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家族受益 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四年经同修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法在哪里?”

初得法时,和同修一起到河边集体炼功,还到河边放磁带听师父的九讲录音。同修说“听法、听法”,我还问同修:“法在哪里?”同修说“师父讲的话就是法。”听第二讲时,换了一个地方,我还不知道,快到河边时,由一道白光领着我走到新的听法地点。要听第七讲前,头晕,我坚持去听,头就不晕了。就这样,跟着大家一起修炼。大约个把月时间,身体上就有祛病的反应了。我以前有头晕、肾炎、高血压、风湿关节炎等疾病,修炼不长时间,病都去掉了,身体健康了。

第二年的一天,天下着雪,我独自一人到河边去打坐。拿出宝书《转法轮》,我翻开书,流泪了,因为我不认识字,心里默默的请师父帮助,让我学会认字,好学法。我合上书,就开始打坐。雪越下越大。过了一会儿,听有个男孩说:“哎,她旁边怎么没有雪?”打完坐,睁眼一看,我身体周围约一尺内没有雪,身上也没有雪,我就回家了。

到家门口,看见一个年轻人,就赶紧叫过来,拿出《转法轮》让他教我认字,就这样开始学习认字、学法。然后参加小组集体学法,同修们读,我就用手指着字一个一个的认。

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整本书我就可以读下来了。有一次打坐炼静功,看见一个大佛在我前面,穿着黄色的袈裟金光闪闪,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炼功,从此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念。

“还是修炼管用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大法以后,我和同修到北京去上访,到天安门时被警察绑架送到驻京办,二、三天后被送到居住地拘留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有一天,我躺在床上,脸上红红的,管教人员以为我犯“高血压”病了,叫来医生给我量血压。我为了早日回家,心里就想“高一些、高一些”。医生一量,低压一百三十,高压一百八十,过一会儿再量,低压二百,高压二百八十。医生害怕了,建议管教人员赶紧送我去医院。

管教人员打电话叫来我的小儿子,我对小儿子说“他们迫害我,血压高得很。”管教人员害怕得连忙说“没迫害、没迫害。”我说我要回家。管教人员却一直劝我去医院。我心里暗想:到医院去也好,让医院检查出血压高,我就可以要求拘留所放我回家。我就同意去医院了。

管教人员和我们到医院后,医生又给我量血压,我心里想着“高、高”。医生摆弄着仪器,量着血压。脸上严肃得一句话都不说,我心里非常平静。过后,医生不敢告诉我情况,避开我,悄悄地对我小儿子说“你母亲血压高的太吓人了,量血压的仪器都冲到顶了,要住院治疗。”医生开了药,硬要小儿子喂给我两片药吃,小儿子将两片药塞進我的嘴里,我趁小儿子转身拿水的时候,将两片药吐到左手心里捏住,然后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医生推来床要我躺下,还要我住院治疗,我说我不住院,我要回家,医院治不好的。医生说这有许多好的病房,由你挑选,我们把卫生做好,环境搞好。医生和管教人员都要我住院,小儿子还准备挑选病房。我就对医生和管教人员说:“这样,我在这儿待两个小时,如果血压降了,你们就得听我的,你们就要放我回家,如果血压不降,我听你们的。”他们都说:“好啊、好啊。”

我走出病房,来到大厅,找了一个靠椅坐下,手结着印,心里求着师父“师父啊,弟子要回家,请帮我把血压降下来吧。”就感到一股热流从头灌到脚。大约四十分钟后,我就对管教人员说:“量血压吧”。 他们连声说:“好的、好的。”医生量完血压,眼睛惊异的看着我。原来血压下降了一百多,医生和管教人员都惊呆了。后来医生想起来了,说:“可能是吃药降下来的吧。”我一伸左手:“你们看看这两片药在我手里,我吐出来了!”我说:“是吃药管用,还是修炼管用啊?”这一下他们都服了,我说:“走吧,送我回家吧。”其中一名管教人员向我暗暗竖起大拇指。在放我回家前,社区书记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说:“写什么,我们炼功做好人,写什么保证,要写你写,我不写。”他们拿我没办法,就放我回家了。

回家后,因为医生让小儿子监督我吃药,小儿子就每天喂药给我吃,我就想:让药不起作用,就只当吃糖吧。他把药塞到我嘴里,每次还要让我张开嘴看一下,见我吃下去才放心。他把药瓶每天揣在口袋里,给我喂完药,就又放回口袋里。就这样大约吃了一周,我对小儿子说:“到医院去量一下血压吧。”小儿子爽快的答应了。到医院一量,高压180,低压150。我笑着对他说:“吃药管用吗?”他就将药瓶从口袋里拿出来往桌子上一放,再也不督促我吃药了。他前脚一走,我立刻把药瓶扔掉了。

洗脑班动摇不了我修炼的意志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早上,派出所警察将我从家里骗上警车,说是请我配合去指认一个人,将我骗到洗脑班,然后四个管教人员轮番游说我,叫我放弃信仰,我就一个一个给他们说,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教导人按“真善忍”修炼,我修炼后身体健康了,没有病了。一直到晚上八点多,他们动摇不了我修炼的意志,才将我放回家。

瘫痪的丈夫念“真善忍好”能走路了

我的丈夫是一九九五年在我的带动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以前他得了严重的疾病,有冠心病、心绞痛、糖尿病、高血压、风湿病等,药不离身。在听了师父的第二讲录音后,自己就不吃药了,将药断了,身体恢复健康了。就这样修炼了四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大法以后,他就不修炼了,听信了中共邪党的谣言,受了中共邪党的造假毒害,我劝他继续修炼,不要听信中共邪党的造假宣传,他不听,还说了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大约半年后,就是二零零零年前后,他以前所有的疾病全部上身了,以前所有的疾病又都犯出来了。

又过了三、四年,大约在二零零四年,有一天突然中风了,嘴不能说话了,但手、脚还可以动。送到医院治疗二十五天,手、脚都不能动了,瘫痪了。医生说给他用的药对他不起作用,治不好了,没必要治疗了,劝我们出院。到第二十六天,我办了出院手续,将丈夫接回家了。回家后,在家瘫痪了大半年。我对他说:“你真糊涂啊,修炼以前你有那么多严重的疾病,修炼以后全都好了,药也没吃了,你咋不想一想,你炼功受益了。你为什么相信电视、报纸上的造谣宣传呢?我又说:“你要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以前说的错话作废,才能保平安,你愿意写吗?”丈夫愿意写,虽然手颤抖得厉害,还是写了“三退”以及悔过的话。我托同修发到大纪元网站上了。

有一天,丈夫心脏病又犯了,痛得用两个膝盖顶住胸口,大声的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第二天就可以下床走路了。这真是奇迹呀,在床上瘫痪了大半年,医院也治不好了,换个常人能好吗?这一走就是五、六年哪,五、六年来都是自己走路,不瘫痪了。我就经常利用我老伴的事例给世人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叫世人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有一天,一个当官模样的男人坐在我家门前的椅子上,我一边摘菜一边和他聊天,想给他讲真相。他说他是公安局退休人员,想到银行取钱,由于来早了,银行没开门。我就说老伴中风的情况,说老伴瘫痪了大半年,就因为喊了几句“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能下地走路了。这时老伴正好慢慢的走出门来,我就指着老伴对他说:“你看,这就是我老伴,他现在能自己走路了。”他不住的点头,他说他就是为瘫痪的战友取钱的,他的战友瘫痪了,住在医院里治疗,钱花了几十万还没有治好。我赶紧告诉他说:让你的战友也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能保平安。他非常感谢。这样的例子还有许多,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天外出讲真相、劝“三退”。

家族亲友记住“真善忍好”危难中保平安

我修炼后,家族中有许多亲人也受益了。我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我经常给他们讲真相,叫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们都接受并且受益了。 我女儿在三年前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我的三个儿子原来半信半疑,经过一些事情后,也深深的相信和记住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现举几个例子。

有一年,我的二儿子突发脑血管梗阻,一下子就晕倒了,送到医院里抢救。在医院里昏迷了一个星期,脱离昏迷状态后,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一直处于病危状态将近一个月,医生说要做开颅手术。有一天,我到医院去守护他,我大声地对他说,我给你念九个字你听好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你要念这九个字病就会好,听到没有?“嗯,听到了”,他说。第二天,是他媳妇守护他,我儿子对媳妇说:“你给我念念那九个字吧。”媳妇说:“妈妈要你自己念,你咋要我念,还是你自己念吧。” 儿子就半坐着,自己念了起来。到第二天下午,就康复出院了。从此以后,就相信法轮大法了。

我经常叫小儿子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前几年,小儿子开出租车,有一天晚上送顾客到另一县城,晚上开车,天气极其恶劣,大风夹着雨雪,地上结了很厚的冰,车外漆黑一片。道路两旁是很大的湖面,中间是路。沿途不知多少车辆翻到路边。第二天天亮往回返,看到此路段两旁每隔几步,一辆一辆车四脚朝天,因车祸死亡的人也不少,场面凄惨,吊车、交警、救护车布满路面。小儿子回想起来很是后怕,感到是自己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受益了。

小儿子的女儿,初中考高中,分数不够,差二分,要交二万块钱才能上高中。参加运动会跳高比赛,比赛前我叫她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说你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会跳得更高。她高兴的接受了。结果跳高比赛得了第一名,因此录取上高中了,节省了二万块钱。

我的舅侄女儿,患脑梗阻,犯病时昏迷、手脚颤抖,象羊角疯一样,我去年介绍她修炼了法轮大法,身体好了,再也不犯病了。她的儿子主动要佩戴大法“护身符”。有一年夏天到湖边游泳,跳進水里,好一会没出来,岸上的人着急的议论“怎么还没出来?”他在湖底心里想:在危难时刻要念什么、什么“忍”哪,刚想到这,一股力量一下子把他从水里冲出来。

我的舅侄女儿妹妹的孩子,一次外出旅游,上盘山公路时,司机开着车撞到悬崖边一棵树上,车子悬空在悬崖边上,就象电影《神话》里马车悬在悬崖边上一样。车里坐的人吓坏了,都不敢动,她当时坐在副驾驶室上,嘴里不停大声喊:“真善忍好、真善忍好”,全车的人都跟着大声喊:“真善忍好、真善忍好”,她才敢鼓起勇气,慢慢打开车门,小心翼翼的脚踮着地,慢慢从车里出来。叫来其它汽车,将汽车拉回安全地方。

象这样的事例还有许多,我希望世人不要被中共邪党的谎言所毒害,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就会平安得福报,就会逢凶化吉。相反,迫害法轮大法的人,其后果也是非常可怕的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