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优秀教师刘晖面临政法委陷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市金牛区中共政法委企图进一步迫害善良的优秀教师刘晖女士,近日,金牛区国保恶警把加重迫害刘晖的黑恶材料转到金牛区检察院。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四日晚九点左右,成都金牛区抚琴派出所恶警刘××等三人再一次闯入家中绑架刘晖。刘晖绝食抗议迫害,被劫持在成都市看守所指定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几度生命垂危。

在金牛区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国保的残酷迫害下,现年四十岁的刘晖女士家破人散,夫妻被迫离异,五岁的儿子被迫分离。儿子四岁时,曾被乡农市派出所值班户籍警一掌打昏;她曾被派出所非法关过十几次,非法拘留八次,非法劳教、判刑各一次,被软禁在家中,囚禁在宾馆黑窝;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在川西女监非法刑期到期后,又被直接关进新津洗脑班三年多。 她被剥夺了工作,剥夺了户口,剥夺了身份证,被夺走了家庭,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肾功能衰竭、内脏器官被损坏。

刘晖原来是成都市金牛区金琴路小学优秀语文教师兼班主任。在她被非法关在龙泉女监时,两个自称“人大”的找她谈话,说她教的学生已上高中了,胆子大,找到他们了解情况时,她的学生都坚持说:我们老师炼功是好人,不应该关我们老师!

一、残酷的关押毒打、劳教、判刑、洗脑迫害

(一)金牛区恶警、狱卒等邪恶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元旦,刘晖因想去北京上访,被成都市乡农市派出所绑架到拘留所。在拘留所,因不愿读诬蔑法轮大法的报纸,被长时间罚站,恶警施以拳打脚踢。每天被强迫站着听刺耳的高音喇叭广播。后又转为非法拘留三十二天。因炼功被加戴脚镣手铐三十天(前十五天被反铐着)。放出后,派出所又强令家人将她关在家里,不准出门。二零零零年二月她逃出去北京上访,单位要对她罚款三万多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日,刘晖带小孩到公园玩,遇到功友闲谈,被便衣警察听见,称她们非法集会,被浆洗街派出所警察抓捕。警察当众用瓶子、雨伞敲打、肆意辱骂她们。后来,乡农市派出所把刘晖带回去,她拒绝作伪证,又被刑拘三十天。在看守所里因炼功,刘晖被加戴手铐和脚镣,铐成“龙抱柱”。她绝食抗议,警察为了逼她进食就用又粗又长的管子鼻饲,灌食后过了一天一夜后才取出,管子上满是鲜血。造成低烧、呼吸困难。同舍在押人员都不忍目睹。

二零零零年七月九日,刘晖带小孩到功友家玩。祠堂街派出所警察闯入功友家中,以她没有身份证为由(刘晖告诉他们身份证被派出所没收),几人把她拖到派出所。警察在拖她时,撞翻了实木沙发椅,“啪”地夹住小孩子,孩子痛得大哭。警察却骂“活该”。派出所警察采用拖来拖去,拧胳膊,风扇开到最大档贴背吹,收音机开到最大音量噪声贴耳朵,辱骂等手段对刘晖迫害了十几个小时。

晚上,乡农市派出所警察又把刘晖和她四岁的孩子带到乡农市派出所,关在派出所院内。深夜一点多了,她和孩子都没吃没喝,刘晖据理力争要求警察立即放人。值班户籍警恼羞成怒,把刘晖推到院子中间,当孩子哭喊着跑过来时,灭绝人性的警察在打刘晖时,将小孩一掌打出去,孩子身体横飞出去几米远,后脑勺着地,好一会儿才哭出声来。所长吴波将刘晖双臂拧成“喷气式”,骨头咔咔作响,然后反铐上。

二零零一年二月六日,刘晖在发放揭露“天安门自焚”骗局的真相资料时,被青羊正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们对她拳打脚踢,扣押了她的钱物。在看守所里,为了抗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刘晖绝食抗议。看守所警察又把她双手反铐起来,强行鼻饲灌食,而且灌后不拔管子。后来七、八个人把刘晖强行按在地上,用捏鼻子、掐脖子、钢匙、竹板等物撬开嘴巴借灌食之际进行迫害。

(二)残酷劳教迫害

在四川楠木寺劳教所,警察们唆使吸毒劳教人员借灌食之际对刘晖进行殴打,用钢匙打脸、灌辣椒水、冷油,长时间掐脖子、捏鼻子不准呼吸,泼水、辱骂等手段进行折磨。刘晖被捆着输液,三个吸毒犯用钢匙撬牙齿,撬烂了几把钢匙也没撬开,牙齿松了,出血,上排牙齿往上突出,脸也被打青了。灌食时长时间捏着鼻子,故意不让出气、呼吸,有时灌辣椒水,把油放凉了再灌,把饭倒在脸上、水倒进脖子里;从早到晚坐在小凳上不准睡;在烈日下暴晒。

一些邪恶警察不准刘晖睡觉,日夜盘坐、罚站直至昏倒。他们随时找借口围攻辱骂、殴打、电棒电击。刘晖绝食半年多时,身体极度衰弱,背驼胸凹,双目经常处于失明状态。在一次折磨中一下昏倒,后脑勺在床沿上磕了个大口子。

(三)冤狱四年、洗脑班三年的魔窟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刘晖被金牛区六一零、法院枉法冤判四年,被劫持到成都市龙泉驿川西女子监狱。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愿穿被打上囚犯标志的衣服,刘晖被单独关押,被扒光衣服,只剩胸罩和内裤,大冬天都只能披个床单;在抗议迫害绝食时,被多次野蛮灌食。

因非法劳改期间拒绝“转化”,期满后被金牛区六一零直接劫持到成都新津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三年多之久。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刘晖被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残酷迫害。

二、法轮功学员撼人心魄的坚韧和善良

(一)修大法获得新生、善待学生

刘晖一九九一年因先天性高度近视矫正手术失败导致双目发生不明病变,每天晚上要用绷带将眼睛缠上,早上起来才能看清东西,否则一眼看去黄沙一片。但压紧了眼睛就红肿流泪,看不清东西;绑松了看东西象皮影。而且压迫视神经引起睡眠神经功能紊乱,稍有风吹草动就醒了,一天睡十几个小时也无精打采。 整整七年,刘晖都是这样度过的,不知换了多少根绷带,用了多少盒垫在眼睛上的餐巾纸。特别想到医生说病因不明,不定哪天会突然失明,不敢往下想却时不时产生一种恐惧绝望感,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四日,刘晖在仅仅看了两遍《转法轮》之后,从梦中醒来,突然发现,不用绷带,这世界看起来清亮了,从此解脱了这一大噩梦。一个多月后,萎缩性胃炎、咽喉炎、关节炎、妇科病、过敏性皮炎、严重便秘、痔疮都好了。更重要的是她能够控制住那暴躁、自私、冷漠等不良思维习性,逐渐体会到与人为善、宽容忍让的乐趣。特别是与当时教的五十六个孩子由敌对、怕恨中善解,重新织就了缕缕善缘。

(二)善待迫害自己的狱卒、恶徒

刘晖被非法关押在川西监狱时,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到残酷迫害。可是她始终微笑面对,善意耐心、和平理性的讲真相,清除狱警、犯人头脑中被中共灌输的谎言毒害,还不断静下心来找自己:对迫害自己的人还有没有仇恨,耐心够不够,真相理性的讲到位没有。她感动了犯人,感动了狱警,后来不但再没有难为过她,还纷纷背地里叫她帮他们三退。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刘晖被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曾被洗脑班科长胡××,当众用极其下流的语言辱骂;曾被洗脑班伙食司务长何成言拖拽、暴力殴打。当她得知饮食内放有毒物时,绝食抗议,曾被洗脑班的暴力打手“楼长”杨秀清伙同几个武警和“陪教”打手进行野蛮灌食,开口器张开至最大,不让她出气,灌生鸡蛋,意图让她拉肚子、拉脱水,好送医院迫害;开口器将她的眼角处划伤一口子,鲜血染红了衣服;灌浓盐水后马上灌糖水,导致她呕吐。中共恶徒们甚至灌有毒的干饭。

面对恶毒阴险、急于上爬的殷舜尧,以及急于在洗脑班谋个固定“陪教”位置的痴愚打手杨秀清等人的残酷迫害,刘晖不卑不亢,既善意讲真相又威严警告。

然而,面对这样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成都金牛区抚琴路的中共不法人员却时时伺机迫害,最近还妄图加重迫害。

三、成都市金牛区中共政法委犯下的滔天大罪

成都市金牛区十多年以来是迫害法轮功最卖力、最邪恶的地区。在金牛区黑恶势力头子:区六一零办主任李兴明、副主任李勇、张洪涛;区政法委书记吴石泉、龙兴玉、副书记巫伟、谢乐杰;区公安分局局长董世怀、副局长李刚、分局一科科长刘亚波等指挥蛊惑下,据局部地区的部份统计,十三年以来,法轮功学员被金牛区六一零、国保、公检法、街办人员至少绑架302人次;绑架导致后续迫害致死或直接虐杀14人;枉法冤判39人;枉法劳教47人;迫害致疯2人;11人被劫持到青羊区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成都金牛区法轮功学员姚武一九九九年九月三日,从成都乘飞机到北京上访,大约是九月八日左右,有成都同修接到过她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从此近十三年再无她的音信。 姚武女士家住成都市金牛区抚琴西街南一巷14号1栋2单元1号,是前四川省建十二公司一处二队职工,(即现华西集团),其父母家住:成都双桥路49号北居民点6栋1单元2号。其家人对此事至今不敢也不愿提及,问及此事,极其恐惧。

最严重的是,金牛区这样残害善良好人的罪恶一直在持续: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日,成都金牛区法院枉法冤判在金牛区永陵路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修俐、刘晓红、邱燕,四年零六个月。修俐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功无罪,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无罪,当场表明了上诉中院的立场。

五月十六日晚十点过,广元苍溪县公安局国保与广元国保伙同成都金泉派出所以查暂住证为名,闯入金牛区一出租房,将正在吃晚饭的苍溪法轮功学员张思伟叫出去,强行带入开来的警车,扬长而去。

七月五日星期四,成都市金牛区法院企图对湖北法轮功学员刘锏非法开庭。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成都市金牛区政法委610系统操控公、检、法、司和各级党政机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

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中共迫害法轮功在国际上被定性为“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等同于二战时希特勒对犹太民族的大屠杀。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如同对纳粹的纽伦堡审判一样,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赶快无条件放出善良的刘晖,为自己立功赎罪迈出自我救赎的关键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