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上去网取决于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今天看了明慧网上的《翻墙、拆墙与清除造墙的邪恶因素》和《“明慧网他们从来也没有封住过!”——由师父的这句法想到的》这两篇文章,我也想谈谈在过去的时间里,我是怎样保持上网的。

我上网有三年多的时间,开始的一、二年里,不知道有“封网”这种说法,根本没有上不去网这种概念,所以从来也没有上不去网这种事情发生。其实当时的状态不是很好,什么都不知道,和本地同修没有联系,是一个外地同修让我上明慧网,帮我装好了电脑,并且告诉我只上明慧网,教我用自由门,不要看动态网上的新闻。同修说动态网上的新闻太好看,看了这篇想看那篇,会占用很多时间,他是过来人,所以干脆不让我看。

我当时对电脑所知甚少,非常听话,心思非常简单,上网一年多,从没看过动态网上的新闻;凭借自由门,只上明慧网,从来都上网自如,从不知道有上不去网这回事。我想这可能就如师父讲的:“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1]

从二零一零年下半年,我和本地同修联系上了,开始承担了部份资料的制作,后来需要联系的事情慢慢多了,半年前同修又教会我用无界上网,我的胆子也有点变大,心也不那么单纯了,也经常会看网上的新闻,也大概的知道有“封网”这回事,那么也有个“被封网和破网”这个观念的产生和存在。

今年九月份,我跟同修说,谁要是有写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投稿需要我上网的,最晚提前一天给我,当时心里总是被一个观念障碍着,明显的承认了这种“封网”的存在,给自己留了一天的时间用来突破封锁,总是想着大陆法会截稿的前几天,邪党总是会疯狂的封锁网络阻止稿件的发送,要是最后一天给我,万一当时没上去网,那怎么办?自己也认识到这种状态不对,但是因为稿件的发送很顺利,就没有全面的去清除这些不好的想法和观念。

九月下旬开始,有两、三天的时间,突然上不去网了,因为那几天不用下载周刊,我猜想同修可能也没有很多事找我,就持一种上不去就算了的态度,那两、三天就真的没上去,这在我的上网史上是没有过的事情。虽说不着急,但怕同修有事找我,我就有一天早上,去一个同修上班的路边等她,等同修一出现,看见我第一句话就问我:“你怎么不上网啊,你不上网就找不到你了呀?”我说“上不去”。同修说:“怎么上不去呀?可以上啊。我这几天都在上啊。你看没看过有个同修写的文章,说是从另外空间上网,从来都没有上不去的。”

我听了,就笑了,说:“我知道了,邪恶欺负没正念的。”因为当时我就想起一个同修讲的另外一个同修的故事——不久前,去同修家偶然碰上一个外地同修,这个同修被非法关押了很多年,在里面认识了很多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她说有一个同修很厉害,出来后,全家都要办港澳通行证(或是护照),很多同修从里面出来后,这两个证都很难办成,这个同修在家就想:不但要办,还要快点给我办完给我送来,送慢了我就灭了你。结果是她的证不但给办了,还办的最快,真的给送到家了,那时家里其他常人的证还都没办完呢。

当同修惊讶我上不去网的时候,我就想到这件事。和同修分手后,我回家就上网,瞪着电脑屏幕发正念,清除干扰我上网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乱神、共产邪灵等等一切邪恶因素,从我电脑开始到网络的另一端,什么干扰我上网就统统清除,对另外空间就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对我们这个空间所有参与封锁网络的人念“法正天地,现世现报”。不管哪个空间,为我的网络连接清除一切障碍。

我刚一这样想,人这边感觉还没想清楚呢,马上就能上网了。从那天一直到现在,我和这个同修都能保持在网上的联系,我也不再去想封不封网这件事了。有时不能马上打开,我也不着急,就瞪着电脑,心想:你封网你就封吧,来多少邪恶我统统清除掉,反正也是要清除,平时还没时间呢,你自己送上门来了。只是有一个周五的下午,我要下载周刊。快下载完的时候网络断掉了,我当时就明白了:在上网这件事上我太自私了,只顾了自己,应该顾及到大陆所有的同修,还要考虑到常人是否能上去网,清除的应该是另外空间所有涉及到的参与封锁网络的一切邪恶因素,同时这个空间参与做坏事的人也让他们现世现报。

在上网的过程中,我每次都能想起师父讲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我知道我不应该去看新闻,我就不看;我知道我一定要给师父发送中秋节的问候,我就顺利的发送;我知道我必须让同修准时看到周刊,那周刊就能下载;我一定要在网上和同修保持联系,那就能联系;我想三退名单今天发不了明天发也行,那今天就发不出去。所以个人的意愿很重要,你自己想要什么自己要非常清楚。

个人觉得,对于网络,中国大陆就象一个大监狱、劳教所、洗脑班,什么样的大法弟子里面不敢收,什么样的到里面也能顺利出来,这个大法弟子应该都很清楚。

师父说:“明慧网他们从来也没有封住过!”[3]师父已经给铺垫好了,能不能上去网,这就取决于你自己正念闯关了。不要过分依赖于破网软件的升级,因为你总要用前一个版本上去才能下载新的版本吧,过分的依赖也会给技术同修带去压力。能不能把整个墙拆了,把造墙的邪恶因素统统清理干净,我想还要整体的提高,认识的提高和观念的转变、境界的突破,不给邪恶空子去钻,不给邪恶提供可以生存的土壤,每个人都做到了,邪恶自灭。

[1]《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作者:李洪志
[2]《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作者:李洪志;
[3]《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作者:李洪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