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每一步都凝聚着师父的心血与无限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我修炼十几年了,经历了很多,深感一个生命从人修到神是何其艰难,没有师尊的呵护,简直寸步难行。

我是个业力非常大的人,在我因“病业”假相而善解生命的过程中,师尊曾让我看见过去世中被我以各种手段伤害了的生命以及他们的家庭。我深感象我这样业力大的弟子,真是让师父操碎了心。本文简述修炼中的几件事,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一、当丈夫不忠时

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弟子:“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师父的这句法,使我在丈夫不忠的打击下、在莫大的痛苦中,坚忍的走过来。

几年前,我家搬到现在的居住地。没有多久,丈夫就和邻居新婚的女人搞得不清不楚,由于邻居男人在外地工作,丈夫对她的关心使她主动接近我丈夫,并且故意在我面前和我丈夫亲昵,还用挑衅的眼神瞟我,不仅这样,还当着众位邻居的面,一边嗲声嗲气的叫着“某哥(我丈夫的姓)”,一边往我丈夫身上靠,丈夫当着我的面不敢和她怎样,背地里却和她孤男寡女呆在我家里。我真想骂她一顿,但是我忍住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救度他们的责任,不能在众邻居(包括她)面前破坏大法的声誉,但是因为心里放不下,回到家里还是和丈夫大吵一顿。夜里。我睡不着觉,躺在床上哭着想:“活着干什么?不活了,找根绳子挂上吧,一了百了。”想到这,忽然想起《转法轮》中师父讲怎么吃苦中之苦时讲过类似的例子,我明白了,修炼路上不可能一帆风顺大踏步的就走到头了,正是师尊讲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

我起身下床,趴在窗台上,望着遥遥的夜空,想着丈夫的不忠、奋斗十几年才得到的房子、可怜的孩子,真是取也难、舍也难,苦啊,不由得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知道什么叫人世中的苦和难了,不过我会记住您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我一定会闯过这一关。

我开始向内找,找到自从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以后,自己几乎是全身心都扑在证实大法上,每天除了做生意时招待顾客的时间外,只要一有空就背《精進要旨》,来回的路上也背,中午抽时间复写真相信、写不干胶贴,晚上学法,睡觉前躺在床上还要背,好象睡着了脑子里还在背,经常在似睡非睡时脑子里突然出现一句话,赶快记在纸上,明天写成不干胶贴。那时感觉很精進,身体上的感觉也很敏感,曾经清楚的感觉到玄关设位时从玉枕穴出来的感觉,那时每天几乎二十四小时都溶于法中。

但我却忽略了丈夫,不但忘记关心他,甚至连他给我削个苹果递给我吃的时候,我都没有感谢他,还怪他打扰了我复写真相信,很不友善的冲撞他一句。是我没有摆放好修炼与生活的关系,是我的错。

当我真正向内找以后,丈夫改变了,他主动疏远女邻居,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会隔着门对外面敲门的她喊一声:你嫂子不在家,你过会再来吧。无论她怎么说自己是来找他的,他也不再给她开门了。由于自己那颗酸溜溜的妒嫉心和争风吃醋的心没有修去,当看到她还是那样主动接近我丈夫时,我还会生气。

这时,师父点化我,让我想起师父讲的:“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3]

我内心一震,打了一个冷颤,从此这个执著了几个月的心放下了一大半。接下来,我通过大量的学法、背法、悟法,逐渐的看淡、看淡,剩下的心终于放下了。现在已经十年过去了,我们和邻居相处的非常好,而且已将他们夫妻及她公婆及家人全部劝三退,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我们夫妻曾经因为她闹的差点离婚。

二、在家庭逆境中

自从我结婚后,原本对我很好的公婆在他们女儿、女婿的挑唆下,百般欺凌刁难我,而且对我孩子——她家唯一的孙子也是看不上眼,找个理由就把孩子打一顿,然后再向我丈夫告孩子的状,把错全推到我和孩子身上。我丈夫是一个怕担责任的人,不但不保护我们母子俩,还对我们非打即骂,孩子从两岁起就经常挨打挨骂,我丈夫还专门往孩子脸上、头上打,不问青红皂白,也不管孩子是否是无辜的,只要他父母和家人一说孩子不好,他就把孩子打一顿。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孩子的逆反心理很大,没上好学,我也因心情不好,无心管孩子的学习,就这样孩子考不上大学,他们又把责任推给我,怨我没有把孩子教育好。其实孩子只是学习不好,而他的品行很好,和他所接触的人,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七、八岁的孩童,没有不夸赞他的。当然了,这主要是因为自从我修炼大法后,就潜移默化的给他讲了真、善、忍的法理,告诉他怎么去做一个好孩子。

但是在当今的中国大陆,一个普通老百姓家要是没有很硬的后门关系,没有大笔的钞票,想给孩子找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把这个责任也推到我头上,怨我不给孩子找工作,其实我比谁都着急,看着孩子老大不小了,没有工作,打零工挣那点微薄的工资能够干什么?

一个靠不住的男人,一个无工作的孩子,一个成天打仗的家庭,一对故意刁蛮的公婆,想起这些我就不由得泪流满面,觉的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孤苦无依、六亲不靠、只愿自己瞎了眼找了这么一个男人,连累的孩子都跟着受罪。

我一次又一次的向内找,向内修,爱和恨的情去了一茬又一茬,我究竟怎样才能去掉它们呢?

最近,又一次悲苦之情涌上来,比从前更厉害,我感到自己掉在苦水里拔不出来了,我只好求师父:“师父啊,救救我吧,我陷在里边拔不出来了,我为什么这么苦啊?”师父点化我,我业力大,丈夫是我众多的业力关系中我欠的最多的人。我知道了,所有的苦难,都是因为我要修大法给我安排的。其实在几年前,师父就让我通过梦境知道了我和丈夫过去世中的事,只是我一直悟不明白,反倒对他更加怨恨,现在通过更明白的点化,我终于明白了这一切的原因,整个过程都是师尊的洪大慈悲给我解开了系在久远年代的结,怨恨的心终于放下了,将丈夫带给我的一切痛苦、魔难全都看淡了。

三、被撞之后

去年我和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在路上,我被一骑电动车的小伙子给撞了,他的车和人的全部力量都冲到我身上,当时感到右脚踝骨上边一寸左右处痛的厉害,不由得就喊出一声:“好痛啊!”我马上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老太太被汽车撞后说:“没事儿,你们走吧”。我也想告诉小伙子“没事儿”,还想和他讲大法真相,回头一看,他早跑了。我没有一丝埋怨,很释然的淡淡一笑,心里说:我不会去追你让你赔偿的,你慢点儿骑,注意安全啊。

我和同修继续讲真相、救人,也没感觉腿痛,回到家坐下换完拖鞋后,就疼的站不起来了,好象右脚背上所有的筋都跳了槽,小腿骨又酸、又木、又疼,都不知是什么滋味了,我咬牙站起来,扶着东西一步一步的挪,心想,我就是不承认你,结果,饭照样做,家务照样干,什么也没耽误,晚上炼静功时,我想起师父讲过,有个同修被邪恶打断了腿,粉碎性骨折还照样炼功的法。我一边默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双盘打坐了四十多分钟,第二天照样和同修出去讲真相,腿脚也不疼,回到家,坐下之后再起来就疼的不行,活动活动照常做饭、干活,根本不把它当回事,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全好了。

我知道师父为我承受了更多,被撞几天以后才发现身上、胳膊上多处瘀青,而我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被撞的这么重,让我承受的只有表面上的一点儿,实质的都是师父替我承受的。

在这过程中,我不断的向内找,发现是色欲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旧势力对我的迫害。那段时间,因生活的不如意,心里总觉的悲苦,无人疼爱、无人关心,所以总想得到关爱,每天都在内心期盼着丈夫的爱抚,明知不符合法对我的要求,却在心里用一种侥幸的想法为自己开脱,认为是跟自己的丈夫又不是别人,没过几天就出现了我被车撞的事情。我悟到邪恶在另外的空间虎视眈眈的盯着每个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稍有不正的时候,它就会下狠手迫害。

我虽然找到了原因,可是邪恶是不肯轻易放弃它们要干的,它给我往脑子打入得到爱抚的幸福,让我舍不得放弃这个执著。师父为我着急。一天早晨,我赖在床上不起,突然脑子中打入一句话:“红尘一入无归路”。我意识到这是在警醒我,不论在大法中修炼的有多高,一旦迷恋于世间情欲而不能自拔,有如万丈高楼顷刻坍塌。好悬啊!我立刻从床上一跃而起。

我让师父操碎了心,我在修炼中一点一滴的成就都凝聚着师父的心血与无限的慈悲,用尽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恩,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