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太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我在漫长的人生路途中度过了七十四个春秋,但只有在这最后的十四个年头中才找到了人生的真谛,知道了人生的意义,明白了为何而生,为何而来。

一、找到了真正的师父

我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凭着自己的辛苦劳动养活了四个儿女,为他们成了家,我仍然在拼命的奋斗,带着孙子、孙女开着小卖部,可以说是我一生都在拼搏。在气功高潮中也没把我落下,什么太极拳、太极剑、烧香、磕头样样涉入。1998年以前我已经在其它气功中修练多年,打坐中经常去另外空间,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是我的归宿。

1998年8月的一天,我看好多人经常去邻居家,我就好奇的跟了進去,原来他们在炼功,还有书。我就把他们的书借来看,是《转法轮》,我看这书第一页就在说:“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于是第二天我就借了一本,再往下看,哎呀!这本书就是我要找的书,几十年来都找不到,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今天终于到手了,再看师父的照片,这么熟悉,似乎见过,但想不起在什么地方。当时我就说:这就是我真正的师父,他能带我回家,从此后我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二、邪党刮妖风 赶快去北京

正当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在大法中精進实修、身心都健康受益的时候,突然刮来了一阵妖风,北京有个科学痞子诬蔑大法,还有裢襟罗干到天津抓了人,有的还被打了,这怎么行?虽然我们对政治不感兴趣,我们也不要人手中的权,我们只需有一块炼功的地方,有信仰大法的自由,但是连这个都不给我们就要走出来了。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我们修炼人要维护人间的正义,要捍卫宇宙的大法,于是99年“4.25”清晨我和同修们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在中南海外,我们筑起了一道人间长城。这道长城是用大法弟子的身体和修炼的心筑成的。我们时而肃然站立,时而盘腿打坐,时而学法切磋,这是一群世上最纯净最善良的人,我们对人间没有要求,只需有一块炼功的地方,能自由出版大法的书籍,释放被无理抓捕的同修。我们没有犯人间的任何法律和规范,我们连警察扔下的烟头都捡起来。我们坐在墙外向中央政府派出我们的代表反映我们的心愿。我们的壮举感动了上天,震惊了天神,午后天空中显现了无数的五颜六色的旋转的法轮。那是师父在鼓励我们,众神在为我们护法,天女在为我们喝彩、散花。另外空间也在進行着一场正邪大战。这一切都向我们预报这胜利的喜讯。果然晚上9点多钟,从中南海传出了代表我们的声音。我们迅速的撤离了这个万上人上访的场地,消失在夜幕之中,地上连一片纸都没有留下。

然而喜讯并没有延续多久,腥风夹着血雨向大法弟子扑来,黑云压着大地使我们喘不过气来,我们的炼功点时常被干扰和破坏。果然,7.20迫害开始了。于是我和同修带着她五岁的孙女北上,中途被截回来,第二天,我又同同修坐汽车去北京。

汽车到了石家庄就不走了,我们只好徒步走了一段路,在一个小站才得以上火车。可是到了涿州,又把我们截下来,我们租三马往天安门赶,可是连三马也被截回来,又把我们送到涿州,我们二次被押回涿州后,有经验了。我和同修商定:一定要闯过这个关卡,想法到达天安门,我们绕过来很多路,穿过玉米地,钻过了地洞,爬上了一个高高的铁路段,但是我们完全暴露在警察的视线中,他们要来抓我们,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开来了一辆列车挡住了警察的视线,我们在列车的掩护下,经过了三次周折,终于到达了天安门广场。

然而邪党害怕我们的壮举,在天安门我们遭到了绑架。我和同修被打散了,我们被关押在景山体育馆,又转到廊坊地区,最后邢台公安把我们接回,同修被关押,我也成了重点监控对象,要罚我200元,我说是否交200元后,我就可以自由上北京了,如果是这样,我就交,谁也不敢让我交钱了。

三、坦坦荡荡修 光明正大炼

我是一个能干的女人,上养老人,下养子孙,年轻时种地,靠体力收获,不种地了我带着孙子,孙女,开着小卖部、外出摆摊等等。年纪大了,感到这些事影响我做三件事,不想干了,手中也有点积蓄,也能独立生活。但是必须把儿女不明真相的思想正过来,转变他们的观念。

我儿子因为我父亲被迫害了几十年吓怕了,又因为我炼法轮功被邪党迫害,不愿意让我受这个罪,就说:“胳膊扭不过大腿,老爷都被整死了,你还炼,你再坚持我就不给你口粮了。”而且还把我告到了村支书那去。我想:“这不是邪党整人那一套在家庭中的翻版吗?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救他们,我拿着迫害不让炼功后的片子去找支书:“你知道我没有炼功时一身病,血压高、心脏病、腿疼的走不了路,胃疼的不能吃饭,疼的直不起腰来,炼功后好了。你再看这是7.20迫害后不让炼了,看我这椎骨弯成什么了(指片子),你再看我重新炼功后的身体,腰板多硬实,我什么病都没有了,我给国家节约了多少医药费。为什么儿子反而不管我的口粮了?咱们看一看,他那二层楼的地皮是谁的?国家占地的钱我有多少?现在的耕地我应有多少亩?”我不需要什么钱,我就在这里小住几日就走,但是我要正人间的法,我要用慈悲代替亲情,用正法代替人心,必须把他们当作一个普通该救度的众生来对待。他修不修,我决定不了,但是我要救他们,决不能接受他们跟着邪党来迫害我,我用人间的这个理来正他,他有义务养我,他必须养我,不能让他毒害到因为我炼法轮功了就不管我了。我还要進一步让他们明白这法轮功是干什么的。这场家庭正邪大战的结果是:儿子必须养我。

四、消业神奇快 众生不徘徊

我虽然知道年龄大了,正法到最后的最后了,但是我这颗常奋斗的心,拼搏的执着心还是很难去的,师父多次点化我不悟。在国道上两次收了100元假币了,还赔了两条10元的烟,儿孙们不让我干,我舍不得这个货车;买个太阳伞总坏,同修说我也不悟;后来干脆把脚崴了,三个脚趾还骨折了,这个跟头可把我摔醒了,我悟到了:我要全力以赴来做三件事,其它什么事也不干了。女儿和女婿把我接到了他们家,还给我打上石膏,女婿天天逼我吃药:“不吃药可不行,你是70岁的人了。”我心里明白,求师父帮我,结果第五天女婿出差走了,我再也不吃药了。我感到我的脚趾被抻了一下,疼的难受,悄悄的打开石膏一看,脚趾复位了,我知道是师父帮了我,我向女儿要了一根棍下地试试看走走,两天后棍也扔了,我的脚奇迹般好了,大家都感到震惊,我开始走出去讲真相,虽有些困难,所到之处我向村里人说:“谁都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70多岁的人,骨折了几天就好了,这不是神奇吗?这不是大法给弟子我带来的福报吗?这不是法轮大法好吗?”人们都相信这是大法给我带来的福报,谁也不再相信邪党的谣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