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活该”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二零零四年,辽宁省普兰店市的法轮功学员曹玉强被警察殴打致死,明慧网报道了这一消息后,海外法轮功学员打电话给普兰店市公安局核实该事件,不料电话接通以后,对方想都不想就说了一句:他死得活该。

人们不敢想象,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被虐杀,换来的竟然是轻描淡写的两个字——活该。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世人皆知,这些警察更不会不晓,他们怎么能够如此冷漠而没有愧疚呢?杀人就是犯罪,一个地方上的公安局,怎么敢如此心安理得而没有丝毫的畏惧和罪恶感呢?

翻查一下明慧网就会发现,这个公安局不是孤例。法轮功学员受酷刑虐杀是“活该”的论调,早已象瘟疫一样在中共的警察中蔓延。如吉林省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河冲着法轮功学员宋冰(已被迫害致死)说:“打死你都活该!打死你都不解恨!”四川遂宁市南强派出所垅坪洗脑班恶警席敏,辱骂以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叫你不要炼法轮功你偏要炼,饿死了活该。火葬场这么近,死了拉过去就是。”武汉何湾劳教所恶警李靖,指挥给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并添加辣椒粉,说:“受不了活该,整死他们都没有关系。”山东省章丘市明水县党家乡派出所副所长:“死了活该,炼法轮功的死一个少一个。”重庆沙坪坝区井口洗脑班恶徒说铁路分局列车员徐云凤(已被迫害致死):灌(食)死了活该,谁叫她不转化,中国有的是人。……

原来“活该”,是中共警察对虐杀法轮功学员的共同逻辑和心理。不难看出,这一系列的“活该”,除了肆无忌惮之外,还流露出了更多的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是的,他们仇视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恨不得置之死地而后快。谁都知道,仇恨的心理嫁接的是毁灭,不仅会使人情绪失控和疯狂,还会转化成暴行或使暴行升级。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种仇恨中被酷刑折磨甚至虐杀。可是法轮功学员是一群遵循“真善忍”的好人,仇恨好人是没有道理的,导致仇恨的唯一因由,只能是中共对法轮功黑白颠倒的仇恨宣传。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动用了全部国家宣传机器,歪曲事实,栽赃陷害法轮功,“1400例”死亡、自杀、杀人、精神病,极力将法轮功学员妖魔化,在人们心中煽起仇恨。如武汉电视台拍摄的一部诋毁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电视片,不仅被江泽民用来胁迫中共其他领导人同意迫害法轮功,还在监狱用来作为强迫洗脑及酷刑折磨的依据。一些警察就是因为观看此片而开始仇恨法轮功。而当江泽民发现转化法轮功学员不成功而准备加大力度“从肉体上消灭”时,又出笼了“天安门自焚”、“炼功杀人”等等血案栽赃嫁祸法轮功。

当记者采访中国驻联合国首席代表沙祖康,问道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精神病院注射伤害神经的药物时,沙祖康毫不掩饰的回答:“他们活该。”薄熙来也曾赤裸裸的对大连公安局头目说:你看这些炼法轮功的,这么团结,这么有效率,不抓不打怎么办!你们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了活该,由政府承担责任。可见,中共警察的“活该”论,除了来源于仇恨宣传,还是中共内部上行下效的结果。

“活该”论的流氓逻辑并非始于迫害法轮功,它在中共内部有着更深的渊源。它最早来源于毛泽东,无数次的祸乱过中华民族。毛说:“对打人也要进行阶级分析,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好人光荣;好人打好人误会。”毛的“活该论”文革中在“红卫兵”中广为流传,不久暴力和血腥很快就遍布中原大地。江泽民不仅继承了这一流氓逻辑,还用更加露骨和血腥的“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为它做了最邪恶的注解。

人是有理智和情感的,一个人总有冷静下来的时候,这个时候会为做过的错事而悔恨。而“活该”论会对施暴者起到良心的麻醉作用。毛和江贼,都成功的利用它掀起了浩浩荡荡的整人运动,把中华民族拖入灾难的深渊。

中共的“活该”论抛开了人性、道德和法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论调。“活该”论充分表明,中共的一切宣传,都是为暴力做掩护,为群体灭绝架桥铺路的。中共的狰狞面目和强盗逻辑,在这一论调中体现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