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附体家无宁日 大法救了我这个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我家在内蒙边陲小镇,以前由于受多年党文化的毒害,我不信有什么佛道神的存在,更不相信什么善恶有报。我的脾气很不好,易怒、沾火就着。初中毕业后正赶上所谓的开放搞活,我便下海经商卖服装,在商品经济的大潮中,我整天奔波在服装市场,讨价还价、处心积虑、唯利是图。那时由于家庭很穷,更是把常人的钱财看的比命都重。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的商场日益扩大,心里也有了一些成就感,沾沾自喜之余我便整天和朋友在一起喝酒、玩乐。酒更是我每天都离不开的东西,一天少说喝二顿、多则三顿四顿。跟朋友喝、跟亲戚喝、在家喝、出门还要跟朋友大喝。整天高谈阔论,耍酒疯,昏昏沉沉陶醉在常人所谓幸福之中。

97年春的一天,我和以往一样坐在北去上货的列车上,和朋友一起谈论着一些经商,处事,为人之道。当谈到全国有许多人练气功的时候,我就不吱声了,因为我对气功很陌生,再说压根儿我也不相信这些东西。有位姓刘的朋友突然说;“二哥,你炼炼法轮功呗,听说法轮功如何如何的好!”我说,“我不相信这些东西,我只相信酒!”嘿嘿一乐,这时车也到站了,下了车朋友互相话别各奔东西。

没过多久姓刘的朋友领着两个外地人到我家跟我说:“有点事找你帮忙,代卖点服装。顺便给你请了本书让你看一看”。我顺手接过那本书,一看上面写着“转法轮”三个字,也没细看漫不经心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那两个人一看我对那书没上心,就紧接着介绍说:“这可是一本宝书,这本书能治病,能救人,是一本如何指导人修炼的书,我们在家不洗手是不摸书的,…… ”

过了一段时间那两位外地人又来了,看一看服装卖的怎么样了?顺便又给我带来了大法其他相关书籍和教功录像带。闲聊了一会,我把代卖服装所收钱款交给了这两位外地人并扣了他俩800元钱柜台费。临走时那两个外地人嘱咐我一定好好看一看那些书。

有一天我妻子到邻居家串门,邻居家大姐说:你家买卖那么好,应该请个保家仙,好好保佑保佑你家多多的发财。我妻子就相信了,没几天所谓的“保家仙”就请進了家,又上香又摆贡品忙的不亦乐乎。我当时也没太在意,心想净瞎折腾。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妻子神情不对劲,回想起近几天她总少言寡语,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在我再三追问下她一反常态,整个人我都不认识了,说话的语气、语调、声音都变了,性格也变了,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我惊讶,吓坏了,不知所措,本能的从邻居家叫来几个人来帮我,邻居家人一看到这种情况也非常的吃惊,一贯内向温柔体贴的她怎么瞬间就变成一个又捉又闹,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又非常理智的说要和我单独谈谈,疯狂起来的时候,让我毛骨悚然。

我害怕的不行,不敢单独和她在一个屋里呆着,特别是晚上,我找来几个朋友看着她,我这几个朋友也都吓得不行,让她在小屋,我们几个人在大屋,整夜就这样守着谁也不敢睡觉,就连门口的沙发都没人敢坐。就这样我这几个朋友,白天在家睡觉,晚上过来看护着她,困顿中恐惧中就这样一天天苦苦的煎熬着。

突然有一天半夜两点多钟屋门开了,我们四人吓的眼睛瞪得很大,就见她慢慢的从外面走了進来,面目表情非常严肃,直呼我的名字说:“我要和你单独谈谈。”话音没落,我直觉我浑身每一根汗毛都立了起来,瞬间全身无力瘫软在沙发上。她白天黑夜不睡觉,也不让我睡觉。

听一些明白的老人说:你妻子得的是癔病,我也不懂什么是癔病,而后我就白天给她看病,晚上跟朋友一起看护着她,这样商店一关就是半年,整个我们这个地区(我们这个地区比较小也就四、五万人口)的人差不多都知道我妻子得了怪病。

我听说本地区姓刘的“大仙”能治这个病,一大早我就打车拉着她到了“刘大仙”家,“刘大仙”看完说:“没有问题,保证手到病除,但病人必须得‘出马’看病。”我不懂什么是出马,更不懂怎样看病,详细询问后晚间开始作“出马”的准备。锣鼓声中病人开始“出马”,“刘大仙”振振有词开始一边唱着一边作着很古怪动作,折腾了一夜收了我1200元钱。我和我朋友都被折腾的精疲力尽,病人体力消耗也是相当的大,随后病人躺在床上昏睡过去。我的朋友也要各回各家休息去了,送走了朋友我心想这下好了,她的病该好了,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我昏昏沉沉醒来已是下午,我走过去打开她的屋门,意外的发现她早醒了,我刚要迈步走近她的时候,她又是哭,又是闹,比以前更加严重了。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我诧异的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俩打车来到“刘大仙”家,我问怎么回事,你不说手到病除吗?“刘大仙”一看到她又捉又闹的样子对我说:你回家先上上香烧一烧纸,我在家给你叨咕两句就好了。我回到家照“刘大仙”说的香也上了纸也烧了,可还是不管用,就这样来回又折腾了几天还是不见效。

我茫然了,就在想究竟差在什么地方,是“刘大仙”没有这个道行还是嫌弃咱给钱给少了,这一天我又来到“刘大仙”家,“刘大仙”正在家给他家那些所谓大仙们上香。“刘大仙”对我说:“她家的大仙礼大必须三叩九拜。”我知道她说的意思,为了家人早日解除痛苦,为了我妻子病能早日康复,我顺手从兜里掏出二千元钱放在香案上,弯下腰去跪在地上磕了足足三九二十七个头,回过身来我对“刘大仙”说:“我长这么大没跪过谁,就我这脾气更没求过谁,我该花的钱我花了,我不该花的钱我也花了,你的名气那么大,你究竟有多大的道行你使吧 ,别再让病人遭罪了行吗?你也知道我这脾气,否则我也饶不了你。”说完我气冲冲就走了。过后她单独来过二次我家给我妻子治病,可还是不见效果,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找过她,也没心思去找她麻烦。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我妻子还是整天折腾着闹着,有时闹的越来越凶。有一天邻居家的女孩想,嫂子病了我过去看看她,女孩来到我家刚开开她的屋门,就听到一声“滚!”紧接着一个枕头就撇了出来,吓得女孩拔腿就跑,跑回家中。我每天看着这一切,心里一次次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没有办法只好给我岳母岳父挂电话,让他们来帮我一起照顾他们的女儿。

第三天的上午我岳父岳母来到家中,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也非常的难过,我岳父说:“我前些年在别人家也碰到过类似的情况,她不是什么实病,很可能就是被黄鼠狼给迷了,或有什么鬼魂不好的东西上身了。”我听完当时就懵了,心想这可怎么办哪,又一个朋友说:“实在不行找后街东头老高看一看吧,听说他的道行挺高。”大家都同意。第二天把老高请到了家中。老高来到病人的房间,跟病人说了几句话,上下打量一下病人转身来到大屋。跟我们说:“我的天眼是开的,我看到你妻子这个事还挺大,必须请外地二位高人才能行。”

就这样二天后外地二位高人到了,当天晚上外地二位高人把出马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按照当时讲好的我付了钱,然后他二人让我给准备些红纸、笔、红布、还有蛋等。二位高人一边唱着一边跳着一边作着很古怪动作,又折腾了一夜。

第二天是端午节,我早早起床到小屋一看妻子睡的很香,脸色也好看了许多,我很高兴,心想这下好了,连忙叫了一辆大发车,大发车开到家门口,我让司机等一下,回屋挨个把他们都叫醒,让他们洗了一把脸,对他们说:“今天过节你们出去上山玩一会吧!我在家做饭。”看着大发车开走的背影我心里非常高兴。他们走后我开始在家忙着做饭,他们回来了,我的饭菜也摆好了,还煮了鸡蛋。看得出来他们玩得非常高兴,大家来到饭桌前坐下开始吃饭,我为大家满了酒,大家一边喝着酒一边谈论着,异常的兴奋。我一边喝一边注视着他们,我发现他们吃起东西那个样,简直狼吞虎咽,笑 、笑声都和人不一样,我听到瘮得慌,再看一看我妻子,说话、面目表情、一举一动完全不是她本人,只是不哭不闹了,变得异常的兴奋,他们还在说着,还在笑着。我呆呆的坐在那里,我的神经再也受不了,我回身拿起菜刀用力往饭桌使劲一拍说:“你们都是些什么东西,你们要真有能耐就用这刀把我杀了吧!”他们震惊了,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的不知所措,放下筷子匆忙逃走了。

从那以后又找几个人给她看病,也都不见效果。转眼已到了秋天。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的母亲是外地的,这一天千里迢迢来看望儿子。从他儿子那里老人得知我家的情况后,来到我家看望我妻子,看到我妻子难受的那样,心情非常的难过,临走时说:“过几天我就回家,走时你俩跟我走吧,我们那里有家气功治病的,听说疗效非常好。”我听后心里非常高兴,就赶快应下了。没过几天我们真的来到了这座城市,经过我朋友他母亲给介绍,很快就来到气功治病那家并住下了。真是有病乱投医,无奈之下练了一个多月的气功,钱也没少花,可还是不见好转,只好垂头丧气回到家中。

不知不觉我又看到了放在我桌子上很长时间没有翻看的那本书《转法轮》。我把书拿在手中,想起了那两位外地人跟我说的话:“这可是一本宝书,这本书能治病能救人,是一本如何指导人修炼的书,我们在家不洗手是不摸书看的……。”当时我一惊,啊能治病,不洗手还不能摸书。我倒要看一看这本什么样宝书。

就这样我从头一直看到完,双手轻轻合上《转法轮》。我的心在哽咽,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夺眶而出,我喃喃的呼唤呼唤着,“师父……,师父,我什么都明白了。”

静静的,静静的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慢慢的转过神来,擦干眼泪,定了一下神,把我岳母和我的妻子叫到我的房间。我对她娘俩说;“这真是一本宝书,只有师父能救咱们全家,现在咱娘仨就炼这个功。”我把教功录像带放上,一晚我们就把五套功法全部学会了。

第二天我妻子的身体就一切恢复正常了!随即商场又重新恢复正常营业。

商场又开始营业,对于这个偏僻小镇来说仿佛是一件大喜事,人来人往,街坊邻居也都相继前来道喜,都问:“你妻子的病好了,咋治的?”我大声的告诉他们说:“炼法轮功炼好的!”走在大街上朋友也关心的问,我说:“是我师父给治好的。”

说到这里我不知怎样感谢那两位外地同修才好,是他们千里迢迢给我送来了大法书,我心里更不知怎样感谢师尊,挽救了我这个家!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早早起床炼功,晚间大量的学法,心性也提高的非常快,烟也不抽了,酒也戒掉了,收外地同修的800元钱的柜台费全数退还。不久我们就找到当地的炼功点。每天我们都到当地广场炼功,几乎每个星期天我们拿着大法图片,提着音响到当地广场 、主要街道去洪法。当时我们用的音响很小,声音不大,远处的学员听不到,我就自己动手做了一个大大的音响,让大法美妙的音乐响彻广场的上空。我们这个小镇到了秋季天气非常寒冷,每天晨炼的时候学员的手冻的象猫咬似的,辅导员向单位借用了一房间,房间很小学员多,装不下,这样就有许多学员不出来炼功了。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心想怎么办呢?回家跟妻子商量,我说:“实在不行把商场腾出来吧,师父让我们一切都要为他人着想,大法给予我们这么多,我们也应该为大法做点什么。”妻子说:“是啊!多亏大法,要不是师父救我、我现在还是个疯子!”

商量完第二天我们就开始削价,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把商场里20多万的服装全部卖空,和当地站长、辅导员说明我们两人的想法,站长、辅导员说:“好啊!这是一件大好事,这事我们正着急哪。”第二天学员们忙起来了,有的找木匠打了学员放鞋的架子,有的拿来学员打坐的垫子。我打了一张大大的方桌,上面放着我新买来34英寸松下电视机和高档進口音响。我们大家一起把师父的法像挂在西面墙的正中央,法像两边一边一张法轮图形,还给师尊买了很多花,大家一起恭恭敬敬的把那些花摆在师尊的法像前,东面和南面墙挂满了弘扬大法的图片,整个炼功场是那样祥和与殊胜。

每天早上我们娘仨都早早的起来和大家一起晨炼,全家人都露出久违笑容。是师父拿掉了我妻子身上附体,是师父引导我们娘仨一起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