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警卫部队退伍兵退出“黑心”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省会城市,繁华地段,这里有好些黑车,非出租车。我见一个在驾驶室三十多岁模样的男子,问道:生意好吗?对方答:一般。

我问:听口音,不是本地人?怎么到这里拉客?
答:河南人,部队转业后两千元嫌少了,自己干。
我说:当兵能有两千元不低啊。
他说:我在中央警卫部队战术表演野战团,团部住北京海淀区,当五年老爷兵,只表演,不打仗,我们部队特殊,拿这点钱是咱团最低的。
我问:表演给谁啊?
他来劲了:给中央首长呗,邓××、江××陪同外国元首来这里,我们就表演。

我故作惊奇状:哇,那你见到他们了,能讲具体点吗?他提高嗓门自豪地说,还边比划:同志们好,我们答:首长好。同志们辛苦了。我们答:保卫祖国,准备打仗。我幽默地说:你们是党卫军,保卫党中央。他肯定的态度说:当然是保卫党中央。

我于是反问:你知道党中央的党这个字怎么写吗?他用食指在左手掌心写了个简体党字。我说你写的党字是简体字,是共产党、毛泽东、周恩来为了不让老百姓知道中国的传统文化、文字内涵篡改了“党”这个字。党字由上、下两个字构成,上边是尚字,尚有崇拜涵义,下边是黑字,有黑白、黑心的涵义,联系起来就是崇拜黑心的组织称为党。中国人历来对党都无好感,狐群狗党、营私结党。我以前也加入过它们的组织,在部队曾当过连长(我曾在六十年代共产党人武部待过)。被共产党骗了几十年,终于明白过来了,我早就退出了。现在是无党派人士,洗刷了清白历史。我看你也是一个党员。

他点点头。我一边说,一边观察他,他的表情从原来的自豪转为怀疑、又由怀疑转为认可。我看机会已到,我于是用一种诚恳、关切的态度说:这样吧,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用邹石福这名儿把你的共产党、团、队退掉(我先前看到他小面包车挡风玻璃写有“邹师傅拉货”字样),更重要的是从思想和心灵深处退出共产党。如果你留职停薪的单位扣你党费,就当被窃贼偷了,你也就历史清白。行吗?

在念到历史清白四个字时,我一字一顿特别加重语气。他爽快地点头回答:行。他看了看表说:我得回去吃饭了。可不,已是晚上七点半。望着他开走的车子,我不无遗憾的自语:下次,我还要找到你,我还要教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