胁迫受害者违心出镜 中共绑匪自证其罪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如果一群绑匪劫持人质,并胁迫人质为自己歌功颂德,人们会有何观感?很显然,绑匪这样自欺欺人的弱智表演只能证明其罪恶。中共就是这样凶残而弱智的绑匪。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网站登载了一则关于陈真萍的最新消息。(http://globalrescue.hopto.org/unproj/china/listfamcase.jsp?cid=9)
慑于国际社会压力,中共掩耳盗铃的炮制了一场胁迫陈真萍出镜的闹剧。

镜头中,陈真萍低头向着看不到“观众”的方向开始诉说。诸如想念家人、多谢家人照顾老母亲等等。然而在镜头播放到第55秒,说到“在党和政府”如何如何时,陈真萍嘴角一瘪,脸上表情痛苦万分,在恢复了镇定之后,她的陈述继续。镜头中刻意的没有出现其他任何一人。

这则消息的背景是陈真萍的女儿金昭宇已连续33个月失去妈妈的任何消息。
http://m.kanzhongguo.com/node/466716

2008年中共奥运前夕,陈真萍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河南郑州国保大队从家中抓走,后被秘密判刑8年。她的受迫害案例于2010年被提交给联合国、大赦国际驻芬兰分社连续二次发布她的全球紧急营救函、2011年欧盟将陈真萍列入要求中共释放的良心犯紧急营救名单、芬兰主流媒体多次进行大篇幅采访报道、2012年大赦国际捷克分会加入营救、捷克参议院人权委员会做出决议要求中共停止迫害,取消610办公室,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和良心犯。而越来越多的芬兰人,在了解真相后,则排队签名声援她们SOS营救母亲的行动。

几年来,随着陈真萍被迫害真相在国际社会的广泛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以及中共监狱的奴役制度黑幕也随之被曝光。

陈真萍的此次“被出镜"无疑是中共当局迫于巨大的国际社会压力使出的伎俩。自在芬兰的金昭宇向国际社会曝光中共恶行后,她在国内的财产被扣押、朋友遭绑架;郑州国安直接发威胁恐吓信给金昭宇,称如果再在海外为陈真萍“打气撑腰”,将会“害了”她的母亲,她母亲身体已经非常的不好……甚至在芬兰当地,金昭宇的朋友“被谈话”数小时。自称是“中央来的”一男一女警告她的朋友,如果再和金昭宇保持朋友关系,“恐怕中国都回不去,回去恐怕就会有麻烦”、“到处都是中领馆的眼睛,你都不知道谁会是谁。〞

中共的思维就是“假、恶、斗”,威胁失败后,再拿出不惜扭曲人性的手段以达到它的目地。陈真萍痛苦万分地说出了“在党和政府的无限关怀下”的台词的背后, 一定是有原因的。据海外《看中国》网站采访报道,33个月前,金昭宇的朋友通过行贿狱警见到了陈真萍,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在四个狱警监视下,不允许问一句敏感话题,包括在监狱的情况,及她是否遭受酷刑。(http://m.kanzhongguo.com/node/466716)

2010年5月,金昭宇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时说,“去年最后一次知道她的消息,是一位朋友通过关系见到了我妈妈,他告诉我,她连内衣裤都没有得穿,也没有鞋子,光着脚。”
http://m.ntdtv.com/xtr/mgb/2010/05/31/a408070.html

陈真萍不看镜头的“请示”,令人感到另有隐情。

陈真萍的小女儿金昭桓最后一次见到妈妈是2009年3月。关押陈真萍的河南省新乡市女子监狱声称,想要看到陈真萍,要通过监狱长亲自签字才可以。陈真萍的律师李苏滨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明确指出,陈真萍的案子是“属于法官剥夺当事人辩护权方面还有其它方面是最严重的一个”。甚至都不让律师见到陈真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6/女儿们的呼吁被持续关注和报道(图)-259002.html
http://m.ntdtv.com/xtr/mgb/2008/12/18/a235336.html

如今中共终于肯让陈真萍出镜了,尽管是陈真萍“自己要求”不看镜头。然而为什么她,在经历了多年被强制隔绝于亲朋之后,宁肯背对镜头说出“想念家人、母亲”的话而不能让亲人看到她的面容、以解思念之忧呢?

陈真萍
陈真萍

这让我想到陈真萍多年前的一张照片。照片中,陈真萍的脸部正中、额头和下巴有明显瘢痕,然而笑容却那么平和而自信。

金昭宇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透露,原来陈真萍曾患有晚期肝癌,导致满脸黑斑,这张照片是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所照,当时脸上原有的大部分黑斑竟都消失了,这几处是尚未痊愈的。难怪脸带显眼黑瘢的陈真萍却那么轻松、大方,无言的她,表情和状态却说明了一切。
http://www.ntdtv.com/xtr/b5/2010/05/31/a408070.html.-人物故事:「我要媽媽回家」.html

在经历了几十个月无人知晓的秘密关押后,背对镜头的陈真萍,和她摆脱绝症、脸带黑斑却不遮不掩的照片,哪个才能代表真实的她呢?

陈真萍的背对镜头本身就不言而喻。她是人,是有内心思想的,是有表情的。即使她面对了镜头,她的表情也足以能说明一切。

金昭宇向希望之声电台披露,母亲陈真萍因讲述法轮功真相曾多次受到中共当局的关押和迫害。

在劳教所,陈真萍曾被毒打、被剥夺睡眠、被灌食、每天奴役劳动超过18个小时,牙齿全部被撬裂。

在洗脑班,当地610办公室和街道办事处人员曾把她打得肋骨断裂致昏迷,然后抬到床上,盖上棉被,旁边放上鲜花,让当地的媒体、报纸采访,声称“她因为练法轮功练成这个样子”。
http://soundofhope.org/node/286093

中共利用陈真萍出镜,无论是她处于昏迷状态,还是背对镜头背诵台词,都无法掩盖一个根本的事实,那就是: 陈真萍本就是无罪的,是被中共非法关押的!

其实,作为一个人,其信仰是天赋的权利,上天允许一个人可以随时决定自己的信仰。陈真萍的女儿绝不会因为其母亲是否拥有信仰而否定亲情、放弃营救的。这是不讲人性的中共永远也无法体会的。

无论中共再制造多少个“陈真萍出镜”,中共只能是一次次的自曝其丑,让国际社会更加看清其邪恶嘴脸。因为对抗“真、善、忍”的一定是邪恶的、虚伪的、反人性的。