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学员巴塞尔征签 促调查中共活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二年十月近二周内,法轮功学员在巴塞尔多次举办征集签名活动,呼吁各界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敦促联合国对此罪恶尽快进行独立调查。签名支持的人来自四大洲的几十个国家,社会各个阶层。有居民、学生、警察、商人、艺术家、藏胞、修女、基督徒、IT专家、教授、医生、律师、议员、人权组织负责人等等。

欧洲法轮功学员在瑞士巴塞尔多征签,呼吁各界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民众踊跃签名。
欧洲法轮功学员在瑞士巴塞尔多征签,呼吁各界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民众踊跃签名。

巴塞尔是瑞士第二大城市,也是欧洲一座名符其实的国际都市,瑞士、德国、法国三国在此交界。除了金融、钟表举足轻重外,瑞士的三大生化集团都集中在这里。其中之一的罗氏药业集团,就因与中共活摘器官有关,在二零一零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当天,被两家非政府组织评为年度“最可耻公司”。被冠恶名的原因是,罗氏公司明知中国移植器官来源有问题,但多年来把抑制人体排异反应的药品骁悉胶囊(Cellcept)卖给中国,仍支持不道德器官移植。罗氏还在中国多家医院对三百多移植器官病例进行了两项临床试验,研究药物作用。瑞士人权专家阿恩•施瓦茨(Arne Schwarz)对此表示,希望罗氏公司能重返道德。

莱茵河从巴塞尔市中心穿过,左岸大巴塞尔是经济商业及消闲购物中心。学员在码头入口处设立了此真相信息台。有的学员在信息台边征签,也有的学员在附近游人密集的公交车站、停车场、商场门口、集贸市场等地征签。有的学员甚至手里托着两个征签板,让排队等候的人能尽快签上名。签名,学员送给每人一份明慧特刊,人人都说谢谢才离去。

德国医生: 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不制止,这才是大问题!

学员向一位靠车站着的中年男子征签,他愤怒地说:“哎哟,你这事我知道,但还是吓我一跳,我一下子还不能反应过来呢。这事(活体摘取器官)太严重了,太可怕了,我得镇定一下。”他说自己是个肠道科医生,“这事太大了,我签。”他伸手接过征签簿就签了。

学员问他刚才为什么生气?他说:之前他遇到一群犹太人抗议德国纳粹,“你的征签提醒了我,这事可比德国纳粹的勾当还吓人,说明罪恶的根源没有解决,在中国死灰复燃了。这样说来,犹太人的抗议在提醒今天的人,不要遗忘历史。”

他问学员,你是中国人吗?学员说,是。“你去过中国吗?”学员问他。他说:“我真的太想去了,想走近仔细看看,我不想走马观花,所以一直没找到一个长假期去中国旅游。当我听到越来越多的中国那里发生的活摘器官的消息,我去中国的兴趣渐渐消失。令我神往的中国和这张征签簿上说的事情,拼凑不出一张图画,这令我十分沮丧,可以说是伤心。”

他说,德国医生都知道这件事。学员问他的同仁怎么看待?他说:“这当然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他说这个征签做得很有必要,该让更多的人知道,给政要、政府压力,使他们站出来制止。学员建议他给同事带回点资料?他说:“好,多给点。”

见他身旁有拐杖,他的腿脚包扎着,分手时,学员祝他早日恢复健康。他说:“谢谢!唉,过几天我的脚就长好了,这不是问题。”他指着已经走远了的那群犹太人的背影说:“他们也不是问题,那是历史了,能够化解。你这事(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那才是问题,它是现实的,得不到制止,这才是大问题!”学员再次谢谢他的支持,他说,“也祝你好运!”

德国皮货商:别放弃,肯定管用!

停车场里,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坐在车里等人。学员向他征签,开始他没签。他说自己是做皮货生意的,常去印度、中国,有关中国器官问题早就有所耳闻。他认为,这事各国政治家也知道,他们的政府为本国经济利益装作不知道。“我对这个世界都失望了,失去信心了,很伤心!靠你们这样发传单、征签,没用的,解决不了问题。中共那么霸道,国际上那些大国又那么自私,你这样能管什么用?”沉默片刻,他同情地说:“你在中国肯定会被抓起来的。”

学员说,我已经上了黑名单,所以有十年没回中国了。因为我不会放弃我的信仰,所以回去就面临绑架、酷刑,甚至活摘器官。但是,我就这样发了十年传单,讲了十年真相,我会继续不停地讲,走到哪都讲,让我遇到的所有人都知道中共犯下的反人类罪,我相信我的呼唤迟早会起作用的。

皮货商高兴起来了,脸上露出笑容说:“都象你这样做就好了,别放弃!都去讲真相。”他说,有道理啊,如果大家都知道了,政治家们就有压力了,他们会被选下去的,民众不投他的票。

见前边有车主来取车,他提醒学员,“快!让他们签名。”不一会,他用手势招呼在征签的学员过来,说他旁边这辆车刚停下,车主已经听了他介绍的征签内容,同意签名。就这样,他朋友购物回来之前,他帮助征签了好几份征签表。他几次对学员说:“别放弃,肯定管用!”

香港IT工程师:没想共产党坏到这个程度!

在公交车站拖着拉杆箱等车的一位中年华人女士,她来自香港,作为IT专业人士受聘来这里工作的。她签名时心情沉重对学员说:“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几年前,就听有人说过在大陆的医院里发生活摘器官的事,因为太恐怖了,我不愿意听,也不敢相信。现在看来是真实的事情。共产党不好,但是没想共产党坏到这个程度!香港回归后,我们生活得很不安心,香港到处有邪党的阴影。它能做出这样的事,还有什么坏事不敢做?!”

加拿大人:我支持反迫害

一位西人中年男子提着购物袋经过信息台,他讲英语,说自己是加拿大人,应聘来巴塞尔工作的。听了学员关于征签的介绍后他说:“我不太了解法轮功,但是我反对迫害。无论如何,迫害是不应该的,违反人权,况且是活摘器官这样的迫害,就更是严重侵犯人权。我支持反迫害,当然要签名。”

他说自己妻子是上海人,他感觉,她的头脑里装满了共产党的宣传,认为法轮功在搞政治如何如何。学员请他回去转告妻子,那都是中共的宣传,在构陷诬蔑法轮功。应该去海外主流中文媒体看看真相,听信中共的谎言会很危险。

瑞士医生:或许我也能做点什么

一位身材魁梧的老先生掏出花镜仔细地看征签簿,一页表格已经快签满了,他念叨上面几位签名医生的国籍,“德国、瑞士、印度、中国、加拿大、日本,噢,世界都在关注这件事,好啊!”

他说自己是本地五官科医生。他知道器官供体奇缺,比如等着做眼角膜移植的人很多,但是没有眼角膜提供。因为有需求,倒卖器官的黑生意会有,可能还不只在中国那里有。学员说,那些国家是不法人员黑社会干的,而中国的情况不同,主要是在政府庇护下有组织有系统干的,军队医院直接参与,是在大规模盗取被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特别残忍地活体摘取,甚至不打麻药。

老先生从花镜上梁默默看着学员,认真听着,然后托起花镜,拿起笔郑重地签了名。他指着那页德文的说明问:“能让我把它带回吗?要仔细看看,或许我也能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