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我今年七十七岁,是九六年十二月十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学员。

得法前我一身病,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一点好地方都没有。我患有神经官能症、失眠、偏头痛、高血压、颈椎增生、白内障、花眼、增厚性鼻炎(年轻时是鼻窦炎)。因为鼻炎,只能用嘴喘气。我还患有扁桃腺炎,老了变慢性咽炎。我还有气管炎,还曾患过胸膜炎、肺结核、心动过速、心动过缓、血脂高、血粘度高、血胆固醇高,引发冠心病。心脏病发作时,速效救心丸由四粒到压十五粒才拔出一口气。我还多次休克不省人事,吓的孩子边哭边给我压救心丸。这三高的病,吃药、吊瓶治十八年没好,又引发脑血栓、腿膝盖下骨质增生、肌肉萎缩,两脚满是脚气、皮肤病。我还患慢性胃炎、子宫下垂,现缝在肚皮上。还有风湿性关节炎,都成了天气预报了。我常常感冒发烧,一发烧鼻窦炎犯了,憋得上不来气,扁桃体也发炎,痛的吃饭都困难。我还患有神经性呕吐,闻着不顺的味就吐,看脏乱的地方也吐。一天药成把的吃,偏方不断;还加紧锻炼:每天早起做保健操、甩手、打太极拳,晚跳舞、睡前做十二锦段,一天忙忙活活,全没用。一天生不如死,在病痛中煎熬着。

得法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十五年我没吃一粒药,眼白内障好了,也不花了。现在学法,我看小版本的《转法轮》。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大法太神奇了!师父就是顶天独尊的大神仙!

得法前我冬天怕冷,头戴皮帽、围着毛头巾、戴着口罩、身穿棉袄棉裤,外穿棉大衣,直到清明节才脱棉衣,又穿上厚厚的绒衣绒裤。现在一冬不戴帽子、不穿棉衣,粗线毛衣毛裤都不穿。清明时细线毛裤都脱了,只穿两条秋裤。年近八十的人,一点没有年老的感觉,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上下沟走多远也不累,从不坐公交车,老年车票从来未要,连老年证都没办。我炼功人根本就不会老,办它干啥?走路两腿很轻,人们见我满头白发,年岁一定不小,可走路这么轻松,就问我:“你今年多大岁数了?”我告诉她:“我今七十七岁。”她很吃惊,“这么大岁数了,走路怎这么轻松?”我告诉她:“我炼法轮功炼的。”很多人看到我就说:“你身体真好!”我说:“我炼法轮功炼的,不然我早死了。”就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好。

我的性格也变了,修“真、善、忍”,心胸宽广、大度,遇事向内找,脾气没了,以慈悲为怀,处处为他人着想。孩子说:“妈妈,你现在和过去简直是两个人。”

九八年新年晚会,我在会上给全体教职工讲:我修大法一身病全无,今天能站在这讲台,就是得法受益。八七年评职称,我患冠心病心衰,读总结,上气不接下气憋得泪流满面,细声细语,好不容易读完。大家还能记得当时的情景吧?今天我能底气十足站在讲台上,给大家讲法轮大法好,就是修大法受益。以前全身无力,一把水萝卜(约二斤重)拿不动,走走歇歇。到农村,弟妹给两个饼子拿不动,只拿一个。现在好了,一身劲。九七年秋买地瓜,三十斤地瓜从二楼一气搬到四楼。哪来的劲?修大法,师父给的劲!我请了六本《转法轮》给学校,供大家学。

我用行动证实大法,展现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九九年四二五后,我们的炼功点搬到中心广场,我每天早晨拿笤帚、撮子提早去打扫卫生,因广场每晚是舞场,瓜子壳、烟头扔满地,弄得很脏。大法弟子每天都给打扫得干干净净,负责管理的人高兴的说:“你看人家炼法轮功的人,天天把广场打扫得干干净净。你看那些跳舞的,不扫还攉攉。”炼功点搬到小花园,每晚炼功,我照样拿笤帚撮子,提前去把环境打扫干净。默默的做,心中只想展现大法的美好!打扫楼道,从一楼扫、抹到顶层,扫院子,自买白油漆刷走廊栏杆两次,邻居夸我尽做好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诽谤、迫害法轮大法,作为一个受益的大法徒怎能接受?我到大连市政府上访,找校领导再次讲大法的好,是正法。并表示:坚修大法不变。找教委书记讲真相,表示坚修不变!心中不断背诵师父写的《见真性》这首诗,师父说:“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1],一直在激励着我。

天安门自焚伪案出来,我第二天就写两米长一尺半宽的“真、善、忍好”的彩绸条幅,初七一早就挂在往工厂走的十字路口的一棵高高的柏树上,挂了挺长时间。我又写了很多小条幅挂在路边、花园、楼道、公共场所。用粘鞋底的胶板,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印章印条幅,自己送也给同修,大家都来讲真相,这样做印的快、多,字又美观。我还做大印章,上面刻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好,分文不收,是正法!”几个同修一起印发。

过年送福,我自糊信封,上面印个大福字,里面装着讲真相的顺口溜。购物袋、购物盒、瓶凡是有地址,邮编的,我就寄真相材料。

有真相材料了!但很少,满足不了需求。二零零五年我买了一台复印机,复印九评、小册子等真相,供自己和同修发。复印效果也不理想,全是黑白的,没颜色不吸引人。另外还得依赖别人。在同修的建议下,二零零六年我买电脑、喷墨打印机,打出的真相精美极了。但我还得依靠别人送u盘,不能独立运作。我学上网,师父点悟着我,同修耐心的教,我也认真的学,同修讲一点我记一点,学会了。我自己能上网下载,能发表“三退”名单、同修的文章。开了一朵小花!每做一件事,师父都帮、在点悟着、在呵护着。同修也是尽心尽力的帮,一回回不辞辛苦的到我家,帮我解决疑难,先后有七个同修帮我,在此,谢谢同修!

复印机用碳粉,每装一次很费劲。同修就想个好主意:硒鼓盖垫一块纱布,打盖时一拽纱布,很容易就开了;喷墨打印机,字头好堵,同修一次次来给清洗、堵盖防止漏气。还教我买一瓶“娃哈哈”矿泉水冲淡墨水,防止字头堵塞,这些方真灵,再就很少堵了,能正常运作。耗材开始是自往家背,二零零九年开始,同修给送,我轻松了,同修受累了。

师父呵护、点悟,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二零零二年冬,夜里两点钟我出去发条幅,走到山下几户人家门前,一家养的大狗,我还没走到门口,它就叫,我说:“别叫”,它不叫了,可还呜呜,我又说:“也别呜呜,别出声!”它立即一点声也没了。当时听到狗叫没害怕,正念很强,神通就起作用。

一天夜里我去贴揭露江魔头罪行的真相(没有双面胶)用浆糊贴,纸面较大,贴完往回走,因夜黑突然看到远处,象人高的火点,是个抽烟的,深更半夜谁在这抽烟?分明是个蹲坑的。我急忙转身向反向,穿小路回家。是师父点化,我才安全无恙。一次到楼道贴条幅,刚上一楼半截,看到一个警察站在二楼,我没怕,心里说:“你别动!我走。”我安全脱险。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到楼道贴条幅,被恶人发现,报警。恶警给我戴上手铐送到派出所。抄家,把大法书、印章全抄走。当晚送到赵家沟看守所。关押十七天,在师父呵护下我正念走出。在那里,没有怕心,天天炼功,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是炼功人,走哪都得炼。”我发正念、背《洪吟》、《论语》。给刑事犯讲真相教她们背《洪吟》、《论语》。清洁卫生我们包了。吃东西也让着她们,那里吃的很差,我买蒜蓉辣酱也给她们抹。她们深感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给我们望风,恶警来了赶紧告诉。有一个被判四年徒刑的人,要送沈阳女子大北监狱,她家是农村的挺困难的,我一双没上脚的新棉鞋(到看守所现买的)送给她,还现脱下身穿的毛背心送给她,她很感激。处处都体现大法弟子大慈大悲的善心。

同年腊月二十七,恶警叫我到派出所,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坚决的回答:“炼!”恶警没让我回家,又送我到看守所。我照样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关了十五天。第一次我被绑架,之后被扣工资,一个月只给三百五十元最低生活费。我多次去要。扣十三个月,共计九千一百元。这九千一至今没给。

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我因讲真相被跟踪遭绑架。抄家,恶警把所有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全部抄走,在师父呵护下,我没被带走。但我心里太痛,我没保护好大法,没保护好师父法像。敬请师尊原谅。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向内找,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见真性〉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