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领我神路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

一、我是怎样走進大法中修炼

我从童年就跟随父母信仰别的宗教,父母一生吃斋行善、修道、做好人,解放后受到迫害。所以我一生对邪党很抵触,对共党的无神论很反感,所以我连邪党的少先队都没入,当时借口说没有钱买红领巾,就过来了。

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我也无动于衷,但是连续几年来,法轮功学员不屈不挠的反迫害,使我感到法轮功很有来头,不是一般的气功,况且还是在这乱世末劫法轮功洪传世界,这一定是有缘由的,是天意,早先我就听其他宗教中讲过:“在末劫乱世神会回来。”也有的讲:“在末劫年,弥勒下世度人。”而且在中土,姓氏是“十八子”,就是李姓。多少年了,我也没访到。

二零零五年我退休了,闲着无事,我开始了解法轮功,但是,却没打算炼。我的邻居就是炼法轮功的,我和她一提,她马上就给我一本《转法轮》。当我打开书,看到师父的照片,有一种亲切感从心中油然而生。看到《论语》,开头就是:“佛法是最精深的”,佛法二字映入眼帘,当时就感觉眼前一亮,心头一震,“哇!”原来法轮功是修佛的,是佛法修炼,怪不得轰动全世界。邪党多年来动不了法轮功,这是天注定的。

我一连看了两遍,当我看到第三讲最后一节,有一段法,“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炼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照着,一片红。”这段讲法,使我猛然想起了在一九九六年中秋时候,我因公事,与几个同事去市区办事,早七点多钟,路过市区公园门口,在大门口西侧,公路北边,我看一片红光,大约有三、四十平米那么大小,红中还微微的带点儿紫色,颜色非常的漂亮,路边还摆放着几块整张纸大的展板,红光中有六、七人有坐有站,当时也没太注意,就是感到很奇怪,心想是霓虹灯吧,抬头看电线杆上也没有灯在亮,回头看太阳,太阳已经升过楼顶了,哪来的灯光?再回头就没了。由于要赶时间,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急匆匆地走了。

当我看到这段法,回想起这奇怪的一幕,我忽然明白了:这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在十年前就点化我了,只是我不明白。原来我与法轮功有缘份,我激动的泪就下来了。这就是我能毫不犹豫的放下别的宗教,一步迈進大法中修炼的根本原因。但,这事我从来没跟别人讲过。

二、在修炼路上我是怎样走过这几年的

我开始修炼大法了,用常人的话讲,得到了师尊无微不至的关怀,用修炼人的话讲,得到了师尊百般的呵护。从我下决心修的那一刻起,师父就给我很多很多,我是感应得到的。这我就不多写了,下面我就写一下我是怎样做的。

我刚开始学法炼功,就得同修们的许多帮助,同修把师尊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讲法,都借给了我,我就整天在家里不是学法就是炼功,在不长的一段时间里,就把师父在国外、国内的讲法全部通读了一遍,明白了很多的法理。二零零五年二月师父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发表了,我学了之后使我又明白许多。师父在回答学员提问中讲到:“当然大家可能还听说,释迦牟尼佛也讲过弥勒要下世度人。其实呢,“弥勒”是名字,“转轮圣王”是王的称呼,用人的话讲就是职称。”学了师父的这篇讲法,使我心里更踏实了,寻觅了几十年的弥勒真主,终于找到了。真是悲喜交加,师尊传法十多年了,我才找到,我与法的缘份为什么来的这么晚。

经过我刻苦的学法炼功,奇迹在我身上出现了,感到身心轻松,心情空前的舒畅,虽然得法晚了点,也庆幸没有失去这万古机缘,此时也明白了生命本是法中生,最终回到法中来。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整天乐滋滋的,师父帮我们消去了那么多的业力,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容貌也很明显的年轻很多。但是我不是为了治病才修炼的,是伟大慈悲的师尊费了很多苦心,才把我这个迷路的弟子领進来的。大法的神奇与美妙,在我身体上真实的展现了。于是我很快把法的神奇讲给了我的知己同事,伟大的师父也把他领進来了,我又讲给了我的邻近街坊,慈悲的师父也把她领進来了,至今都稳健的在大法中修炼。

我开始学法炼功不久,同修教我发正念,当时我不知正念是什么,但师父的四句正法口诀却深深震撼我的心灵,以后通过学法,我知道了是“神通”的运用。正念我天天按时发,但流于形式,我误以为我是刚刚修炼大法的,没有神通,也灭不掉邪恶,不会管用的。走走过场吧,我这种错误的想法,师父是看得到的,慈悲的师父又在梦中点化我。好多好多的邪恶,身着盔甲,拿着刀枪等武器,摆着方阵或长蛇阵,铺天盖地的向我袭来。当我没退路,又没处躲藏,万分紧急的关头,我高声喊出头两句口诀,马上邪恶就烟消云散,化为乌有。当我在梦境中走投无路的时候,只要想正法口诀,环境马上就变好,通过师父在梦中的几次点化,我知道了发正念的威力。不论老学员新学员,只要心正念正是一样管用,

在大法中修炼一段时间以后,随着对法的理解逐步提高,我开始与本村的一位同修散发真相资料。刚开始做,心里有些发慌,一开始出来是在夜间出来,在近处散发,也遇到过不顺利,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化险为夷了。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虚惊一场,后来我们俩又在集市上发过一段时间,都非常顺利。几年下来经验也多了,胆子也大了,而且又有师父的保护,我一直坚持在集市上散发,一直很顺利。我内心很明白,是师尊都铺垫好了,只等我去做,去救人。

现在真相币在市场上很流通,我开始发资料不久,同修又劝我使用真相币,用手写,我怕邪恶查出笔迹不敢往上写,说来说去还是怕心。后来同修给了我一个真相印章,我又去省城买了印盒,这下心里很踏实,印的真相币字迹工整,美观又大方,还不怕查笔迹,我感到如鱼得水。使用的很顺利,人们也都愿意要,几年下来没有遇到一个不要的。面额不论大小,除百元的不印,五十元以下全印(脏兮兮的破票子除外)。现在集市上的真相币也太多了,同修都在做,收钱的也就习惯成自然了,不要还害怕不买他的东西呢。但是,注意不要生出欢喜心,防止旧势力钻空子。

回想这几年来的修炼路程,每一步都是师父牵着手走过来的。每当不精進时,或对信师信法,不稳定时,师父就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美妙的东西。在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我看到电视机荧光屏在另外空间的画面,这对我信师信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只是在各方面自己做得很不够,对不起师尊。

自己也属于老年人了,得法又晚,个人修炼与证实法同时做,不加倍努力就跟不上正法進程。常人都知道:“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鞭打自奋蹄。”在我有限的时间里,加倍努力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争取圆满随师还。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千言万语汇一句,谢谢师尊,谢谢大法。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