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沂南县不法官吏其“名”其“事”(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接上文

贪腐成性,好大喜功

沂南县不法官吏坏事做绝,在国际上声名狼藉,在本县内,因贪腐成性,惹的黎民百姓骂名四起。贪官们虽然发展经济无能,但他们跑官、卖官、要官、买官、赖官却各有绝招,这些人一旦上台,便巧立名目,在企改、房改、教改、医改、经济开发等过程中,任意盘剥民众的血汗钱,搜刮民脂民膏,供他们挥霍。由于没有有效的监督体制和道德底线,直接导致了政府官员与“三机关一部门”(公安机关、检法机关、司法机关和行政执法部门)的彻底腐败,以至于全县现在形成了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官商勾结、警匪一家,黑黄赌毒,腐败透顶的乱世局面。

前几年人们都知道,这个县有六个国家二级企业,在临沂地区算是个比较有发展潜力的县,据说当局也想以此为工业后盾,将该县升格为“县级市”,但是,贪腐成性的官吏们,在争权夺利的过程中,没用几年的时间,就把该县的经济折腾的一塌糊涂,六个国家二级企业,大都破产、倒闭,余者则被打着“改制”的幌子成为私人企业,升格为“市”的美梦成了泡影,后来成了贫困县。但国有资产流失严重,却肥了权贵阶层,坑苦了工人,大部份失业工人的住房没有保障、生活救济金无处可领,生活艰难,甚至出现了失业工人因无钱过节夫妻自杀的惨剧。

为了塑造政绩,各级官员巧立名目,好大喜功。二零零零年,双堠镇委书记袁封山肆意增加农民负担,在全镇大肆集资集料,劳民伤财,修建了一条河坝,取名“重阳河工程”,借以显示政绩,并从中贪污渔利,民愤很大,被官方最有权威的媒体曝光为“豆腐渣工程”、“面子工程”, 袁封山险被查办,靠上下打点,左右窜跳,威胁文章作者,才躲过了牢狱之灾,后在当地群众一片责骂声中提心吊胆的调走了。

为了借名人效应挖掘财源,沂南县官员在县城西山脚下,斥巨资建立了一个诸葛亮公园,官商借机捞油水,后到处请各地颇有建树的诸葛一族前来观光杜撰,去年还花费巨资请明星在公园演出,举办诸葛亮文化节,热闹了一番,看上去好像尊重先哲名人、弘扬诸葛亮文化,其目的是借诸葛亮名气发展县域经济。面子要得很大,声势造得也不小,但花出去的巨资不知何年能收回来。

近年来,沂南县官员在该县依汶镇西北部与马牧池乡东北部交界处投资上千万建起了个“沂蒙红色影视基地”(也叫影视城),以图加强对民众洗脑的力度,到处卖弄,参与的官员们又从中捞到了不少好处。沂南县官员的目的是发展红色旅游的同时,给民众灌输党文化,那些御用文人们特别卖力,篡改历史事实,编造谎言故事,为当局涂脂抹粉,欺骗平民百姓。如前段时间在这里编拍的称为“红色经典”的一部电视剧,民众看了之后,觉得像儿童过家家一样,不着边际。

喜欢冒尖的沂南县官员胃口越来越大,不尊重客观实际,现在又打着旧村改造的幌子,在全县农村推广农村居民小区建设,强行在各个乡镇里的片区进行试点(有的已经完成试点),再全部推广,而后想法将全村土地进行流转全部卖掉,过程中,村民至少将被两次盘剥(买房、卖地),官商又借机大发横财。同时,沂南县官员打着开发经济的旗号,强行圈占坑骗农民的土地和保命田,引起了农民的不满,甚至发生了护地农民群体抗暴维权事件。

贪腐成性的沂南县官员担心自己的劣迹引起民怨,便吹嘘编造事实给百姓洗脑。一直以来,人们只从政府宣传媒体上看到,农民每年人均纯收入增加了多少;领导去基层办了哪些好事;全县工业经济指标翻了几番;GDP又上升了几个百分点;全县投资规模加大了;企改、房改、教改、医改、经改形势一片大好,却从来了解不到国有资产流失了多少、流向了哪里;也从来不知道银行坏账烂账到底有多少、怎么处理的;至于失业工人的生活、住房、养老怎么办?学生交不起学费怎么办?房价高昂,民众买不起怎么办?平民生病住不起院看不起病怎么办?发展工业造成的环境污染怎么办?贪官们有时也喊几句,却解决不了大问题。

再次作恶,劣迹再次暴露在国内外

俗话说:乱臣贼子不消停,行恶作祸从未休。恶名臭名早就满天飞的沂南县不法官吏,好像从一开始行恶踏上不归路后就不再安分守己,而且作起恶来总是让人刮目相看。今年7月份,沂南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又出人意料的制造了一起国际事件。

今年七月中旬,在新加坡企业打工的沂南县岸堤镇冯家庄子村民冯文龙,特地请了半个月假,匆忙乘机回国参加堂弟的婚礼,七月下旬的一天,沂南县岸堤镇派出所恶警在该镇田家北村附近突然将其绑架,强行从他身上搜出一张真相标语贴,蛮横的将他投进县拘留所,非法拘禁限制自由,期间恶徒们对他审讯暴打,后又秘密将其转至看守所,冯文龙的父母等人得知不幸消息后,便前去打听冯文龙的情况,恶警哄骗说明天就放他回家,可家人在第二天去接人时,沂南县“六一零”的恶徒们早把冯文龙强行投进了济南章丘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冯文龙,男,二十五岁左右,未婚。虽然才初中文化,待人处事,知书达礼,在村里老实厚道,从不惹是生非,是个人见人夸的帅小伙子。初中毕业后,本来应该继续求学的他,为了不给父母添加经济负担,只身外出打工挣钱为家里分忧解难,并学得一门电焊技能,期间,过度的劳累使他患上了肾炎疾病,病虽然不大却是顽症,让他无法外出打工,早已学炼法轮功的父母,深知法轮功的奥妙和无所不能,便劝孩子修炼法轮功,在父母的照料下,冯文龙坚持炼功修心,不长时间,他的身体健康如初,他真切见证了法轮功的威力。后来他在打工时得知,出国打工挣的钱比国内多的多,便有意出国闯荡一下。

今年春,家人为了他在经济上有更大的发展,好不容易贷款近四万元办理了外出劳务系列合同,他刚刚在新加坡一个食品公司干了几个月的工作,回国参加一个堂弟的婚礼时,不幸遭到沂南县岸堤镇派出所恶警的绑架。陷入冤狱失去自由。如此一来,冯文龙面临的不仅仅是出国贷款如何偿还的问题,还要面临如何处理与新加坡企业劳动合同纠纷的问题,沂南县“六一零”强加的厄难,让这个年轻人叫屈不迭,却又无处诉冤。亲朋更是为他牵挂在心。

沂南县“六一零”制造的这起冤案,不仅仅直接侵犯了冯文龙个人的人身权利,同时侵犯了国内外劳务中介机构与新加坡企业的权益,因为冯文龙既是劳务中介机构的业主客户,又是新加坡企业的员工,三方是有约定的,所以,国内外劳务中介机构完全可以通过司法机构向沂南县“六一零”抗议或发起诉讼索赔。

冯文龙身陷冤狱并不是个案,因为同样的冤屈在该地区一直发生着:今年一月到八月份,临沂辖区已有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酷刑洗脑,勒索钱财,其中至少七人被非法劳教,一人被非法判刑。今年八月中旬,天呈异象,特别是在八月十六日深夜到十七日凌晨二、三点,在当地及更大范围,密集的霹雷伴着雨水和刺眼的闪电连续炸响,为这个刚刚走出山村的无辜受难年轻人和那些遭受同样磨难的善良人们鸣冤示警。

而近十三年来,在中共暴政势力的庇护下,临沂市各级中共官府警匪暴徒对当地追求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灭绝人性的摧残迫害,目前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超过420多人次,被强行囚禁在各类洗脑班的近千人次,被迫害致死的有23人,被非法抢掠讹诈的钱财数百万元,被抢劫的法轮功书籍及真相资料与私人物品多得无法统计,被逼迫致精神失常的数人,现仍有部份法轮功学员无法回家。同一时期,中共在神州大地的恶行,罄竹难书,甚至做出了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惊天罪恶!

中共一次次的恶行,敲打着人们的心灵,一桩桩罪恶,叩击着世人的心肺,促使善良的人们睁大眼睛猛醒,认清中共的阴险恶毒。我们必须对那些惯犯如沂南县岸堤镇派出所和县“六一零”恶徒及全国各级当事机构犯罪分子们给以提醒和警告:法轮功没有违犯中国法律;中共关于×教的认定和所谓的司法解释及刑法三百条根本与法轮功无关;法轮功传九评(《九评共产党》)促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讲真相是救人退出中共邪恶,走向新生。所以执行中共的政策就是执行罪恶!迫害法轮功就是对人性的亵渎、道德的玷污和对法律的践踏,是对人民和历史的最大犯罪,如不赶快寻机悔改,当然必须要面对即将来临的“全球公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