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病业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学员,我是闭着修的,从修炼到现在,另外空间的东西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信,《转法轮》书里说的句句都是天机,是真理,我一生想要明白而不得其解的事,看了《转法轮》后都明白了,自从修炼那一天起,心里总有一种天宽地厚的感觉,生活的非常充实,一扫过去当常人那种心情烦闷,就感觉天地狭窄的都容不下我。二十几年的慢性消化性不良的胃肠炎、全身性风湿病、腰椎骨质增生、双侧坐骨神经痛、颈椎炎、肩周炎都不翼而飞了,无病一身轻,心里总有说不出的美好。我这里主要向恩师、向同修汇报在师父的呵护下闯病业关的神奇感受。

我一九九六年得法不久,就开始消了一次大业。有一天突然发高烧39度多,身体颤抖,眼前发黑,头象裂开似的,那时刚学法不久,还不太清楚消业是什么状态。老同修来看我,我就问什么是消业,是什么状态,同修说:你这就是消业状态,常人说是生病了,我们修炼人是师父给消业,只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信师信法很快就好了。我记住同修告诉我的话,尽管头痛的如同裂开似的,眼睛直冒金星,不能躺下,我就俯跪着,脑袋顶在床头上,感觉口腔和喉部痛得象刀割一样,喘不过气来。我张口对着镜子一看满口腔和喉部全是白色脓泡,整个喉部都快堵死了,四天没吃没喝,身体也支撑不起来,连小便都是我家人在床上用盆给我接,我的家人都吓坏了,要强行送我上医院。我就厉声跟他们说:你们不要送我上医院,我坚决不去,你们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好的,我不是病,是师父给我消业。真的到第五天症状就减轻了,烧也退了,头也不痛了,我拿镜子一照口腔里的脓泡几乎全退了,只剩下两侧扁桃体上一边还有一个小白点,第六天身体恢复正常,也能吃饭了,晚上我就去学法点参加学法了。

这一次是我第一次过比较大的病业关,就这么几天就好了,使我感受到师父的神圣、大法的神奇。因此以后再过就不在意了。

今年八月份,我凭着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闯过了一次大的病业形式的干扰。

一天下午,我突然感觉浑身彻骨的寒冷,晚上躺在被窝里冷的我浑身直打哆嗦,然后在胆的部位触摸到鸡蛋那么大的一个硬包,鼓着痛,痛得喘不过气来,身上只冒冷汗,眼睛发花,想吐还吐不出来,我意识到是邪恶的干扰,我想发正念,身体还坐不起来,我就躺着发。我首先用善解的法给它讲真相:现在正处在正法时期,我师父在正全宇宙的法,在救度宇宙中一切可救度的众生,只要众生能主动同化真、善、忍大法,就不会被淘汰,就能進入美好的未来。能接触到就是缘份,我想你是来得救的吧,我是为你好,你赶快在你所在的空间去找法,主动同化大法,你的生命就能進入美好的未来,生命才有福份,在历史上我也可能伤害过你,欠过你什么我可以还你,但是我现在是大法更新的生命,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还你啥我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师父说还你什么就还你什么。但不管还你什么都没有生命主动同化法,生命才有福份生命永远美好。折腾了大半夜身体状况也没见好转。

不见效果,我就开始否定它,我说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的,我的病师父早就给拿掉了,我的身体是无病的,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只要师父给的东西,其它的谁的也不要,我修得不足有漏在大法中归正,任何邪恶不配强加给我什么我也不要,谁干扰我助师正法谁就对大法犯罪。痛的不是我是你,你叫我痛我叫你更痛,痛死你,直至层层全部解体,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我用师父教的反治转移法感觉身体渐渐的疼痛减轻了。这时我开始向内找,发现自己的慈悲心不够,对事对人不慈悲,仇恨心、怨恨心,在学法点上给同修纠正发正念倒掌时不够慈悲,有居高临下的心,感觉自己比别人强的心,显示心、妒嫉心等等,当我在找这些心时感觉痛得越来越轻了,最后睡着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就一点不痛了,身上也轻松了,这时我就到楼下农贸市场去买菜,被退休的朋友医生看见了,打招呼间她说我眼球发黄,脸也发黄,叫我赶快到医院去检查,我随口说了句没事。回家对着镜子一看才知道脸和白眼球真是黄的,除了手和脚以外,其他皮肤都发黄,但是我一点都没害怕,心里非常平静,我知道这是演化出的假相。

第二天外地的女儿回来看我,问我的脸怎么这么黄呢?我随口说这几天肚子不太好,没事,一两天就好了,我怕女儿看见我的白眼球是黄的,总不敢睁大眼睛,我心里想快退去吧,别让女儿看见挂心。第二天早晨起床我对着镜子一看,眼球真的不黄了,我当时眼泪刷刷的流下来了是师父给了一条命,恩师又为弟子承受了。

以上是走出病业魔难的亲身感受和体会,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写的水平有限,不当之处望同修指正。在正法的最后时期我一定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认真入心学法,从法中修慈悲,修出智慧,破除人的一切观念,从人中完全走出来,随恩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