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归大法 精進不停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回想我得法的过程,中途走了很大一段弯路,耽误了好几年的时间,想起来我就痛心,但也让我更加珍惜大法,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一念之差 错失大法

我是一九九九年六月份得法的,得法后一身的病好了,人也年轻多了,别人都羡慕,不仅如此,师父还给我的天目打开了,我看到另外空间我的身体都是黑的。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否则现在我的身体哪有这样好呢?后来我还有天耳通功能,经常听到美妙的音乐。这些特殊的经历都让我相信法轮大法不一般。

可一个月后,中共邪党就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我虽不相信电视上所说的,但也对我精進的意志产生了影响。我想反正我的病也好了,日子也舒服了,不让炼就不炼了吧,于是我做了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把炼功的磁带给毁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就在我不炼了的一个多月之后,我浑身的病又都回到我身上了。那个时候我又想炼了,可是怎么也静不下来,脑袋里翻江倒海,一刻都无法入静,我觉的我再也炼不了了。我就想那干脆吃药算了。从此我的生活就和医院、医生、各种药物相伴,可是几年下来,能去的医院都去了,能看的医生都看了,能吃的药都吃了,却一点用都没有。我渐渐觉的人生无望,生命就要在病痛中结束了。

复得大法 感恩不尽

二零零四年,我开了一家商店,当时不小心把左脚脚踝崴了,很长时间过去了,其他人相同的毛病都好了,可我的却没好。后来有个同修来我家,我就跟她诉说了我的苦闷和绝望,她对我说:“不怕,师父会管你的。”就这一句话,我打算从新修炼了。

我就问这个同修在哪里炼功,她说她在小广场炼,我就说明早等我一起炼。同修走后,我这思想里一天到晚都在上下翻腾:出去(炼)要被抓被关;可是不出去,我这一身病也让我再也受不了了。最终我决定:死了我也要出去(炼)!

第二天早上,我商店也不开了,直接去小广场炼功。结果就在去炼功的路上,我从小到大的膀胱炎就好了,当时我感觉狠狠的疼了一下,从此就再也没犯过。

到了小广场,同修正在等我,我就和她一起炼,记的一开始炼的时候,我浑身冷的不行,像有刺骨的寒风吹来,我就咬牙坚持炼。炼到第三天时,我儿子很严肃的对正在做饭的我说,他代表邪党党员的身份问我:“你不炼法轮功可不可以?”我放下锅铲,也很认真的对我儿子说:“不可以,跟你断绝关系可以,叫我不炼法轮功不可以。”儿子一听,什么也没说了。最后我说:“你什么都别说了,我用我的身体来回答你。”直到现在,我儿子再也没有反对过我炼功。我们全家人都会伤风感冒,只有我不会,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从那以后,我坚修大法的决心就再没动摇过。我心想:邪恶要再想让我脱离大法是妄想,我再也不会放弃了。我原先的病又在我回到法中以后全都好了,连我左脚脚踝关节的骨头,师父都从新帮我打散了再组合。

有天晚上我出门,一跤摔下去,钻心的疼,原先左脚受伤的地方又崴了,我抱着电线杆疼了五、六分钟动不了,但心里知道师父要从新给我治愈了。我忍着疼走着回家,一到家就盘腿打坐,左脚“咯噔”一声,我心里很高兴:师父给我把骨头对拢了。果真后来没多久我的左脚就全好了。很多人来问我用的是什么偏方,我自信的告诉他们说:“我炼法轮功。”

别光索取 也要付出

对大法的失而复得,从新走回大法中的喜悦,师父又一次慈悲的救度,这一切让我感激涕零,我知道:我不能光从大法中索取,我也要付出,做我应该做的。

同修到我家来,带来了不干胶,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真相不干胶。我说全拿来,嘴里说拿来,但心里忐忑不安,回家来不敢贴。于是就求师父,带个同修来跟我一起贴。到第三天晚上果然就来了一个同修,她门还没進,我就跟她说:“走,我俩去贴不干胶。”于是我们俩就出门了,我在前贴,她在后贴,贴到十一点,把不干胶贴完了,就各自回家。从那以后我就敢自己出去贴真相不干胶了。

我有一次在一条平时行人很多的路上贴不干胶,第二天,有个老头儿跑来我店里说:“共产党要死了!”我问他:“怎么啦?”他说那条路上贴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字写的又标准,好多人都看到了。我问他是哪条街,他就说在那条最热闹的街,他说看来共产党真的要死了,法轮功要平反了。

有一天晚上我出去贴真相不干胶,贴到凌晨四点多,当时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心想,要是有辆车坐着回家就好了。才想着,一辆车停在我面前,我坐上车又给司机讲真相,一直讲到家。

明慧网上同修交流说使用真相纸币,我就开始用,不光在自己店里用,出门买东西、办事,我都用真相币,连我丈夫也跟着用真相纸币。有一个小伙子来我家商店推销货物,我说:“小伙子,来,给你张钱看看,保证你没看过。”我就递给他一张真相纸币,他一看说:“果真没见过,我要跟你换。”说着拿出来一张钱叫我跟他换。我说:“下次我再收到这样的钱再给你啊!”他说“好”。

我看了明慧网出的真相小册子,心里想:我们是看了,但不能压着,要发出去让常人也看到啊。

有一天,我就跟丈夫说我要出去发真相小册子,没想到他破口大骂,我说:“你别慌,我不能光受大法的益,我也要出去发资料,让人家都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啊。”我就跑去同修家拿真相小册子,当时她家也有好多,我想真相资料不能压,我就装了三十多本出去,但一本也没发出去。后来我找了一位同修,她带路,我发小册子,我俩配合,第一次就发了三十多本。之后我就自己发小册子了,一天晚上我去发资料,迷路了,我心里咯噔一下,但想师在我在,心里念着就碰到一个骑车的人,他告诉我了路,我顺利的回家了。

老伴变了 促我精進

后来,我就约我老伴跟我一起发资料,我对他说:“老伴,走,跟着我去发真相资料,你虽不炼功,但我发也有你的功劳。”这几年,他也看到我的身体、脾气的变化,他就问说去哪儿发?我就说:“走啊,跟着我就行了,省得人家说我一个人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晃,你跟着我一起嘛。”他就跟着我出去发了。通常我白天踩好点,摸清路,晚上,我在前发,他在后头跟着,有人来他就告诉我或咳嗽一声,我就知道有人来了。后来几乎天天晚上我老伴都和我一起出去发资料,吃了晚饭我俩就出去。

有一天晚上,我俩九点才出门,他有点不高兴,我就对他说:“师父都看着呢,都象拍照一样的拍着呢。你做的这些一定有大福报。”那天晚上,我俩走了一条小路,路边有几座乱坟,老伴责怪说我这么晚还选这么一条路走,我说有师父保护,护法神保护,不怕。我就沿路将真相资料放在每户人家门口,窗台,门缝里。那晚很顺利的就发完了资料。

有时晚上,我们要到远的地方发真相资料,通常都是老伴开车载着我去。到了农村,我们专找有灯光的地方(证明家里有人)我就下车发,他慢慢开车朝前走,我在后面发。发完了我就上车,等到前面又有村庄的地方我又下车,一户一户的发。有一天晚上我去一个村子,一脚踩在一个坑里,还好坑里没水,回家后我一看,浑身的黄灰,但心里却是无比快乐的。

我贴真相时老伴也会开车带着我去,他开的速度不快,我就从车窗玻璃伸手一贴,然后他就开走,有时把我放下车来,我贴好后又上车往前开。我记的有一回,我相中了一根电线杆,因为这根电线杆在修理厂的门口,而公安的车经常送修理厂,出出進進的,我就想把真相不干胶贴在这根电线杆上。我和老伴说了我的想法,他就把车开到那根电线杆那里,我迅速从窗口把手伸出去贴上真相不干胶。

我老伴不仅与我配合发真相资料、贴真相不干胶,这么多年他还几乎都帮我开车送资料到同修家。 有一天,他开车送我们一共四个同修去乡街发资料,我就跟他说我们同修凑五百块钱买油,叫你开车送我们去。他说:“怎么能要钱啊,去就去嘛。”到了那里,丈夫停下车在车里等,我们四个同修分两组,街上的发街上,家里的发家里,玉米地成熟了就插在玉米苞上,有的直接放在赶街人的背篓里。发完了资料我们就回车里,丈夫在车上坐着等我们,一句怨言也没有。

后来我们俩到台湾旅游了一趟,有幸目睹了台湾同修证实大法、讲真相的各种活动,心中无比激动、感慨。这一切老伴也看到了,我就希望他能更進一步正视大法和大法弟子,帮助我一起面对面讲真相。我就对他说:“以后谁再在你面前说法轮功不好,你就说法轮功有什么不好,人家都在炼,再说说你去台湾看到的,你能说到这里就行了。”渐渐的他也能正视了。

我家除现在住的房子以外,还有一处房子,我动了利益之心,想出租房子,跟老伴一说,没想到他说:“别出租,你是什么修炼人?留着给你们大法弟子学法用啊。”我一听,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就说:“啊,我错了。”

谢谢慈悲的师父!谢谢一直以来默默配合的海内外及身边的同修们!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