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人海中的指路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今年初,我去给老人买补品,对药店职工说:以前我是出名的药罐子,医疗卡的钱入不敷出,你看我现在身体棒棒的,卡的钱一分用不上,只因我炼了好功法。她问:你炼的啥好功啊?我说你猜猜看,现在啥功这样有神效?这时旁边一位职工大声喊:“法轮大法好!”问我的那个职工说:原来你们都知道啊?!我说:法轮大法好!谁炼谁得福!

前不久,机关一位副处级领导,看完我递给他的真相资料对我说:七二零时组织派我去北京抓捕大法弟子,我出于好奇看了《转法轮》,原来那本书讲的都是叫人做好人的呀!当听我讲到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目前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唯独在中国遭迫害时,他说:共产党贪污腐败、养二奶的不迫害,却迫害炼功做好人的。待我退休一定炼法轮功!

回顾自己的人生路,自有记忆以来,磨难和痛苦就一直伴随着我,但每当身处磨难之极无路可走时,就会发生奇迹般的转机,柳暗花明,因此总感到冥冥之中有神灵护佑着我。但有时又很迷茫,不知人为何活着,天长日久也就随着世风日下的社会风气随波逐流了。

记得在七十年代,刚离开校门踏上社会时,家乡一位老大爷捡到三百元钱,因找不到失主急得团团转,坐立不安的自言自语: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留啊!不还给失主要遭报的。可见那时的人良心尚存。但自小被共产邪党无神论灌输的我,心里直嘲笑老大爷愚昧。

后来一次乘车时遇到学生时代的老师,在聊天中,他说了一件事,动摇了我对邪党的迷信。老师说,因老伴患病到外地的大医院治疗,时逢酷暑天气闷热,一天晚上到野外纳凉,听到也在纳凉的三位老道说:共产党永远也制止不了腐败,因为它们不信神,贪污腐败时自认为天不知、地不知,贪了就贪了,不知道三尺头上有神灵,一笔笔都给他记着,将来都要偿还呢!天理不容啊!

老师的话和他的分析对我震动很大,我对从小被灌输的无神论产生了怀疑。梦想着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指路灯。

九五年正月去姐姐家,一位会看相的人对我说:今年七月你有大喜事。那年七月我喜得大法!自此,在迷中徘徊多年的我有了指路灯。确实如师父说的“了悟了生命的归宿 明白了宇宙的成住”(《洪吟三》〈义无反顾〉)。我明白了:自己一生历经苦难又能多次化险为夷,都是恩师护佑我为今天来得法的;也明白了当年不是捡钱的老大爷愚昧,而是我自己被无神论邪说灌输、不信神佛存在的愚昧。自此我从迷中清醒,看淡了名和利。

由于我在单位负责经济业务的款项来往,各项专款年输出量达几百万元。一次年末,一位下属单位领导带来礼品要我收下,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收礼,他不肯走非要我收下。无奈,我捧出了《法轮功》:“有些人为了某种个人利益,把本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通过不正当手段得来,他以为占了便宜,事实上他所得来的利益是用德和人家交换来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对于炼功人要从功上减;对于不炼功的人要从寿命上减,或从其它方面减。总之,这笔账总是要算的,这是天理所在。”我把这段法递到他面前说:你亲自看看我师父是怎么说的。他看完说:“怪不得你不收,原来你师父讲得这么明白呀!”并眼含热泪说:“现在中国社会流行一句话: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要一笔款不知道要跑多少腿,你却从来没难为我们,有款就及时通知,我们不过意才这样做的。你真是好人啊!谢谢你了。”我说你感谢我们师父吧,是师父叫我这样做的。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报纸、电视、广播等舆论工具,对师父、对大法栽赃、造谣、诬陷无所不及。我单位按上级指示,每晚组织全体人员对我進行所谓“帮教”,逼我交出师尊法像和大法书籍。我心里说: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比我生命都珍贵,我绝不交出来让你们毁坏!现在我认识到,当年若交出大法书被他们毁坏,也是让他们犯了天大的罪啊。单位三番五次的逼我,说:若不交出来,决不罢休!出乎意料的是,一位平日曾多次对我抱怨,说“和别人一起采购物品,可以多开数额报销,和你一起采购一点好处也得不到”的同事站起来说:“你们别逼她了,她已经烧了!”领导加压说:这可是政治大事呀,作假证的后果你要清楚,她烧时你亲眼见到了吗?你敢立书面证据吗?她说:敢!随手就接过领导递给她的纸和笔,毫不犹豫的写下了书面证词。

事后我问她:红色恐怖这么疯狂,你没修大法,哪来这么大勇气啊?她说:我虽没修大法,我从你日常的言行中看出大法是正的,你师父也肯定是好人!我也清楚,书你肯定保存的好好的,他们找不到。

自从迫害以来,我从没对师父对大法产生过怀疑,并先后两次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当地公安把我列为重点。一次周末,我正在家休息,单位领导电话通知,有重要急事速回单位。待我赶到单位,领导向我介绍:这位是公安局长某某某,这两位也是公安人员,一起上车走吧。当时我以为单位有业务需要办理。可上车后,没见到单位领导同行,两位公安人员却象押犯人一样的分别坐在我左右,由公安局长亲自驾车。顿时我明白了,这是对着我修大法来的,看这架势,真觉的好笑。便想,修大法做好人,到哪也不怕。只觉得底气很足,身体周围被能量场包围着,很舒服。便面带微笑的对局长说:有啥大事啊,劳驾大局长亲自驾车?局长答:到公安局再说吧。

到了公安局坐下后,马上围上来五、六个穿警服的人。这时局长说:今天抓捕法轮功七个人,都由下面各所审问,把你提到这儿审问,因为你是机关干部。首先声明,我们是对事不对人啊(言外之意:是上级所迫)。并继续说:听说你工作干的真好,为啥法轮功这么迫害你还放不下,你说这功就是好吗?我说:你叫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他答:当然是真话呀。我说:讲高了你们不理解,就讲一件事吧。你们到医院住院处看一下档案就知道,有一位六十九岁的老太太,因脑溢血生命垂危,住院十八天无效果,后因女儿给她读了几遍《转法轮》老太太就要求出院学法轮功。医院不同意,给办了个假出院,立下字据“后果自负”。当晚女儿搀着去炼功点炼功。炼完功回家时老太太自己就能走了,现在身轻体壮的。你们可以去核实,我说的一点不夸张。局长看围着的一圈人都在静静的听,担心上级的任务完不成。拍桌子说:你咋还藕断丝连啊!我反问他,是你叫我说实话呀!局长又说:不象是我审你,怎么象你审我呀。我说:在七二零以前,我们清晨炼功,有醉汉捣乱,是你拘留了他十五天,保护我们炼功;七二零后,功还是这个功,人还是这些人,你们却要迫害不让我们炼,真叫人不可思议!其中一位说:大气候没办法呀!就这样审了我十多个小时后让我回家了。走时局长要派车送我,我说不用了。

每当我回想起他们非法审问我时,局长大声喝问之后,又示意他的手下双手递水给我喝的情景,看得出他们明知理亏,但为了名利,只能压抑着自己来执行上级命令,真替他们感到悲哀!同时为自己能成为大法弟子,活得坦荡无私而感到无比地自豪!在对这些生命产生怜悯的同时,更感到了师父让我们救度众生的那份沉甸甸的责任!

在大法中修炼,风风雨雨十七年,一路走来,是法轮大法熔炼出了一个脱离了名利情的我,一个具有崇高境界的无私无我的大法修炼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