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跟着师父走的妈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

得大法 显神迹

我妈妈今年七十一岁了,没上过几天学,一九九五年五月的一天,第一次看到了《转法轮》。从那以后就走上了修炼的路,一直跟着师父,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妈妈没学法轮功前,身体特别不好,病很多,高血压、心脏病、风湿痛、胃病、神经衰弱、妇科病、湿疹等,整天迷迷糊糊的,脑袋不清醒,真是生不如死!用了很多办法,可是疗效都不大。炼了法轮功一段时间后,这些病症都好了,妈妈知道这是真正的佛法,每天和同修们一起炼功,学法,洪法,找到了人生的目标,活着的意义,日子过得充实而快乐。后来我也因妈妈的劝说,走入了大法中。

得法不久的一天早晨,妈妈和爸爸带着小侄女去炼功点,时间有点紧,下楼时着急,一脚踩空了,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左脚踝骨处骨折了,骨头都支出来了,妈妈疼的直冒汗,自己揉了一会,勉强回到家里,自己在家炼功,看书,硬是一片药没吃,就好了。

一天晚上出去发资料,下楼梯时又踩空了,脚背骨折了,痛的钻心,不能动,那时还不知道向内找原因。身上带的好多资料还没送到众生的手中,这可怎么办啊,妈妈很着急,赶紧求师父说:“师父,快帮帮我吧,我还要去救度众生呢,这些资料还没发出去呢,求师父,帮帮我吧。”这样一想,还真的不疼了,就一瘸一拐的下楼了,发完后回来,又疼的不行,回到家费力的脱下鞋袜一看,脚背肿胀发着黑青。妈妈照样学法炼功,炼功时站不住就坐着炼。没用一片药,不久就又行动自如了。

有一次,在工地上帮厨,给工人做中午饭时,搬动菜锅的过程中,不小心一锅刚做熟的热菜倾撒到妈妈的手背上,当时就通红的,感到火烧火燎的,妈妈心想:“手这样下午咋做饭哪!没事没事,我是炼功人,不会有事的。”收拾完回家后,就开始学法、炼功,到晚上不太疼了,照样去做饭,第二天就好了。

零八年奥运前,邪警多次上门骚扰,让妈妈签字,妈妈坚决不签,并每天加密发正念,每天发二十多次。一天正吃午饭,警察又来敲门,妈妈突然脑子嗡的一下,血往上涌,然后就失去了知觉。清醒后才知道,已经被儿女们送進了医院,被诊断为脑出血,已经昏迷了十五天。

我一直给妈妈听师父的讲法。含着泪不停的在妈妈耳边说:“妈,你一定要挺住啊,那么艰难你都走过来了,已经到了最后了,你还要助师正法,跟师父回家呢!”主治医生说妈妈的病情很重,就是能挺过来,弄不好也会留下后遗症的。有意识后,妈妈就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我要学法,我要炼功。‘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凭着对师父,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十八天妈妈就出院了。出院后天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两个月后身体渐渐的恢复了。妈妈和我心里充满了对慈悲的师父的感恩,妈妈明白,这一难是师父帮着承受了,化解了,师恩浩荡啊!修炼后,神奇的事在妈妈身上发生的太多了,一时都说不完。

揭露邪恶 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炼功、学法点被破坏了,只好在家自己学,自己炼了。有的同修不炼了,妈妈想:就是所有的人都不炼了,我也要炼。照样天天学法,炼功,一天不落。有一天,听说同修们去北京证实法,妈妈也去了(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去的了),越过了邪恶的层层封锁和盘查,和一个同修在北京呆了一周,除了吃饭,其余时间天天近距离发正念,还上天安门上发了一个小时。一周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平安的回到家。

二零零零年,开始大量的发送真相资料,那时候邪恶迫害严重,妈妈一个人去取《明慧周刊》和各种真相资料等等,不会骑车子,就靠走,要走好远。不管刮风、下雨、下雪,也不管家里有什么事情,过什么节日,大法的事情永远是第一位的,到时间就去取一周一次,雷打不动。爸爸不炼了,但是很支持妈妈,从无怨言。取回来要叠好,分好后再给同修挨家送去。

剩下的几百份的真相资料自己出去发,每次拿回来就赶紧发出去,哪个楼发过,哪个楼没发过,记住,下回接着发,每晚都是十一点左右才能回来。特别是年三十晚上,别人都在家里吃饺子的时候,妈妈还在外面发真相,挂条幅还自己做条幅,写条幅。把家里各种颜色的绸子,红布,孩子不穿的衣服,能用的都拿来用。写完后自己出去挂,能挂哪里就挂哪里,妈妈说:字虽然写的不好,但是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能镇邪。刚开始发真相资料、挂条幅时,怕心特别大,也不懂得发正念,只知道自己是师父的弟子,师父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有错。怕也去发,心里想着:“有师父在,有大法在,不怕的,没事!”渐渐的就不怕了。

妈妈经常和一个同修去偏远的农村发真相资料,有时白天去,有时晚上去。农村路不好走,赶上下雨、下雪路很滑,有时摔跟头。穿越苞米地,杂草丛,新皮鞋都刮破了,由于路不熟,赶上黑天时,有时掉到水沟里了,有时走到泥坑里了,有时掉到猪粪坑里了,爬出来接着发资料。同修看妈妈年纪大,经常牵着妈妈的手,一起救度众生,只想着让世人早日明白真相。心里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就听师父的,师父说的我就去做,心里一点也不觉得苦,不觉得累,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方圆几十里遍布了妈妈和同修的足迹。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开始发《九评》,当时就想着让世人明白真相,明白邪党的本质,不要再被它蒙骗,早日得救。后来听人议论说:这法轮功来多少人啊?每家门上都有《九评共产党》。

二零零九年开始,在同修的带领下,面对面的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刚开始妈妈不敢讲,不会讲,只能在一旁帮同修发正念,到后来自己也能单独的出去讲,也能带动刚出来的同修了。真相资料都是当面送给有缘人。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在家学法。见到有缘人就讲,不管男女老少,师父告诉要抓紧时间救人,不能错过。心态好时,劝退的人就多,一天能劝退一、二十个,心态不好时,只能劝退两、三个。回去后赶紧调整自己,学法,向内找自己。

后来由于学法不入心,老犯困,读法时丢字、填字,赶时间,抱着完成任务的心,讲真相时求数量,有欢喜心,看同修不讲又起了着急的心,埋怨心,和同修之间产生了间隔。师父多次的点化也没悟上去。时间长了,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表现在人这就是和同修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警察非法抓到派出所。在那里,妈妈和同修及时的找出了自己的执着和有漏的地方;坚定自己信师信法的信心和正念,在那里也没忘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找机会给那里的好几个警察做了三退。

很多知道消息的同修帮助近距离的不间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第二天妈妈就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正念的加持下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又从新溶入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面对面讲真相的洪流中来。

在十六年的修炼历程中,我和妈妈一起,一次次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是慈悲的师父一次次的承受,妈妈和我才走到了今天,真的是佛恩浩荡啊!心中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用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也感谢给妈妈无私帮助的所有同修们(特别是明慧网的同修们及往那里投稿的同修们,每当有问题时,都能在那里看到相应的文章,对我们帮助太大了)。

慈悲的师父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我们、为众生换来宝贵的时间,让我们修好自己,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们一定不负师父的厚望,及时的调整好自己,认真的学法,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请师父放心,我们一定要兑现自己的誓约,一心跟着师父走,跟师父回家!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