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破网中几个关系的领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最近,通过学法和参阅明慧网上同修的破除网络封锁的心得体会,对以下几个重要关系有所领悟。现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并请指正:

一、发正念与破网软件的关系

明慧网上正念破网的文章十分丰富,其内容多是在所谓的“敏感时期”,破网软件不好使的情况下,通过发正念(包括向内找修正自己和排除干扰),然后再登录明慧网的。那么,发正念与破网软件哪个重要?它们之间是个什么关系?若要弄清以上问题,首先要明白封网的实质。

师尊说过:“恶人的表现,那是邪恶在后面撑着干的。”“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后那些因素解决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样?人没背后的因素你告诉他干啥他就干啥。”[1]因此我悟到,封网不仅是表面空间的事,更重要的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起作用。

电脑软件现在应用的很普遍,几乎都是常人编制的,所以从本质上来讲,软件是常人层次的东西,只在表面空间起作用。但是破网软件有所不同,因为他是大法弟子们编制的。在编制过程中,很可能得到师尊的点化、加持,正神的协助,所以他是带有超常的因素的。平时在封网不很严重的情况下,这时封网主要表现在表面空间,而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太多,所以单凭破网软件就可以突破封网;而在“敏感时期”,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太多,就需要遵照师尊的教导,先发正念把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清除了,然后破网软件才能发挥作用,甚至根本也不需要使用破网软件了,因为邪恶被清除了,网络也就不受封锁了。

因此在破除邪恶的封网中,正念是根本。只有向内找,清除自身不正的因素(如各种执着心)使自己正念十足,然后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再使用破网软件,就没有上不去的网。这样做,大法弟子与破网软件互相配合形成了一个整体,在另外空间和表面空间共同发挥威力;又因为破网软件带有海外大法弟子的因素,所以也可以认为以破网软件为载体,海内外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整体。这样形成的强大的合力,将邪恶的封网瞬间击破,网络畅通无阻。这种上网过程,很有代表性。在中国大陆多数同修都是这样上网的。

如果上网的同修一开始就正念十足,则不需要向内找和发正念了,直接破网就行。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一个新学员说:“从上网以来,在我的心里没有封网的概念,明慧网的首页,师父坐在那里,我坚信谁也封不了明慧网,所以我上明慧网基本畅通,有时候同修上不了网,没法下载资料,就来我这里下载。”(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新学员:跟着师父走》)由于他没有封网的概念,坚信谁也封不了明慧网,这一念就彻底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是最正的。师尊讲过:“念一正 恶就垮”[2]。所以不管另外空间邪恶因素有多少(其中包括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太多,同修上不了网的情况),在他的正念下全部化为乌有,这时破网软件就起作用了,他上网就很顺利。但是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

值得注意的一种倾向是,不少同修(包括我自己)对网络有一种神秘感,认为破网是海外专门研究破网软件的技术同修的事,与己无关。甚至上不去网时还有埋怨情绪:软件怎么还不更新?那是因为没从法理上去认识封网、破网的实质,忽视了在破网中自己的能力和应尽的责任,现在应该归正自己了。

二、破网(翻墙)与修炼的关系

师尊是不承认封网的。师尊说过:“我们突破了这个封锁就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是不承认这种迫害加封锁。”[3]封网迟早要被彻底清除的,这堵邪恶的墙迟早要拆掉的。但是师尊会将计就计的利用封网,使弟子们在破网中得到一些锤炼,因此破网中有修炼的因素。

不少同修都谈到在破网中修去了自己不少的执着,有了不同的提高。但破网并不是必须的修炼过程。就中国大陆而言,不上网的同修(其中有的是不具备上网条件的)还是大有人在,他们不是也在修炼吗?其中修的很好的,也不乏其人。一切都由师父在安排,只要修炼没结束,修炼的机会总是有的。

在破网的过程中修炼,就好比是常人的“废物利用”。墙(封网)这个废物,师父只是暂时利用它,迟早要把它扔進垃圾箱的,所以不能执着它。

三、惩恶与救人的关系

《翻墙、拆墙与清除造墙的邪恶因素》一文谈到,要让所有参与造墙的人(包括邪恶“墙”的策划者、设计者、实施者等人)都遭恶报。有的同修看到让这么多的人(一连串的“者”)都遭恶报,也许会问:是不是太不慈悲了?

同修啊,你想过吗,他们(所有的参与者)都是在参与杀人啊!只是他们比明火执仗、拿刀拿枪的凶手杀的人更多。他们進行邪恶的信息封锁,使大陆民众不能自由的获取信息、正确的选择自己的未来、难以逃脱被淘汰的命运;他们迫害的对像是大陆十四亿民众。从邪恶封网以来,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杀人,已经杀了十多年了。这是仅从世人需要得救的角度而言。现在让他们遭报、停止行恶,已经相当迟缓。

师父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4]。十多年来,我们究竟误在什么地方了?真得好好向内找找了。是我们讲真相不够吗?不是的。有位同修谈到:“那些搞网络封锁的恶人是能看到网站上的真相资料的,而且经常刺探穿越封锁的新技术、新手段,然后再封锁、邀功请赏。”(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解体邪恶的网络封锁》)

从整体上看,这些人在被旧势力的利用中已经罪大恶极。但是,就其中个人来讲,情况还是不同的,很可能有涉足不深的、时间较短的。那些负责其事的正神,会根据它们所犯罪行的大小区别对待的。善恶有报,不差分毫。那些罪轻的遭报后,如能正面吸取教训,很可能因此而获救,避免了被淘汰的下场。

让坏人遭报,对世人则是一种警戒。总之,惩恶是为了救人,是救人的另一个方面。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人。

四、翻墙、拆墙、清除造墙的邪恶因素之间的关系

翻墙有以下不足之处:1、翻墙是被动的;2、消耗太多的大法资源(包括大陆的和海外的);3、没有考虑常人的破网能力。(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九日《翻墙、拆墙与清除造墙的邪恶因素》一文)

翻墙只当时有效;拆墙的有效时间长,拆墙后常人上正面网站的会更多,扩大了救度范围,使大陆民众增加了被救度的机会;清除造墙的邪恶因素,救度面最广。

[1]李洪志,《二十年讲法》
[2]李洪志,《洪吟二》
[3]李洪志,《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李洪志,《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