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工作者:多学法 坚定正念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个医务工作者,由于现代科学的干扰和本身业力所致,并不是主动走進大法的。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又洗净,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上走到今天。

作为医务工作者,由于现代医学理论的干扰和来自自身各方面的压力,走進大法是很不容易的,常人的理论,西医的病毒、细菌生物医学理论,中医的气血、阴阳、经络理论,我都学得不少,但却治不了自己的病;而法轮大法则要求提高心性,消除业力,从而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结果,用现在西方实证科学的理论很难解释通,因为这是超常的理论,而且是最高的,根本不是常人这一层次面的。

我因为患有多种疾病,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有时靠输液维持,但还進行性加重,是单位有名的药罐子,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描述的:“他要得了病到医院去看,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他寻思:我去碰碰大运,看看气功到底能不能治我这个病。他很不情愿的来了。”我于一九九七年底冬至这天正式走進修炼。当时的老同修、辅导员热情的教我五套功法,并帮我请到所有当时出版的师父讲法,并且嘱咐我多看书、多学法。

我反复学了多遍《转法轮》和师父其他讲法,逐渐悟到这不是一般祛病健身的普通气功,而是往高层次带人的佛法,这是一条返本归真之路,让我有幸得到了,现在不修更待何时。随着修炼,所有疾病,高血压、冠心病、美尼尔氏综合症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因为本身带着祛病健身的根本执着走進修炼的,所以消病业的痛苦和病魔的迫害干扰特别大,全凭着对法对师的坚信闯过生死关。修炼初期感觉过不去关时,师父叫我看到上世自己所欠的债,消业就是还债,人家要债,你能不还吗?而且师父为我做了巨大承受和付出,并且打开我的天目,看到另外空间殊胜景象,在修炼不长时间就看到自己修炼出的元婴,更坚定了我信师信法和修炼的决心,我没有理由过不好关。正念一出,关、难,瞬间化为乌有。

我的家庭是个大家庭,婆家、娘家兄弟姐妹都很多,由于家人看到我的变化(从小体弱多病,现在无病一身轻),特别是过去与婆家关系很不好,现在主动把八十多岁的婆母从农村接来我家,伺候她生活,所以家人大部份都认可法轮大法好,先后多人走進修炼,真是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正念来自于法。修炼开始我就坚信这一点,所以很重视学法,开始时每天学《转法轮》二至三讲,再穿插学师父各地讲法,从不间断,《明慧周刊》几乎每周不落,为了加强记忆,得法开始就抄写《转法轮》背诵《洪吟》和新经文,渴望自己能把大法的每个字都打到细胞里去,尽快同化大法。

由于大量坚实的学法基础和师父的呵护与点悟,我在修炼路上没遭太大魔难。在零四年开始背《转法轮》,当时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记忆力差,开始只能一个句号,一个句号的背,用了半年时间才背了一遍,第二遍又一个自然段、一个自然段的背。同时引导我们学法小组同修加入背法行列,无论老年的、青年的都背了几遍《转法轮》,有一位老同修七十多岁,也背了两遍《转法轮》。我们学法小组是本地区组织较早的,无论环境多么险恶,我们比学比修从没间断,坚持到今天,并配合做很多证实法的事。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我两次去北京证实法,第一次当天返回来,第二次去北京在那里住了几天,每天到天安门广场发正念,喊“法轮大法好”,回来后单位和“六一零”人员非法把我看起来,我就向看管我的人员讲真相。无论遭怎样的迫害和骚扰,都阻止不了我讲真相救人,平时到单位办事(我已退休)、参加婚宴或买东西时,都要讲真相。我找到很多掉队的同修,鼓励他们回到大法中来,在目前旧势力强行阻碍的情况下,很多常人在我讲真相后,主动要求跟我学功,有的开始看书、炼功。可喜的是有人非常精進,又带领多人走進大法,真可谓“佛恩浩荡”呀!

一次在商铺买东西,我给他们讲真相,老板娘是外地人,她说:“我们过去炼过,但是后来到这里就不炼了,你带着我们再修炼吧!”这样我给他们请到大法书和炼功带,一家三口又回到修炼中,并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现在他们回到自己家乡,开了一朵小花。二零零四年有一位外地来我省打工的单身女子(做服装),我妹妹给她讲大法真相后,非常认同大法并要见我,我们见面后给她详细讲,后来她又迁移到我地区,我给她安排好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她参加我们学法小组,背下了《转法轮》和经文,如饥似渴的学习师父所有国内外各地讲法,升华很快,我又鼓励她开了一朵小花,我告诉她资金问题不用担心,我有工资可以提供,让她安心做资料。这样就解决了我们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的来源,由于后来情况的变化,她现在已回东北老家,象一颗种子又在当地开花。

深知修炼艰难,恩师教我们发正念,多次给我们讲发正念的法理和要求。我很重视发正念,从不松懈,手形没有倒过,更没有发困的现象,每天十次以上,有特殊情况发正念一至二小时,并感觉能量很大,在除恶时,在过关时,在救人时,都有明显的效果。有一次晚上外出发真相资料,右脚踩空而崴伤,当时就肿起来不能动了,我立即念正法口诀,并且出声的正告邪灵“不准你迫害我,我做着宇宙中最正、最伟大的事,我是在救人,不准邪恶迫害”,第二天脚痛的不能落地,但是我坚持双盘,学法,每个正点发正念,家人要我去拍片子,我给家人说,我是大法弟子不用任何医疗手段,明天就能好,结果第二天真的完全好了,家人也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一次下午外出发真相资料,因本身缺乏安全意识,有显示心和求安逸心,发完后没有尽快撤离,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当发现警察围上我,才意识到遇到麻烦了,当时认识到是自己没有做好,有人心在被邪恶钻空子,当时就向警察和围观的群众讲大法真相,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小声问我:“法轮功真的这么好吗?”我说:“就是非常好,你回去快看看书吧!”她说:“谢谢你!”这样我被带到派出所,在那里我除了给警察讲真相,就是发正念,铲除一切邪恶生命,请师父帮我出去,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证实法。晚上有两个警察看着我,清晨三、四点钟我发正念将他们定住,打开锁着的房门走出来,又给他们关上门,在我下楼时,有一个警察上楼,我发出一念“他看不见我”,他就真的没看见我,这样我大大方方穿过三个门走出来了。由于我本身方向感差,出来后辨不清方向了,只好顺大路走吧,目地是走大路遇到“的士”,但是这个时间路上哪有“的士”呀!但是没走多远路旁停着一辆“的士”,没看见有司机,我围着车走了一圈,车里司机坐起来问:“要坐车吗?”我当时流出了眼泪,感谢师父早安排车等我了,这样我又回到正法洪流中。

几年来证实法的项目,除发真相资料、发光盘、贴不干胶真相标语,花真相币,我认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是一个好办法,可以根据不同年龄、性格,选用不同的话题效果很好,同时也看到众生求真相的渴望心情,遇到几个人开始不信、不听,当我耐心给他讲明白真相后都认同大法,表示感谢,有位老年妇女说:“真太谢谢你了,我到阴曹地府也忘不了你”。

最近我又增添语音手机讲真相。开始一段时间,接听率不高,或者听一半就挂了,我先从自身找,有那些人心在干扰,例如怕心、急躁心,先去掉人心,然后发正念,首先铲除另外空间一切邪恶的干扰,清除电讯系统的邪灵、邪恶生命;接通电话后,我再发正念铲除接听者背后的邪恶因素。这样成功率提高很大,谢谢师尊又给我这一法器,使我能多救人,助师正法,完成史前誓约。

因为自我感觉心性距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与同修相比差距也太大,所以一直没写过体会文章,这次写体会文章也是提高的过程,在不断提高的过程中,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進一步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如有不符合法理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