为师父曾经六次挽救了她的生命。

她非常感激师父,为了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她每天都坚持做三件事。有近十次旧势力在梦中考验她,她都很清醒坚定的选择了师父。可是现在,她身体出现了病业的假相。她很苦恼,不知问题出在哪里。

我看到老同修的问题出在对师父的信与敬是出于一种感恩戴德,不是在法上那种信与敬,在那种敬与信的背后隐藏着自我的因素,有着旧宇宙生命师徒之间的关系的影子。我与老同修交流自己对信师信法与敬师敬法的理解与认识。

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弟子:“我们现在这个历史时期和中国封建社会不一样,跪那儿磕头就算拜师?我们不搞这个形式。我们有许多人就这样想的:我磕头烧香拜佛,心里虔诚点就长功。我说那都可笑,真正炼功全靠自己去修的,求什么都没有用。不用拜佛,不用烧香,真正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修炼,他看着你都特别高兴。你在外面尽做坏事,你给他烧香磕头,他瞅着你都难受,不就是这个道理吗?真正修得靠自己。今天你磕了头,拜了师,一出门就我行我素的,那有什么用?我们根本不讲这种形式的,你可能还败坏我的名誉!”

从师父这段法中我悟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有按照师父要求的做,才是真正的信师信法,才是真正的敬师。作为我们弟子就应该放下自我,救度众生,圆容师父所要,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那才是真正的信师信法与敬师。如果我们抱着自我不放,抱着这种感恩戴德的想法不放,真的不是敬师敬法。我给老同修讲了一些同修放下自我后大法在同修身上的展现,最后老同修感慨的说,她今天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敬师敬法,心里一个大疙瘩一下子解开了。

师父在经文《警言》中这样告诉弟子:“我传大法已经四年了,有一部份学员心性、境界提高的很慢,还是停留在感受上认识我与大法,总是从身体的变化和功能的体现上对我的一种感恩戴德,这是常人的认识。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你们在对待我与大法的思考、认识、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维表现。然而我正是教你们跳出常人啊!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

从师父的这段法中我悟到,如果我们作为弟子还是用旧宇宙生命的思维方式认识师父与大法,不从根本上改变那种为私为我的生命对师父与大法认识的那种变异的思维方式,就永远也不能真正的认识师父与大法,都是对师父的不敬!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有些同修对师父的敬还是没有摆脱旧宇宙中师父与弟子的那种认识,其中有自我与变异的因素。宇宙大法给生命开创了全新的一切,在新的宇宙中师父与弟子的关系应该是一种全新的概念。有一天我突然悟到“师父”这个称呼是宇宙中最伟大最崇高的称呼,他涵盖的内涵无量的洪大,至洪至微。我们作为弟子真正敬师不能非常随便的带着非常不在意的心态喊出这个称呼,有的同修说起师父这个称呼非常随便,呼来唤去的。还有的同修经常说是师父叫我如何如何的等等,好象他什么都知道。这种说法不也是把自己的认识强加在师父身上的做法吗!也是不敬师的一种表现。我认为这样的同修在说这样的话之前最起码应该加上“我悟到”或“我认为”这样的话才是敬师。

我以前都把师父的称呼喊成师尊,以表达自己对师父的尊敬,我现在才意识到那种称呼的背后有自我的想法,只有师父这个称呼是最能表达大法弟子对师父的真正的无私无我的敬,那是法中定的。当我明白这些时,我每次给师父敬香时,都用最纯净的无私无我的心态用我生命的全部喊一声“师父”,立刻我感到自己一切都容在大法中,容在师父的无量智慧中。那一刻我体会到了我这一境界中的“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1],我感受到了真正的敬师敬法是什么。无量无际的宇宙都是师父的智慧所成,师父的智慧至洪至微无处不在,因为“真善忍”无处不在。

个人现阶段的一点认识,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大家以法为师。


[1]李洪志师父经文《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