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拯救了我这个即将破碎的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我结过两次婚,和第二个丈夫结婚时,他带来了一个八岁的男孩。这个男孩特别淘气,我们经常被老师找到家里或叫到学校。也经常因为孩子在学校打坏了别的孩子或偷拿别人的东西、或硬抢别人的东西而赔人家的钱。我们家里的钱被他偷拿个三百、五百更是家常便饭。我这人在常人中是个挺要强,也特别爱面子的人。离过一次婚了,再离婚吧怕让别人笑话,不离吧又确实活得太累。我曾几次想要寻死,吃过安眠药、卧过铁轨,都被我丈夫哭着、喊着给救过来了。那时我真是活不起,死不了,整天以泪洗面,趴在被窝里偷哭。四十几岁的人落得一身病:高血压(高压达到210)、高血脂、血稠(血的粘稠度是正常人的十多倍)、严重的心脑供血不足、乳腺增生、偏头痛等……。

二零零三年八月份,在我人生的最低谷、在我对人生感到非常绝望的时候,又有朋友跟我提起法轮功。可能是机缘到了吧,这回再拿起《转法轮》看和以前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我看到了法理,知道了他是一部上天的阶梯。就毅然决定无论刀山火海、无论天塌地陷,法轮功我是要修到底了!

于是我找到了当时所有的大法书,如饥似渴地学了起来。我似乎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忘记了自己的一身“病”。我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真谛而高兴、为自己找到了这世上真正的净土而自豪!丈夫看到我整天乐呵呵的,他开心地说:媳妇啊!十多年了,我终于找到刚认识你时的感觉了!

得法四个多月的一天,丈夫接到一个电话,是他朋友打来的,说朋友的媳妇也得乳腺增生了,问我的乳腺增生病是怎么治好的。丈夫接完电话后问我乳腺增生是怎么治好的?被丈夫这一问,我才恍然大悟。是呀,几个月了,我的乳房咋不疼了!?以前每月来月经前,乳房都要痛上几天,严重时胳膊都不敢抬,吃过好多药也没好使。咦!修了大法了,我得了五、六年的乳腺增生病好了。

我再看看自己,四个多月没吃降压药了,没有踩棉花走路的感觉了,反而觉得走路一身轻,高血压好了!过去我是绝对不敢熬夜、不敢着急上火,因为一着急上火或者熬夜,就会犯心脑供血不足,严重时还要休克的。现在学法到深夜,早晨三、四点钟起床炼功啥事没有——心脑供血不足的毛病也好了!

我全身的毛病咋不知不觉啥时都好了!我真是太兴奋了,抓起电话赶快给朋友打电话,告诉他:我现在炼法轮功了,我乳腺增生的毛病一片药也没吃,现在好了;我不但乳腺增生好了,我全身的毛病都好了!

再说说特别淘气的儿子。我除了每天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和善念去感化他之外,还经常用在大法中学到的法理去教育他、引导他,孩子也一天天的比从前懂事了许多。四年前他处了一个女朋友,随着他们一天天感情的加深,我就经常跟他讲:咱们要对人家负责任,绝对不能未婚同居,那种行为是神最瞧不起的,在神面前那就是犯罪。一天早晨,我又跟儿子提及此事,儿子却流着泪跟我说:妈,你不用担心你儿子那个事,你儿子根本没有那个能耐。当时真把我愣住了。好好的孩子,怎么能说这话呢?经过我再三追问,当时真把我吓坏了。我领儿子去沈阳医大做了全面检查,最后结果是“慢性前列腺炎”。我问医生能根治吗?医生回答说:也有治好的。我说一般得需要多长时间?医生说:实话说吧,这个病不太好治,有一年两年好的,也有三年五年好的,反正不一样。这样我们共去沈阳拿了两个月的药,在第二次去沈阳的时候,遇到一个家是抚顺的,和儿子得的是同样病的小伙,和他唠嗑才知道,他得病四、五年了,一个月来沈阳一次取药,没有太大的效果,但比刚开始能强点了。可我儿子吃完两个月药却啥效果也没有,我就决定不去沈阳了。我有个特别要好的同学的弟弟,是给一家大药厂做代理的,啥好药都能弄到,我就把儿子的情况跟他说了,他又给我弄回好多药。吃完还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后来又吃过一些保健品都没管用,反而越来越重了。

有一天没等下班儿子就提前回来了,進门就哭着跟我说:妈,我不想上班了(他是干车床的),我现在站时间长了腿都难受,身上一点劲也没有。看到儿子这副难受样,我说:不上就不上,在家多休息休息,咱家也不缺你上班挣得那点钱。晚上我又对儿子说:你要能信妈妈的话,就在家把所有法轮功的书从头认真看一看,对你保证有好处。你也知道你这病靠医院不太好治,也许你就该修大法了。儿子听了我的话,开始认真修炼了。儿子的悟性比我好,真是一天一个样,修炼二十多天以后,儿子兴致勃勃地告诉我:妈,我的“病”全好了!二零一零年我儿子结婚了,现在生了个大胖小子都五个多月了。另外,我儿子不但病好了,他现在人也脱胎换骨了。过去谁看见了,都说他眼睛里充满了杀机,现在谁都夸我儿子善良、懂事。

我丈夫是大货车司机。去年冬天因高速堵车,他下车蹲在地上检查轮胎是否缺气,就在这时,从高速急行道上飞奔过来一辆轿车,一下将我丈夫撞出十来米远摔在地上,当时昏死过去,高速上堵了好多车,所有人都吓坏了,都想这个司机是肯定没命了。他同车的司机光是趴在我丈夫身上哭去了。我丈夫听到有人在哭就醒了,睁眼一看这么多人都围着他就问:你们干什么?大伙一看他没死,就慢慢把他扶了起来,丈夫才起来时胳膊、腿都不会动,他就在心里求大法师父救他,一点点就会走路了,身上哪也没有事,就胳膊腕破点皮。过后他回忆说:在撞上他那一瞬间,有一个象地球那样的东西托住了他。我知道,只有大法弟子知道,那是师父慈悲,是大法轮救了我丈夫的命。

今年过年前,六十四岁的姐姐在她家炕上扎个六十多公分高的凳子,去扫棚上的灰,一不小心身子就向后仰了过去,就在她要摔在地上的一瞬间,她从心里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她告诉我说:就像是谁给她抱起来放到了地上。一点一点也没摔到她。

我修大法八年多,身心受益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真的用尽人间的一切也无法回报师父。唯有精進实修,让更多人受益,让大法的洪恩滋润到所有有缘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