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出奇迹 世人明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一日】我和老伴修炼大法已有十五年了。得法后身心受益,庆幸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回忆自己得法初期参加法会,见证大法的神奇美好。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我们仍然信师信法、坚持修炼。这几年讲真相中,看到世人急盼得救和明真相后得福报的感人事例,同修鼓励我们将这些发生在身边的感人故事写出来,也是大法洪传的见证。

一、寻找

小时候,喜欢听妈妈讲观音菩萨、八仙过海的故事,渴望天上有神来。上学后,书本上说人是“猿猴”变的。我不相信,找到老师提了一大串问题。大饥荒年代,妈妈在饥饿和疾病中去世了,十几岁的我也在饥饿与疾病中凄苦的挣扎,总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支撑着我:活下去,活下去……冥冥中自己也在期待着什么。我到学校图书馆借来有关宇宙、星球等书籍,阅读后画下“四季星图”,夜晚仰望星空,对照星图认识星星,遐想苍宇中无穷的奥秘。

二十多岁我学练太极拳,锻炼的同时也想从古老的传统文化中得到些启迪。但是在“阶级斗争为纲”、运动不断、争争斗斗的党文化社会环境中,只留得一身疾病、一腔忧郁和人生的沉重。气功高潮中尝试过两种气功,感觉无效而放弃。但那时我有个愿望:一定要找到真正好的功法。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

翻开《转法轮》〈论语〉,那博大精深的法理一下吸引了我。““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要完全揭开宇宙、时空、人体之迷唯有“佛法”,他能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1]。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很快无病一身轻,精神焕发。原来几十年我期待和追寻的就是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高德大法—“法轮佛法”人生能得大法,真幸莫大焉。

二、难忘的两次法会

得法初期集体学法、炼功、洪法、开法会都是师父要求的。同修在一起互相切磋、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特别难忘曾参加过两次较大的法会。

一次法会在某工厂的大礼堂,容纳二、三千人。会场简单,多数人席地而坐。参会的有机关干部、教师、工程技术人员,也有工人、农民、商人,有六、七十多岁的老年人,也有十几岁的小朋友,会场气氛庄严、祥和。

法会上先后有十多人发言,交流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思想升华、道德提高的心得体会。有教师、干部修炼后尽职尽责、改变精神面貌的;有疾病缠身炼功后不药而愈,身体健康的;有转变思想、改善家庭关系、家庭和睦的;有一个工程师长期不满尖刻的岳母,修炼后以善和忍改善了与她的关系,也改变了岳母的性格。记得有两个感人的奇迹。

一位家住某县农场附近的妇女,讲她自己摔伤驼背十年,炼功二十多天直立起来的故事。她说:三十八岁时摔成驼背,找过不少医生,花了不少钱,随着年龄增大背越驼,过着驼背九十度,见人就行礼、看不见天,只能看见地的痛苦日子。一天早上,她看见人家炼法轮功,听说效果好,就问:“我这样的能炼好吗?”他们说:“你不要求,认认真真的炼,肯定会有好处的。”就这样她炼了二十多天。有一天她炼着炼着,感觉有人拍了她一下,说:“你弯着腰怎么炼功啊,挺起来。”她一伸,真的伸起来了,从此,她不再驼背了,她声泪俱下的说:“慈悲的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我不知道用什么话来感谢。”到她参加法会才炼了两个多月。与会的人静静的听着,也很感动。

还有一位是家住山区的农民,讲了他和耕牛得救的奇事。那天傍晚,耕田后他牵着牛回家,经过陡峭的山梁,山路窄,坡又滑,一不小心牛脚踩空滑到下面二米多高一块很窄的坡坎上,牛转不过身,一转身就要掉下去,他提着牛绳本能的往上拉,想把牛拉上来。他想,一个人要把几百斤重的牛拉上来,根本不可能,再加上劳累了一天,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说来奇怪,就这样一拉,居然把牛拉上来了。他说:“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怎么拉的上来呢?我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啊,应该是牛把我带下去。”山下几十米深,那一下去,人、牛都完了。他感慨的说:“我只炼了几个月法轮功,是师父在保护我,师父救了我和我的耕牛。”他流着泪感谢师父。会场上参会者随着发言人讲话而紧张、感动,大家心里有一种暖融融、亮堂堂的感觉,好象笼罩着一种巨大的能量。整个会场自始至终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走动,没有人吸烟,甚至咳嗽声都没有,真是感受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我老伴说:“比地区机关干部大会秩序还好。”他就是那次法会后走入大法修炼的。以后参加各项活动我俩成了天然搭档。

第二年春天,我们又参加了在乡村召开的一个法会。距城区几十公里,汽车开到半山坡没有公路了,要顺着蜿蜒的山路走十多里,路上人很多,几乎都是参加法会的,大家喜气洋洋象过节一样。我们走着,从后边赶上来一对中年农民夫妇,一问是从百多里外的乡村赶来的。也要走几十里山路才能搭上汽车。早上三点多钟就出发了。男的介绍说:“我媳妇眼瞎了多年,到处治不好,加上没钱,一直拖着,后来走路都看不见了。幸遇大法洪传,我们夫妇二人修炼法轮功两个多月,媳妇眼睛能看见东西了,到现在炼了半年了。”我问她:你现在能看见什么?她说:“路边的草都能看得清。”她边走边说,走的飞快,一会儿就前去了。翻过山梁,是一块开阔的缓坡,这就是某某村,村里炼法轮功的人很多,有很多全家修炼大法的。

法会会场设在一个干枯的堰塘底部,有篮球场那么大,塘边有座三层楼房,楼房院坝、屋里屋外、楼梯上都是人。我们到房顶上看周围很清楚,塘四周、地边、路边、人山人海,也有二、三千人吧。会场架着大喇叭,听的很清楚。会上发言的多是农民。他们讲修炼大法后思想得到升华,身体也健康了,邻居关系改善了,也有变懒为勤、家庭和睦的……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会上大家分享那份身心受益的喜悦和美好。

记得两个突出的例子:有一个学法点甲、乙二人家很近,他们要到学法点去集体学法要走近一个钟头,从不迟到。有一天甲有事耽误了。乙走四十多分钟后,甲才从家里出发,他心里很急就想:我不能迟到,快点走。就这么一想,恍然间问人路就到了学法点。学法还没开始呢。比他早走的乙十多分钟后才到呢?怎么回事?他不知自己是怎么走来的,但知道是师父在帮他,炼功人都知道—是走了另外空间。

另一个例子:有个学员赶场卖猪,然后又去买化肥,到时一摸钱包没了,他一下懵了。指望买化肥的钱没有了,化肥买不了了,庄稼无肥料,全家人怎么生活啊。他难过的在那里转来转去,责怪自己不小心。这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他清醒了些,慢慢往原路回走,走到卖猪的地方,突然眼睛一亮,啊!那不是自己的钱包吗?钱包就在地上,他很惊喜。可是那天赶场人来人往的,丢钱包的地方有上百人经过,怎么就没人看见、没人捡走呢?他想起师父说了:“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1]他知道是师父在看着呢,别人根本看不见。他激动的说:“师父保护了我们家的生活资源,我们全家都感谢师父。”

三、会拐弯的火

那是九七年夏天发生在长江边上某城市的故事。一天我在广场上听见几个人在谈:“昨晚上某某街几十间房子被火烧了。奇怪的是中间有两套幸免于灾。”我好奇的随着她们到现场去看。那街是老式木板房断垣残壁已成灰烬,中间确实有两套三层楼的木板房依然立着没有受灾。这是怎么回事呢?

事情是这样的:昨晚这排房子边上一间着火了,大火随着风势,木板房一间接一间“啪啪”往下烧。这些房子是商铺,因要拆迁晚上一般无人住宿。可巧阿元(化名)这天住在楼上,从梦中惊醒,知道发生了火灾。阿元是修炼法轮功的,她翻身下床,顾不及穿外衣,抱着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往楼下跑,边跑边念:“师父保护,师父保护……”她跑到街上一看,大火正猛,烧到她右边邻居房子了。她仍然不停的念“师父保护”。住在附近的人陆续到街上来,这时只见忽然一股气流压下来,那火势往下方急速拐弯,烧到另一条街后面的房子去了。烧了几间,火又奇怪的拐上来,绕过阿元和左方邻居两座楼房,接着往下烧。这时人们注意到阿元抱着佛像和书念着什么,就问她:念什么呀?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念师父保护。”大家听后也跟着念:“师父保护……”人越来越多,念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一会儿,只见拐上来的火势慢慢减弱、停住了。后来消防队赶来,大火熄灭了。大家望着仅剩的两套房屋啧啧赞奇。

四、明真相的世人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我们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以自己曾多种疾病每年花费国家几千元药费,炼功后一分钱不花,单位为此奖励二百元,我全捐出抗洪救灾的事例。给单位领导、同事讲真相,他们都认可,我工作的分管领导几次帮助应对“上面”的清查说:“人家身体有病炼个功,健康了有啥不好?”老伴同修也给单位领导讲了真相,因而我们得以有较宽松的修炼环境。以后的这些年我们由给亲人、熟人讲真相;逐步到给陌生人讲真相;到天天出去讲真相;利用亲友团聚家人出游等机会给各个阶层的人讲真相:包括政府官员、干部、军人、教师、工人、农民、商人、大、中、小学生、研究生、公安局长、派出所长、法院干部、国企厂长、经理、承包人等等。

记得我们在大相国寺、清明上河图等地,导游介绍时说:“这个法轮常转不是指法轮功的哟。”我和妹妹(同修)把她叫到一边给她讲真相,当她知道“天安门自焚”是伪火案居然大吃一惊。我们还告诉她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一次与两个少林寺武僧讲真相,他们也认识到现在大陆的宗教文化已被破坏。有些寺庙已不是清净修行之所,而是挣钱养家的世俗之地,他们明真相后退出了邪党的团队。

有一次在山上,一个佛教居士明真相后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后,我送给她一份真相资料,她拿起左看右看说:“好好看哟,上面好多菩萨呢。”我说你看得见吗?她指着上面“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字说:“这一排排都是菩萨,这份真相真的能够保护人的喔。”有一个退休的公安局政委听过真相并“三退”后说:“人家的信仰是应该尊重的,更不能迫害,唉!现在公安局人员比原来增加二、三倍,年轻人不干正事,这儿吃那儿喝,就是整钱(指想法搞罚款等)。

世人明真相后,有的不愿离去,拉着我的手还要听;有的要用小车送我们回家;还有的把点心、水果、蔬菜往我们袋兜放。那份真诚和喜悦就象见到了久别的亲人。我们深知是大法真相使他们的生命得到救度后的感动。下面介绍几个明真相得福报以至走入大法修炼的实例。

五、半哑人明真相后发声

事情发生在二零零七年五月,在川西北某城市的一条巷子里遇到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提着塑料盒站在一棵树下,似乎在等人。我过去招呼后给她讲真相,她听的很认真,并不断点头,但不吭声。我问:你听明白了吗?她点头指着自己的嘴,摆手,意思不能说话。我指她耳朵,她笑着点头。我老伴说她是半哑人,就是听得到说不出话。一般是生病吃错药造成的。她听后点头。我想只要你能听到我就讲,讲了天象变化,顺天保命,退出邪党组织,问她入过党、团、队吗?她连连点头。我慎重的又重复一遍:你是党员、团员、少先队吗?她肯定的点头,嘴唇在蠕动,但发不出声。我又问:你姓啥?这时她仰起头,又猛的低头,吃力的发出一个声音。啊!听见了,是姓王吗?她见我听出来笑了。我给她取了个化名满意的退了。我说你真有缘份,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她嘴唇又蠕动,还是发不出声音。我对她祝福后道别了。她还站在那望着我们。走了十多米远,我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法轮大法好!”我回过头看,是她,就是她,她说出话来了。我们赶快回去拉着她的手,她高兴的泪水都出来了。我再次祝福她:你相信大法,大法显奇迹,谢谢我们师父吧!一个生命得救了,一个生命说出了她多少年都说不出的话。是师父救了她。原来她站在那等的就是我们,等着给她讲真相呢。

六、八旬老太明真相走入修炼

二零零五年,我们回老家看望一位八十五岁的熟人朋友王老太。她是一位颇有名气的医生。早年在上海学医,我们家人曾是她的病员。老太见到我们很高兴,知道我们这些年炼法轮功身体好了,老毛病也不治而消失了。她说:“你以前的心脏病、关节炎、颈椎和腰椎骨质增生、慢性咽喉炎,还有胃肠病、失眠症都是很难根治的。”我们告诉她真相,她听后说:“法轮功被无端迫害,不就是文革重演吗?这么好的功法人家要炼你挡得住吗?”她迫切的要求学功,还说:“把我教会了你们才能走哦”。于是我们给她送去《转法轮》、《大圆满法》、炼功磁带和一个新买的复读机。她一招一式学的很认真,学法也很认真。

过些时候我们去看她,她兴奋的说:“那天晚上看书怕女儿不让看,就关掉屋里的灯到窗户边借路灯光看。”她家住第十层楼房,那么高路灯光很弱,根本就看不了书,何况是八十多岁的老年人。可她看着看着,奇怪,就象有人给她打手电一样,看那一排排的字发出光来。看到哪排,光就显在哪排,字又大又亮,看的清清楚楚的。她说:“这不是一般的经书,这是真正的宝书。”

两年后再去看她。她又高兴的讲了几件惊喜事:上年有一天晚上她去自家楼顶花园看昙花,下楼时没踩稳,一下摔倒在楼梯上,滑下去七级梯子,她女儿吓坏了。奇怪,她自己不觉得痛,慢慢爬起来了。咦,手脚、腰都好好的,只是额角在扶梯边上碰破了一点皮,简单处理下就行了。全家人都感到惊奇。因为十多年前她家老爷子因家里地板湿滑倒,腰椎骨折做牵引手术住医院大半年,身体仍然不能复原,没几年就去世了。这一对比她家人都觉得太不可思议。她在外地工作的大女儿(省政府官员)回家看望母亲,知道事情的始末说:“这功这么好,我也要炼。”就把老太的大法书和炼功带全都拿走了。说:“你再找阿姨她们要。”我们又给她送去一套。

还有她额头侧长了一棵黑色小瘤子,硬硬的,小女儿也是医生,要她去医院用激光打掉,因忙搁下了。等想起去找母亲,发现瘤子已经没有了,平平的。黑色也退了。她双眼都做过白内障手术,术后效果不好,走路、看东西都模糊。炼功后,看东西清晰了。那次听她读《转法轮》很流畅,说还可以帮外孙子缝被套呢。

她感慨的说:“这功这么好,为什么邪党不让人炼,不让人身体好呢?”她几个女婿有大专院校当领导的,有当企业经理的。她还帮助其中一个女婿明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现在老太已经九十多岁了,天天学法炼功,身体、精神都很好。

九、传神韵晚会光碟得福报

一次我们给菜市场一位肉食加工厂人员讲真相,他明真相后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我们送他一张神韵晚会光碟,告诉这是纯善纯美的传统文化,世界一流的表演,国外一票难求。并嘱咐他看后传给亲朋好友。后来见到我们,他高兴的说:“神韵晚会节目太好了”。他把光碟传了十二家亲戚,都说好看,他还准备过年带回老家去。

以后长时间没看见他,他原摊位是另外的人。有一个星期天碰见他,他很高兴,说他被招聘到一个事业单位上班去了,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和薪水。还说:“真象你们说的传‘神韵’光碟有福报呢。”

这些年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我们天天走在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路上。是师父早做了安排和铺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们只是走走路、动动口。已经给上万人讲过真相,“三退”有七千多人。在讲真相中,受过讥讽,挨过辱骂,从不放在心上,也有要构陷告发的、便衣跟踪的、警察吓唬的,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我们查找自己的不足,有些没讲到位,还有稍有迟钝错过机会的。

我们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特别参加集体学法少,静心学法不够,实修不扎实,一段时间有大漏,还有不少执着心也未去掉。每天面对师尊的法像说:师父给我们的太多了,我们无以回报,唯有抓紧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

我是第一次投稿,感谢学法组同修帮助和鼓励,让我鼓起勇气,冲破不愿多动脑子的惰性和私心。就在写稿期间,另外空间邪恶企图用突然颈椎疼痛阻挡,当坚定信心清除干扰后得以完成。感谢师尊的点悟和加持。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