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在信访局门口抗议的退伍军人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十一国殇前的一天上午,我办完事后骑车经过信访局,赫然发现一男子举着一块大纸板站在信访局门口,上面竖排书写着“烈士后代 退伍军人 多次抄家 一无所有 流离失所”五行大字,纸板是自制的,很醒目,身穿早已被淘汰了的老式红领章黄军服、戴着老式黄军帽的他,约四十多岁年纪,看上去一脸淳朴,一望便知非刁民也,纸板上所写的想必也绝非杜撰。

男子就这样双手过头举着纸板站着,一动不动,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这样长期举着,是很累的,但他却浑然不觉,经历过太多失望的他,似乎已不再指望有什么处理结果、得到什么公正对待,只想将自己的冤屈述说出来让更多人们知道。此情此景,颇令人酸楚,不知不觉中,吸引了不少过路民众的目光,我驻足观看的同时,一位骑车人也停下车来,静静地看着他与他的纸板,而令人意外的是,信访局的保安们也只是在旁默默地看着,没有人抢下他的纸板,也没有人撵他走。

因为中午还有事,我来不及询问他的故事,便离开了,离开的刹那,我不禁潸然泪下:这只是一个普通民众的抗争,而一年到头,耳闻目睹,口耳相传,像这样来自民间草根百姓的抗争,在我们生活着的这座城市,不知要发生多少起,在我们生活着的这个国度,又不知要发生多少起……。

在独裁统治下,被中共几乎剥夺了作为人的一切权利的大陆民众,不仅从咿呀学语的幼儿园时期就被告知“听党的话”,要学唱吹捧中共的歌曲,而且终其一生都处在中共的洗脑与精神奴役下,思维与行为不允许逾越中共许可的范畴,没有知情权,没有选举权,没有真正的信仰自由,就连蒙冤后想行使自己的申诉权、讨个公道也是如此艰难。中共各级官员的官官相护、相互推诿,令许多基层百姓的问题根本无法得到实质上的解决,法律成为一纸空文,许多人倾家荡产、一次次上访而毫无结果,许多人因看不到希望而抑郁一生、郁郁而终,更有人因此想不开而走上绝路,给家人留下无尽的痛苦。而那些在中共敏感日被截访、关押的上访民众、异议人士更是蒙受了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种种屈辱与摧残。中共给中国老百姓带来的灾难究竟要何时才能休止?

九九年法轮功在中国遭中共迫害后,为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纷纷走出来去北京上访,当时很多人不理解,认为觉得好就在自家炼,为何非要去上访?其实,在不公的对待下,申诉与讲明真相,这只是人的一个最基本的权利,就如同这位退伍军人一样,没有任何可指责的。恰恰相反,那些使用种种不法手段对待他,剥夺其合法权利、合法财产,破坏其正常工作与生活秩序,逼得他无路可走,不得已去上访、申诉、讨要公道的机构与人员才是真正值得谴责的。事实上,将法轮功学员合法的上访信访、向民众讲真相的行为定罪并迫害,作为违宪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的中共,才是真正的在违法犯罪,践踏信仰自由,严重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

我想,那些偶然间经过、驻足观看,而又默默离开的人们,大多或许也有着与我相似的心情——于不经意间的一瞥中,从别人身上、在他人的故事里看到了自己的悲哀与对强权的愤慨:说不上什么时候,也许因为一纸强制拆迁令,合法财产被侵占,也许因为我们说了当局不愿听的真话,我们也会成为在信访局门口被粗暴推搡、拦截、带走的访民,不得不手举纸板走上街头,就如同这位遭遇种种不公无处伸冤的退伍军人,如同那些只为有一个合法修炼的权利而和平抗争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

在强权下,一个人发出的声音是微小的,但当有一天,每个中国人都能不再逆来顺受,为自保而忍气吞声,对中共的罪恶视而不见,而是勇敢地举着纸板、横幅大声地对中共说“不”;每个中国人都能从中共的谎言欺骗中清醒,顺天意而行,加入当前已有一亿多民众参加的“三退”( 三退即“退党退团退队”)大潮,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众志成城,邪恶的政权一定是害怕的,它必不敢再作恶,再骑在民众头上趾高气扬,欺凌良善与弱小,那也就是它解体之时。

我相信这一天已不再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