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这是一名曾经三次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她第一次是因为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是因为写信讲法轮功真相而被劳教三年,第三次是在洗脑班给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是一个地地道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被关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二零零二年还在茅家山的时候,进去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强制站军姿,从早上一直站到深夜两点半,早上五点半就起床打扫卫生,然后就是站军姿,根本就不准坐。还规定法轮功学员之间都不准说话,眼睛都不准互相看,哪怕就是法轮功学员之间一个手势,一个眼神恶警们都怕得要命。恶警舒畅说是在那本杂志上看到说部队的军人都怕军蹲,她就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个法轮功学员由于不配合军蹲,几个包夹(吸毒犯)就抓起她的头发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并且还耍流氓手段,把她的衣服裤子都脱光,值班的(吸毒犯)赶忙拿起拖把弄些水来,把这个法轮功学员按在水坑里打,当时天还很冷。

那些被恶警操控、怂恿的包夹犯人想尽一切办法来折磨法轮功学员,在地上画个圈,强迫法轮功学员蹲在圈内,不准超出。有天,那些包夹叫一个法轮功学员念她们写的骂师父的话,这个法轮功学员坚决不从,她说你们没有资格叫我跪,就将板凳踢开,那些包夹就打。那天就把这个法轮功学员打了三次,并且还用黄胶(封纸箱用的)来封嘴。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了一句公道话,你们平白无故的一天就把她打了三次,太过分了。这个法轮功学员的话刚一落,那些包夹抓起她的头发就打,按在地上跪着,踩她的脚,差点把她的脚踩断了,手被打得一直都抬不起来。还有个老年法轮功学员被蹲晕倒在地上。

二零零二年四月底强制暴力转化开始,从西山坪调来一批男恶警,利用整训迫害法轮功学员逼他们转化,强行迫使法轮功学员在太阳下唱红歌,不张嘴的就被包夹抓进屋里打。恶警穿大头皮鞋踢,头发一把一把的落,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脸都被打肿了。当时的那种血腥恐怖,真是不寒而栗。后来每天都把法轮功学员叫到太阳下曝晒整训,前后左右一米宽散开站军姿、军蹲那种气势就像上刑场一样。恶警和包夹就在阴凉处监视,法轮功学员稍微动一下就被惩罚。还要在太阳下跑圈,反手背着走鸭步,两只脚交叉跳蛙跳。有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实在承受不住昏倒在地,这时恶警就利用伪善来叫你进去欺骗转化。

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黑屋子里,叫所谓的隔离室,就是一米宽两米长,四面都是钉的黑胶,那个胶臭味都有毒很难闻,在里面要面向墙壁站军姿,军蹲,有时还被打得头上都是包,有的被灌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还经常是饭都不能吃饱,冬天都是睡在水泥地上,还有粪桶在里面。那真是暗无天日,度日如年,特别是有人来参观的时候,就把关在黑屋子里的法轮功学员藏起来,怕人看见曝了光。

二零零三年的时候,劳教所吃的肉都是臭的,米都是发黄的,那霉气味很大。有一天被劳教局的领导来看见了,罚了三千元钱,这三千元钱都是在法轮功学员的伙食费里克扣出来的。后来凡是有人来参观,就把饭桶藏起来,等参观的人走了才能吃饭。

劳教所还叫包夹背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坏人管好人。有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就被骗了五千元钱。

对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是三四个甚至六七个包夹管一个法轮功学员,实际就是几个包夹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天晚上,有一个监室的法轮功学员被骗去看电视,就留一个法轮功学员在监室,那个法轮功学员就被包夹按在粪桶上,足足几个小时。

后来由于被欺骗转化的人多了,一个星期有几个下午被强行学习灌输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等一系列谎言,晚上还要写思想汇报。根本就没有休息时间。平时就是早上起来去包糖,做奴工,要包到晚上十点过才收工回监室。当时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这里的人比鸡还起的早,比牛还辛苦,比猪还吃得差”。

我第三次被非法劳教,刚进去那些包夹就说,你进来过两次了,你也知道过去那种转化是公开的迫害,现在已经转入暗地了,慢慢的折磨你,有的是时间,意思就是慢慢的折磨你到生不如死。

首先就是法轮功学员之间都不准说话,连眼睛都不准随便看,只能看墙壁。每天都是在外面整训,夏天就是大太阳高温也在整训,顶着烈日暴晒整训。特别是有些老年法轮功学员脚上有问题的,蹲着痛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那个整训是相当消耗体力的,特别是军蹲,整个人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蹲着的脚上。因经常吃不饱饭,常有人被蹲晕倒。

还要强迫法轮功学员看那些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一系列谎言资料毒害众生。还要开揭批会,强迫法轮功学员骂师父骂大法,晚上还要写思想汇报,写的思想汇报必须要经过包夹检查,不满意就撕了重写,并且撕的纸还强行要法轮功学员吞下肚。

劳教所按照邪党头目江泽民的指示,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特别是重庆地区,在灭绝人性的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的指使下,劳教所还专门培训身强力壮心狠手辣的吸毒犯做包夹,还要进行考核,不合格(不歹毒)就处罚(扣分加刑),特别是恶警赵媛媛还教犯人们怎样打了人不留痕迹。这些吸毒包夹中,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丁霞、周艺、赖立霞、袁浪玲、胡浩、袁豫燕、李静、陈志、陈世碧、冯雪霜等。

现在石马河劳教所的四楼设有安全监控,正好是恶警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她们叫法轮功学员到四楼去所谓“学习”,实际上就是强行迫害法轮功学员转化。

有一天,警察叫包夹们去开会,教包夹学武打擒拿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包夹中有搞传销的、卖淫的),回来后有个包夹(不是吸毒犯)吓得直哭,晚上都做恶梦吓醒了,还说我不当这个烂包夹了。另外还有的包夹说好恐怖啊,太可怕了,好黑暗呀!我回去一定要上网把这些在网上去发表。也还有人性的吸毒人员都看不惯了,提醒我们说“我就不信,你们这么多法轮功学员,每个人记她一个警号,出去也要曝光她们。这里的一切矛盾都是警察制造的,我回去也要上网骂那些警察。”在那些包夹中公开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看到你们(法轮功学员)风风光光的进来,(被迫害的)疯疯癫癫的出去”。

这就是对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实写照。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赶快停止迫害,清算日不远了。为了你的亲人,也为了你自己能够有个未来,立即将功赎罪。如果继续作恶,将面临最悲惨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